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问题。”宁瑞笑道。

  说完,宁瑞就主动挂断了电话。虽然他不知道这位陈先生究竟是陈家的哪位,但说话这么嚣张,应该是陈家有头有脸的人物。

  “陈先生怎么说?”霍老板问道。

  “他觉得我的面子不值几个亿的违约金。所以打算跟我斗一斗。”宁瑞说道:“你觉得我的面子值不值几个亿呢?”

  听宁瑞如此一问,霍老板傻了。他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大嘴巴子,没事瞎问什么。这事肯定也轮不到他问才对。现在好了,宁瑞问他值不值几个亿,他要是说值,那就等于是打了陈先生的脸。可他要是说不值,估计宁瑞他们肯定会弄残他。

  宁瑞的尿性他可是听说过,吴家的小五一脚就踹残了。而且吴云龙和吴老爷子的死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宁瑞做的,但大家都认为是宁瑞做的。否则吴云龙和吴老爷子的死也太不可思议了。

  尤其是吴老爷子的自杀,那真的是被外界传的玄之又玄。简直就是有人在控制他的身体一样。

  “宁少,这事跟我真没关系了。”霍老板苦着脸说道:“您就别难为我了。”

  “想让我不难为你,可以。”宁瑞说道:“那你就要好好的配合我才行。”

  “您让我怎么配合?”霍老板小心翼翼的问道。他突然有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但又说不上什么来。

  “李小姐这事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吧。”宁瑞直言道:“作为陈家的一条狗,我相信你应该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说了。”

  “宁少,这事一点猫腻都没有,是真的李家自己的问题。”霍老板哪会不知道宁瑞的意思,他赶紧解释道。

  “你觉得我很傻,是吗?”宁瑞更加直接的说道。

  “没有,绝对没有。”霍老板说道:“我说的绝对是千真万确的,李小姐她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这件事的。”

  正常来讲,宁瑞肯定是要询问一下李小姐。可宁瑞并没有那么做,他连看都没看,还是盯着霍老板。

  “程辉,把霍老板的手下放了。”宁瑞冲程辉说道:“然后找个好地方,把霍老板带走。我估计陈家是不会在乎这么一条狗的。如果霍老板不愿意跟我说实话,那咱们就帮陈家清理一下这条狗。”

  “是,宁少。”程辉点头道。

  这种时候,程辉处理问题的能力就在秦朝阳和陈百里之上了。还别说,宁瑞用起来真的很顺手。难怪说每个家族都会有社会人的手下,是真的有用。所以宁瑞都在考虑是不是要让程辉的实力更强一些。

  宁瑞的实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他身边也不需要保镖的保护。让程辉的实力更强是有利于程辉在天河市站稳脚跟。所谓打铁还是要自身硬,单靠宁瑞的名声来镇住别人,那肯定是不行的。

  就像霍老板这样,一直都有陈家这个大靠山,几乎没人敢得罪他。可今天,宁瑞就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让他引以为傲的身份无法展现出任何的优势来。

  “宁少,你放过我吧。”霍老板眼睁睁看着他的手下离他而去,只能向宁瑞苦苦的哀求道。

  “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就放你走。”宁瑞说道。

  “这件事真的没有猫腻,您让我怎么说啊?”霍老板说道:“非要无中生有吗?”

  “嘴还挺硬,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宁瑞不相信道:“看看到底是我的手腕硬,还是你的嘴硬。”

  说完这番话,宁瑞就叫上李小姐和她的司机从包房离开。大家都喝了酒,肯定是不能开车的。而且这种情况找代价并不好,宁瑞就让陈百里叫几个会开车的人来。

  这时候,程辉来到宁瑞的身边,说道:“宁少,地方找好了。从我一个朋友那里借的,绝对隐秘。”

  “好,把霍老板送过去。”宁瑞点头道:“你们一定要给我把人看好了。”

  “是。”程辉开心的说道。之前的担忧此时已经不复存在,都已经向陈家宣战了,现在再考虑其他的问题一点用都没有。所以他们要做的就是坚定跟随宁瑞的信心。

  现在能得到宁瑞的认可,程辉觉得自己在宁瑞心里的位置应该有极大幅度的提升。如果要是再能办几件漂亮的事,那将会稳固他的地位。

  “李小姐,你跟我们一起走,把这件事从头到尾的跟我讲一遍。”宁瑞说道。

  “好。”李小姐点头道。宁瑞都已经为了帮她要和陈家硬碰硬,这时候她要是怂了,那就太对不起宁瑞的出手相助了。

  程辉跟他朋友借的是一家废弃工厂的仓库。虽然没有到市郊那么远,可在这天河市也算是比较偏僻的位置。

  没过多久,陈百里叫来开车的人就全都来了。程辉压着霍老板上了第一辆车,目的就是为宁瑞他们引路。

  宁瑞、李小姐和她的司机坐在一辆车里。上了车后,李小姐就开始把李家发生的事情慢慢向宁瑞诉说。李小姐有两个哥哥,这两个哥哥都是烂赌鬼,在赌场一掷千金,李家的违约就是因为他俩动了不该动的钱,所以才造成这样的后果。

  所以,李小姐下意识的就认为这个合同是真实的,根本就没有往其他的方面考虑。哪怕宁瑞觉的这事有猫腻,她也认为宁瑞的判断是错误的。

  半个小时后,宁瑞他们全都来到了工厂仓库,把车停在院子里,程辉就拽着霍老板从车上下去,直奔仓库。至于霍老板脸上的血,现在似乎已经干了。

  霍老板的心可以说是忐忑了一路,到了这里之后,他就更清楚如果不顺宁瑞的心,他的下场将会非常的惨。

  进入工厂仓库之后,宁瑞依然没有理会霍老板,而是继续听李小姐的描述。

  “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吗?”宁瑞等李小姐说完后,直接问道。

  “没有。”李小姐说道:“我那两个哥哥究竟如何,我心里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