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抖音北快手,智障界的两泰斗。

  吴昊就属于抖音一派。

  照他的话讲,他每天都过着皇帝般的生活,有人献歌献舞,有人表演才艺,有人为他装疯卖傻,有人为他卖萌撒娇,后宫三千佳丽还要排队等他批阅盖红章,一天到晚甚是忙碌。

  就像此刻,吴昊手指一划,一位腿长腰细的小姐姐跳起了《囧架架》~再次一划,就看到一哥们在高速上单手开着法拉利,身边还坐着一位超级漂亮的嫩模~“哼,不就单手开法拉利嘛,哥缺的是车技吗?哥缺的是法拉利!”

  对于这种炫富把妹的富二代,吴昊绝不姑息,誓要为吊丝界讨一个公道。

  于是愤然写下一句评论:当年我腿还没断时,也这么单手开过拖拉机。

  评论完,吴昊微微叹了口气。

  他是个孤儿,养母在他刚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就重病去世了。

  而且,他一直喜欢并追求的女生也坐上了某富二代的豪车。

  这些都对他打击挺大的。

  如今他只是生活海洋中的一叶扁舟,孤独且随波逐流。

  好在明天他就要正式迈入大学校门了,对于大学生活儿,他还是有些期待的。

  “刷完这条就睡觉!”

  吴昊躺在被窝里,明明对自己说刷完最后一条就睡觉,但抖音有毒,刷完这条还想刷下一条,抖友们应该都懂的!

  “叮~恭喜您在亿万人中刷到「神级抖音系统」,是否立即绑定?”

  忽然,吴昊刷到一条广告视频。

  视频上,一个精灵小女孩儿介绍道:“你想成功吗?”

  “你想权力金钱美女全都要吗?”

  “来吧,骚年,只需点我一下,你将拥有这款神级抖音系统,一定要轻点哦~”

  神特么抖音系统!

  现在广告都做的这么假吗?

  吴昊敢肯定,只要一点绑定,立刻就会出现“我系渣渣辉,系兄弟就来砍我”的游戏界面。

  冷笑一声,吴昊本想直接划过去,但却一脸懵逼的发现,怎么划都没反应!

  我擦,死机了?

  “「神级抖音系统」成功默认宿主,正在与您进行绑定。”

  “麻蛋,流氓软件?强行绑定?”

  吴昊尝试关机,发现根本不管用。

  这时……

  “「神级抖音系统」与宿主绑定成功,正在为您更换世界背景。”

  “新世界还有30秒更换成功,请宿主做好准备。”

  吴昊发现精灵小女孩儿的声音不是在手机里,而是在脑海中。

  而且,屋里的很多东西都散发起了光芒。

  “握草!”

  “我滴个大草特草!”

  吴昊鸡儿动的一拍大腿,这特么明显是刷抖音刷出了“金手指”啊!

  系统流小说,了解一下。

  “世界背景更换成功,已将新世界背景提供给宿主。”

  吴昊的脑海中,果然涌现出大量新世界的信息:1、世界面积更大,有许多难以探索的未知地域。

  2、科技更加先进,比如变形机器人,三栖汽车,宇宙无人飞行器飞出了太阳系。

  3、有一些奇人异士,什么御兽天才、机关天才、控物天才等,都是存在的。

  除此之外……

  斗破苍穹、周董歌曲、赵家班、跑男、极挑等各类大火的东西,都没了!

  “哈哈哈~老子这是要纵横商界、叱咤娱乐圈的节奏啊!”

  吴昊鸡儿动坏了,但片刻后忽然意识到,斗破苍穹他虽然看了很多遍,也知道大概剧情,但根本不会写啊!还有周董歌曲,他虽然会唱,但不会作曲啊!找个节目组拍跑男和极挑?那也得有节目组听你的啊!参加选秀节目,演赵家班的小品?呵呵~暂且不说没有后台没有背景能不能成功进入那些选秀节目,就算能进,他也没那演技啊!

  “好像都很鸡肋!”

  吴昊贼鸡儿难受,这就好像自己拥有一座金山,但却没办法用!

  “系统提示:宿主可以拍抖音视频赚赞,进行抽奖。”

  听到脑海中的系统提示音,吴昊这才鸡儿情重燃,对啊,他现在可是有金手指的男人!

  当下,吴昊开始研究起了神级抖音系统。

  片刻后……

  “原来是让我拍抖音视频啊!”

  吴昊弄明白了神级抖音系统。

  说白了就是让他拍抖音视频,赚到的赞可以进行系统抽奖。

  抽奖分青铜、白银、黄金、钻石、星耀、王者、至尊、神级。

  青铜抽奖需要1万赞,白银10万,黄金100万……以此类推。

  “最低级的青铜抽奖都要1万赞!”

  吴昊撇了撇嘴,但很快便释然了,毕竟系统改变世界后,很多梗都没了,自然就属于他了。

  最关键的是,被更换的这个世界没有快手,没有火山,没有微视,短视频APP只有抖音!

  “拍个什么好呢?”

  吴昊迫不及待的想要拍抖音赚赞,然而真正要拍时,又不知道拍什么,很纠结!

  主要他一没手艺二没才艺三没颜值四没宠物~“等等,我有段子啊!”

  吴昊忽然想到一种视频,不用手艺不用才艺也不用露脸更不用宠物,而是纯段子流。

  前提是,这个段子没人听过,而且必须搞笑。

  最低级的方法就是把这个段子写在一张纸上,然后拍下来,但为了更生动,很多人都会制作成文字视频,然后加上录音。

  这类视频虽然上限不高,但赚个1万到10万赞应该没问题。

  “嘿嘿~有了。”

  吴昊掀开被子,坐起身,想到了一个关于“黑牛和白牛”的段子:某记者来到一家农场,向养牛的农夫问道:“您好,请问您每天给您的牛喂些什么呢?”

  农夫:“你问的是黑牛还是白牛?”

  记者:“黑牛。”

  农夫:“玉米和小麦。”

  记者:“那白牛呢?”

  农夫:“玉米和小麦。”

  记者有点迷。。。

  记者又问:“那您每天给它们喂多少斤呢?”

  农夫:“你问的是黑牛还是白牛?”

  记者:“黑牛。”

  农夫:“5斤。”

  记者:“那白牛呢?”

  农夫:“5斤。”

  记者一脸懵逼:“您等会,我可能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同样的答案你却非让问我两次?”

  农夫:“因为黑牛是我的。”

  记者:“那白牛呢?”

  农夫:“也是我的。”

  ……

  为了确认被更改的世界没有这个段子,吴昊刻意看了看自己的抖音,之前点赞的这个段子确实找不到了,并且又上网查了查,也没有。

  于是,吴昊开始制作文字视频。

  这个段子直接写在纸上效果不是很好,尤其是记者懵逼的语气以及农夫一本正经的回答,都需要录音才会显得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