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晓雨会杀了你的!”我脸色一黑,自然不会让她这么做“你也想让我一炮而红吗,赶快给我删掉!”

  “不要嘛,大不了我给你打个马赛克,这样别人就认不出你了。”冷星星依然不放弃,连忙护住手机。

  我冷笑一声,伸手捏住她小巧的鼻子,威胁到“你丫以为拍动作片啊,还马赛克!我说不许就不许,最多让你留在手机里,知不知道!”

  冷星星顿时疼得大叫,一把挣脱我的魔钳,委屈的答应了,一脸怨念。

  “妹妹你做船头,哥哥我把大麻抽,晃晃悠悠,就被人带走。”这时一阵悠扬的杀猪声在教师们外响起,一块人形红烧肉伴随着歌声走了进来。

  一听这个惊天的歌声我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了,看来这个孽徒来了。

  郝剑喜滋滋的走进教室,全身的肥肉一颤一颤的,脸上的笑容猥琐的一塌糊涂,不拿去做暴漫表情真是可惜了。

  郝剑最近的心情很好,因为前不久一位胖子歌手吸毒被抓,让他十分欣慰,在吸毒界终于有位胖子代表了。

  “哎呀,师尊,徒儿终于见到你。”郝剑一眼看到我立刻做出标识性的谄媚加贱的表情,一把朝我扑过来。

  我本想喝止,不过这孽畜最近动作迅速的很多,直接给我一个熊抱,差点把我勒死。

  “孽徒,你再不放开为师就把你打回原形了!”我忍受着窒息的痛苦,一膝盖顶过去。

  郝剑被我打中倒不觉得疼,毕竟一身肥肉可是白长的,讪讪的放开了。

  “恕罪,师尊,我只是太高兴了,一时间情难自已嘛。”郝剑做出害羞的表情,差点害我当场就吐了。

  “孽畜,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难道你又找到可以尾随的目标了?”冷星星在一旁无情的吐槽到。

  对于冷星星的话郝剑没有丝毫不适,早已经习惯,依旧带着贱笑回答“师叔,别那么说淫家嘛,淫家可是一个纯情的男孩纸。

  “呕~”一边的何尚终于忍受不住吐了起来,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莫装X,装X遭雷劈。

  &b酷匠@网唯r一$正版#,tY其他l\都%是盗》C版k

  “呵呵,师傅,徒儿这次一共有两个好消息带来,你想听哪一个?”郝剑一屁股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上,椅子发出即将散架的声音。

  “随便!”我抱起双臂,不知道他能说出什么好事来。

  “第一个消息就是今年的新生里可有不少美女,全都是身娇腰柔易推倒的类型。最重要的是咱们初二五班还进了两个插班生,是一对极品双胞胎姐妹。哎呀,那漂亮的简直没话说。尤其是其中一个,那身材更是火爆,胸部都快赶上咱们班的唐果了!”郝剑眉飞色舞的介绍着,嘴角还一边留着哈喇子。

  我心中咯噔一下,他说的不是夜神空樱和夜神琉璃吧,插班生家双胞胎姐妹,应该没错了。没想到这俩丫头第一天就被这孽畜发现了,还真是不幸啊

  现在还是不要先说出跟她们的关系,不然这孽畜以后会天天改口叫我姐夫了。

  “哼,很漂亮吗,有我好看吗?”冷星星不服气的哼了声

  “那当然比不上师叔了,师叔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弟子对您的爱慕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郝剑当然知道该怎么说,立刻夸起来,什么好听说什么。

  冷星星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自然才不管郝剑说的是不是实话,顺耳就行。

  “施主莫装X,装X遭雷劈啊。”何尚又忍不住念了一句,差点又吐了。

  不过旁边的冷星星不干了,立刻跟何尚掐起来,但何尚就是一副风轻云淡的反应,让冷星星有气也无处撒。

  “好了,还有一个消息呢。”为了停止战火,我接着问。

  郝剑这才一拍脑门,继续说到“对对,师尊,徒儿在这个暑假做了一件大事。为了师尊以后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有好素材,特意联系了几个无节操PS大神,废寝忘食的做出一套咱们学校的校花榜H照,绝对能以假乱真哦!”

  “什么!”我顿时大声失色,看了看凌晓雨的位置,压低声音“你丫想死是不是,要是让凌晓雨知道了你就准备被她切腹吧!”

  “放心吧师尊,这件事情我就只告诉您和两位师叔而已。”郝剑神秘一笑“这可是我平时根据校花们的穿着目测出来的身材,保证九成以上真实。我准备匿名挂买,到时候肯定能大赚一笔!”

  “我靠,你还有没有节操啊。”对于这个孽徒我真是无语了,狠狠的拍了下他的头,接着说到“回头记得发一套给我。

  “这是自然,师尊的自然免费。”郝剑谄媚的笑了笑,对何尚说到“当然,何尚师叔也免费。”

  “阿弥托福,红尘枯骨皆为虚幻,罪过罪过。”何尚拒绝郝剑,默念起心经来。

  “什么!孽畜,你这欺师灭祖的畜生敢PS我的H照片,不想活了是不是!”冷星星脸色一红,直接揪住郝剑的耳朵,怒斥一句。

  郝剑疼得哇哇叫,连忙求饶“师叔饶命啊!就算给小的十个胆子也不敢PS您的照片啊,没有你的。”

  “哼,算你识相!”冷星星松了口气,又用手捅了捅他,悄悄的说到“给我也发一份过来。

  我在一旁双眼瞪得老大,你个女孩子要这个做什么啊,难道冷星星也是百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