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人生就像一盒没有开封的巧克力糖,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到底有多特么的粘牙。我们几乎敢肯定,这一刻是我有史以来最坑爹的瞬间,没有之一。

  我漫不经心的打开属于自己的房门,却看到一个陌生的人站在我的房间里,而最重要的对方竟然还是个半裸的美女!

  我此时下巴都差点掉在地上,一时间都没反映过来。眼前这个美女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留着过肩的乌黑长发,头上扎了两个可爱的羊角辫,额头上留海有些散乱。标准的瓜子脸带着一丝稚气,皮肤如羊脂般白皙。弯弯的柳叶眉,灵动的杏核眼,鼻子小巧玲珑,粉色的嘴唇像未凋零的樱花,显得无比娇艳欲滴。

  此时女孩的眼睛也瞪得跟铜铃一样大,手上还抓着刚刚脱下来的T恤

  时间放佛在这一刻静止了,我们两个呆呆的对视了好几秒,然后。。。

  “啊~~~~~~~~~~~~~~~~~~~”顿时房间里发出震人心魄的海豚音,那威力足够把那张靓颖,维塔斯完爆十次的音量。

  对方的音波功简直快化成了传中的斗气,直接把我震出房门,耳边传来剧烈的疼痛,我连忙捂住耳朵。

  “喀嚓~~~~喀嚓~~~~~哗啦~~~~~~~~~~~~”接着整个房子都如同陷入地震,茶几上的玻璃杯直接碎裂,跟着我的节操一样碎成了玻璃碴子。

  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就要从今天早上开始说起了。

  “儿子,快起床,跟我去接人了。”当我还躺在床上睡了迷迷糊糊的时候,老爸走到我房间里,大声喊到。

  房间里的空调开着最低温度呼哧的吹着,即使在大热天我也裹着被子,很是享受。

  我有些不耐烦的翻了个身,好不容易过个暑假,还不让人睡个懒觉,换谁都不是很舒服。

  对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霍天麟,十四岁,目前初一刚刚读完,由于还没读到初三,所以这个难得的暑假时间还算充裕,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再过几天暑假就要过完了,我也体会到什么叫稍纵即逝。

  我的老爸呢叫霍元甲,也不知道我那爷爷当初以什么心情给老爸取的这名字。虽然老爸叫霍元甲,却跟那一代宗师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是个斯斯文文的人,也就是网络中形容的战五渣。

  更新☆最#&快'j上Nu酷5匠U网J◎

  “你忘了,我昨天不是说今天要去接你小泽阿姨,正好也让你们正式见见面,毕竟以后也是一家人了嘛。”老爸扶了扶那副足有八百度的眼睛,摇了摇了还在被窝里的我。

  我还是没有理老爸,也对那个我那个未来的后妈没有一丝期待。我大约五岁的时候亲妈就离开了这个家,至于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老爸也不愿意多说,或许嫌弃老爸当时太穷吧。

  老妈走了之后,老爸消沉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振作起来。凭着努力终于打拼了一份事业,现在在一家大型公司当个高管,起码不用为正常生活发愁。这不,前不久就在市中心买了一套四室一厅的房子,不过买房子的真正目的是再婚。对于老爸再婚我也没理会反对,只得默认了。只是觉得家里以后会多出一个人总会十分不习惯,就像对一种未知生活赶到莫名的恐惧。

  至于那个后妈也是老爸暑假刚开始给我提起的,好像是个从日本来的。因为老爸所在的公司是中日合资创立的,有些日本员工也不稀奇。那个女人与老爸属于一个部门,也是离异,两人一来二去的就产生了感情,就这样独身多年的老爸就沦陷了。

  “额,爸,我有点头晕,你自己去吧。”我睁了睁惺忪的双眼,有气无力的回答到。

  我倒不是真的头晕,只是不想去接我那个未来的后妈,毕竟我的观念里她属于打乱我生活的人。

  “这样啊,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老爸没看出我在装病,连忙问到。

  “不用,我休息一会就好了。”我赶紧摆摆手,要是真的去医院肯定露馅了。

  老爸叹了口气,没有勉强我“好吧,你先休息吧,饭菜放在厨房里,起来就热了吃点。”

  我点点头,挥了挥手,继续蒙着脑袋假寐。

  然后大门发出一声响动,老爸已经出去了。我本想再睡个回笼觉,但一想到那个连样子都没见的后妈,心里就乱的不行,反而睡不着了。

  最后我把被子一扔,打着哈欠走出房门。吃了点早餐,然后开始每天必做的锻炼。三百个俯卧撑,两百个仰卧起坐,外加每天五公里的跑步是雷打不动的。

  “呵,呵,呵,呵”过了一会后,我完成了前两项运动,有些气喘的去洗漱一番。

  洗漱台对面的镜子照在我的身上,映照出一副堪比斯巴达的肌肉,我满意的笑了笑。在我这个年龄本该是天天对着日本的动作片自撸的生活,但因为老妈不再身边,老爸又是个战五渣,所以从小我就抱着一切都靠自己的信念活着。要想不被欺负,你就要比别人强,让别人怕你,这一直是我的信念!

  洗漱完了之后,随口吃了老爸留下的饭菜,没办吧,老爸那厨艺简直没办法恭维。之后我也跟着出门,完成五公里的长跑。

  因为还没有去见那日本后妈的准备,我足足跑了七八公里才停下来。然后到处逛了逛,像是陪老大爷打打太极,陪大妈跳会广场舞,一直折腾到正午,在肚子的抗议下我回到家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