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警官,你真是贵人多忘事!”陆涛大声地说道。

  大家的目光便齐刷刷地落在了陆涛身上。

  陈浩一看陆涛手上的铐子便明白了,恶狠狠地对马季春说道:“你他么找死,你敢在劳资面前耍花招,信不信劳资马上结果了她!”陈浩手中的刀做出逼紧何舒悦脖子的举动。

  万世杰连忙充当和事佬,说道:“别别别,您手上轻点,马主任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一时大意,没有注意到。”

  “别跟劳资废话,马上解开手铐!快,麻溜儿的,不然劳资生气了,后果很严重!”陈浩说道。

  “快快快,打开!”万世杰示意马季春解开手铐。

  马季春极不情愿走近陆涛解开手铐。

  这时,陆涛却是想玩弄他一下。

  “马主任,我说您是贵人多忘事,你还不信,你看,忘记给我开锁了吧,你仔细想一想,还有没有忘记的事?”陆涛胸有成竹地说道。

  众人都一脸诧异。

  马季春也不明所以,他咳了咳,赶紧抖了抖自己的衣服,力图和陆涛的不法分子保持距离。

  陆涛却是不紧不慢地说道:“马主任果然贵人多忘事,上次我们吃饭,你还说要配合我呢!”

  警务人员听到陆涛的话,一脸正经地看着马季春,希望他给大家一个完美的解释!

  “你......你少血口喷人,再猖狂,信不信我马上拘捕你!”马季春抖了抖手中的铐子作威作福地说道。

  “来呀,求拷!马主任,没有想到你竟然出尔反尔,说好的要放我们一马!”陆涛说道。

  “马主任,怎么回事?”万世杰好奇地问道。

  “万处长,你别听瞎掰,我根本不认识他,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胡言胡语!”马季春说道。

  “马主任,不要不好意思嘛,大家还一起吃过饭,何必扭扭捏捏呢。”陆涛继续调侃。

  “你胡说,大家别听他的,狗急跳墙了!”马季春道。

  “马主任,一句话,你有没有跟我吃过饭?”陆涛信心百倍地大声说道。

  然后,陆涛又凑近马季春的耳边小声地说道:“马主任,不要忘记,我们上次吃饭的地方有摄像头,要我把逼急了,我就咬住是你黑吃黑,申诉调监控。”

  马季春听到陆涛的话,脸色苍白。

  他知道,要是这事真要去调监控,自己确实和陆涛一起吃饭,如果陆涛咬定是自己和他们同流合污,那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想来想去,思来想去,马季春还是决定妥协。

  “是,我们是一起吃过饭,但是......”

  “那不就真相大白了。”马季春话还没有说完,陆涛就拍了拍手说道。

  这时,在场的三四十警务人员都望着马季春!

  马季春看着几十双眼睛看着自己,额头冷汗直冒!

  “马主任,你有必要给组织交待你的行踪!”万世杰严肃地说道。

  此时的马季春已经难以自圆其说,他被严重怀疑跟卖假药的这群不法分子有染!

  陈浩把何舒悦当作人质,向后撤退。

  一行七八个人浩浩荡荡来到了一个酒店,陈浩劫持警务人员,被全城通缉!

  酒店的人见到陈浩挟持着人质都吓懵了,但是,陈浩一个眼色,老板赶紧把店里面的几个伙计叫起来临时起锅煮饭。

  “老板娘,口水鸡、一个卤拼、叫花鸡这些好吃的通通上来。”陈浩说道。

  陆涛知道,现在陈浩的犯罪性质变了,因为他劫持了警务人员当人质,如果自己和他继续玩下去,势必会受到牵连,况且自己一直都是来报仇的,现在自己却被当成了陈浩的帮凶,实在是有违初心!

  酒店有摄像头,这一行七八个人都暴露在摄像头下,自己也不例外!如果追究责任,那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何舒悦恶狠狠地说道:“我要喝水!”

  大家看了看何舒悦,突然一个人说道:“水没有,不如喝我的......”

  众人拍了拍那个人的头,说道:“你小子!太肮脏了吧!”

  没有人理会何舒悦,吃饱喝足,准备在酒店休息一会儿,毕竟几个人都一晚上没有合眼了!

  陈浩很聪明,他知道不能去房间休息,不然会被警务人员一一突破。

  他让老板把酒店的桌子全部并在一起,然后把房间的被子全部拿来,铺在桌子上,组成一个大通铺,遇到事情大家也好有个照应。

  也许折腾累了,七八个人躺在床上,不到一分钟,就已经呼噜声四起。

  何舒悦被堵住了嘴巴,绑在一根柱子上。

  陆涛假装睡着,但他一直都没有睡,因为他决定后半夜要解救何舒悦。

  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洗清自己,况且,自己起初混入陈浩内部,就是为了掌握他的犯罪证据,现在证据确凿,自己也就没有必要恋战了。

  半个小时后,呼噜声不绝于耳,陆涛朝着左右看了看,大家都睡着了,他蹑手蹑脚起来,倒了一碗水,然后蹑手蹑脚走到何舒悦的身边。

  何舒悦怒目圆瞪,一副有本事渴死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