张浩捂着受伤的脸,眼神有些闪躲,哪敢指正我,连忙说到”不是,我不小心摔得!“”嘿嘿,班长大人,你听到了吧。“我带着挑衅的笑容看着凌晓雨,朝着自己的位置上走去。

  凌晓雨气的浑身发抖,长长的斜刘海遮住眼睛,嘴角默默念到”霍天麟,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赶出班级!“对于这种威胁话我听多了,淡定的挥挥手,没去理会。

  ”哇,天麟哥你太帅了,有没有带我的份一起打啊!“我一回到座位上,冷星星马上就凑过来,悄悄的在我耳边说着,显得比我还兴奋。

  昨天的事情冷星星已经知道了,她也十分生气,虽然没有被绑架,但对于这种事情也咽不下这口气。

  ”当然了,敢绑你的人都要付出代价!“我点点头,笑了笑。

  冷星星拖着下巴,宝石般的眼睛一闪,很郑重的问我了一句”天麟哥,你是不是喜欢我啊?“”啊!!!什,什么意思?‘被冷星星这么突然一问,我脑子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为了我愿意冒那么大的风险,人家真的好感动嘛”冷星星微低着脑袋,两根食指轻轻点着嘴唇,露出娇羞的表情。

  对于冷星星我还真没有多想过,只是把她当作很好的朋友,至于男女之情神马的完全没概念。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啦。别说是你,就算是郝剑那个孽徒被绑架了,我也一样会做出这个选择。”我想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

  冷星星顿时就鼓起腮帮子,差点就要挥起拳头“什么嘛,原来我在你心中跟那孽畜地位一样!”

  (w酷匠网永)o久;免.9费=I看qn小7说

  “呜呜~~~师尊,原来徒儿在您心里这么重要,我也好感动啊。徒儿要是女儿身的话,一定以身相许。”郝剑在旁边感动的一塌糊涂,展开双臂就要抱过来。

  “滚!!!死孽徒!”我一拳打在他额头上,防止他的进攻。

  开什么玩笑,谁要你以身相许,你丫就算是女人,我也没那么重的口味。

  “阿弥陀佛,霍施主,贫僧看你气色不佳,眉间有煞气,恐又有灾难啊。”沉默了半天的何尚突然说到,跟个得道高僧一样为我测起了吉凶。

  “大湿,你能说句好话吗。我不是百里屠苏,没那么多煞气。”对何尚这个乌鸦嘴我是一点办法都木有,昨天他说我有凶兆,结果还真被绑架了。今天又给我来了眉间有煞。

  “阿弥托福,你信或不信,煞气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何尚叹息声,双手合十。

  我一头栽在课桌上,对何尚竖起了大拇指。你赢了,你全家都赢了。

  “铛,铛铛,”没过多久,学校就响起了集合声,典礼的时间要开始了。

  凌晓雨随即站起来组织全班,准备去操场集合。

  我们学校的操场是一片占地很大的地方,跟外面的广场都有的一拼,按照比例来说足可以容纳几千人跳广场舞了。没办法,有钱就是那么任性。

  操场是一个圆形建筑,最外围是宽大的跑到,内圈则是草坪,土质很松软,夏天睡觉应该很凉快。操场四周建起了大片的座位,类似观众席的样子,每年运动会同学们都在上面给自己班的人加油。

  我们按照班级集合在一起,正对着一放临时搭好的领导台,每年开学都要经历一次那些学校领导门喋喋不休的废话,然后就是学生会竞选之类的,反正没个一上午是别想走。

  开学典礼因为耗时很久,我们自然不可能站着,每人都搬起自己的课椅,一次摆放起来,巨大的操场直接占了一大半。

  何尚跟郝剑跟我靠在一起坐,典礼无聊的时候还能聊会天来打发时间,冷星星也把椅子搬到我并排,有热闹当然要凑在一起。

  “好无聊啊,天麟哥,你手机借我玩一会吧。”等了半天开学典礼也没有开始,冷星星的手机都已经玩的没电了,转过头又要打劫我的手机。

  我并没有那么依恋手机,直接把电话递过去,心想这苹果手机好归好,就是电池不经用。

  冷星星笑嘻嘻的接过去,又开始玩了起来。

  “小泽阿姨,夜神空樱?咦,天麟哥,你电话簿里怎么还日本人的号码啊?”冷星星玩了一会,无意间翻看了我的通讯录,奇怪的问起来。

  我微微一愣,这才想起来,我确实记下了夜神空樱和后妈的电话,夜神琉璃也有手机,但没有给我号码。

  “什么!小泽!哪里有小泽!”郝剑一听到小泽两个字,顿时像发了情的公牛一样,脑袋直往冷星星那里凑。

  “孽畜,别靠我这么近!”冷星星一掌把郝剑打回去,受不了他那副猥琐的表情。

  我抓抓头发,想着告诉他们也没什么“这个就是。。。”

  “安静,不准说话!”凌晓雨突然走到我们面前,打断我的话。

  我无奈的点点头,闭上嘴巴。凌晓雨冷哼一声,继续维持纪律去了。冷星星还悄悄的凌晓雨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一脸怨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