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羽橙面对教皇莱茵根本就不怕,拧着袖子就是一顿胖揍。

  莱茵没想到这个华国小女孩年纪不大,异能却如此强大,甚至不弱于秦昊。

  在唐羽橙的疯狂攻击之下,莱茵倾尽全力抵挡唐羽橙。

  可惜他之前被秦昊打伤,虽然不会致命,但是对他的异能发挥还是有很大的影响,明显看到,他钢系异能在唐羽橙暴力轰击之下不断的溃败。

  “你个老棒槌,竟然敢跟我亲爱的秦大哥作对,你作死作到我秦大哥手上。”

  唐羽橙拳打脚踢,别看她身材娇小,力量却大得出奇,莱茵被他疯狂轰击后,连吐几口老血。

  碰碰。

  唐羽橙将莱茵的一只脚钳住,然后腾空而起,再猛烈的砸向地面。

  “混蛋……”莱茵怒不可止,以光系异能不停的攻击唐羽橙,可是这丫头精灵古怪,动作敏捷,直接躲过了他的所有攻击。

  然后看见莱茵被唐羽橙一个倒栽葱狠狠的砸向地面。

  轰的一声,莱茵感觉到自己身体都快要散架了,他实在没想到这个小女孩的实力如此的恐怖。

  “你很能打是吧?”唐羽橙一边暴打,一边吐槽。

  “你很牛逼是吧?”唐羽橙挽起袖子,粉嫩的小脸闪过一道狠厉的神光,看到莱茵抱着的一把古剑,哈哈一笑,一把将莱茵的手臂掰开,唐羽橙将轩辕剑夺了过来。

  “可恶……”轩辕剑被强行夺走,莱茵暴怒不止,此时此刻,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施展禁咒了。

  光系奥义·上帝意志。

  莱茵不顾一切施展光系禁咒,整个小镇都笼罩在强光照射之下,普通人根本不敢出门,强大的光芒瞬间将人蒸发。

  秦昊一把将刘继芬推出小镇,将她送到上帝意志笼罩范围之外。

  秦昊抬头看去,一尊巨大的上帝影子出现在空中,随着莱茵的法印变幻,上帝影子双手一上一下,试图将唐羽橙压碎。

  秦昊眉头一皱,这丫头大意了。

  “羽橙,把轩辕剑给我。”秦昊纵身一跃,同时身体暴增,施展不灭金身,他手掌一招,唐羽橙还没来得及仔细看轩辕剑,就被秦昊吸了过去。

  轩辕剑入手,一种荒古的气息涌入秦昊的体内,这种感觉太美妙了,在那一瞬间,一股圣道之气扑面而来。

  这就是华国的圣道之剑,秦昊手握轩辕剑,浑身绽放出滔天剑气。

  秦昊与轩辕剑人剑合一。

  “华国猴子,为什么你能接触它?”莱茵看见秦昊轻而易举的将轩辕剑握在手里,剑气环绕,而他却触碰不得,这把剑难不成成精了?

  “老狗,你还敢出言不逊,老子今天就用你的人头祭奠我手中轩辕剑。”秦昊一声暴喝,浑身金光大作,剑气纵横。

  轩辕在手,天下我有。

  轩辕剑是一把以攻击著称的圣道之剑,自带四式轩辕剑法,在秦昊握住轩辕剑那一刻,他已领悟轩辕剑法的精髓。

  手握轩辕剑,搅动风云,漫天剑气锁定莱茵席卷而去。

  轩辕剑第一式·镇山河。

  剑气所到之处,山河崩碎,轩辕剑法的威力不在大寂灭剑法之下。

  剑气与上帝意志发出激烈的碰撞,顿时爆发出强烈爆炸,整个小镇都颤动了几分。

  噗。

  莱茵的上帝影子虚幻了许多,他脸色苍白,急忙加持光系异能,保持上帝影子,这是他最强的一招了,必须要斩杀华国人。

  “竟然挡住了?”秦昊脸色一沉,这光系奥义果然强大。

  轩辕剑第二式·碎苍穹。

  秦昊再度挥斩轩辕剑,滔天剑意携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凝聚成一把百米长的巨剑,从虚空中横贯而出,巨剑刺向上帝影子。

  “噗……”上帝影子被巨剑刺穿,莱茵又喷出了一口老血,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这一剑之下,莱茵的光系奥义已经被秦昊所终结。

  “华国小子,我就算死也要跟你同归于尽。”莱茵意识到自己根本打不过秦昊,眼里闪烁着疯狂的神色,携带着上帝影子扑向秦昊。

  唐羽橙见状正要上前帮助秦昊,秦昊低声一喝:“你让开,我要亲手解决这老狗。”

  “哦。”唐羽橙腾空而起,直接坐在不远处的石墩上,作壁上观。

  “可恶的华国人,我们同归于尽吧,哈哈。”莱茵以燃烧生命为代价,提升速度和力量,一瞬间就扑到秦昊面前,然后轰然爆炸。

  一个领域级强者的自爆堪比小型核弹袭击,整个小镇一瞬间化为虚无。

  躲在远处观战的刘继芬早就意识到不妙,凭借着S级异能的速度不停的逃命,她很清楚,如果逃不出去,以她那点实力,肯定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震动还没有停歇,整个地面龟裂,四周的山脉被强大的爆炸力所震断,整个小镇的人口一瞬间就化为虚无。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当爆炸过后,所有的一切恢复宁静,一眼望去,如平原一般,整个小镇彻底的消失,所有的建筑物全部化作齑粉,回归到原始。

  “啊噗噗。”一个尘土草堆之下,一个人慢悠悠爬起来,身上堆满了灰尘,正是唐羽橙。

  “自爆的威力果然强大,老娘差点都被活埋了。”唐羽橙头发如鸡窝,满脸黢黑,嘴里还含着一口尘土,极为狼狈。

  突然,唐羽橙似乎想起了什么,她抬头望着空中,正要呼喊,突然空中的烟雾散去,秦昊安然无恙的站在虚空之上。

  此时此刻的秦昊,身上遍体鳞伤,衣服裤子都全部被毁,露出了金黄色的赤身,甚至有的地方深可见骨,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在他的脚下,一头圣象托着长长的象鼻仰天长啸,宣示着胜利者的姿态。

  一条金龙环绕着他的身体,与圣象遥相呼应。

  “啊啊啊,秦大哥没穿裤子,看不得看不得。”唐羽橙下意识的看到秦昊某个部位,吓了一跳。

  突然,秦昊睁开双眼,射出一道金光,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以及围绕着自己身体的那条金色龙魂,刚才如果不是龙魂护体,他还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被重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