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随着林云的一番解释,三个老实巴交且不怂的大老爷们儿也就全然相信了,林云的要求也很简单,让他们几个人表现出宁死不屈的样子,带着其余的几个热血汉子配合水老大和林云等人演一出戏。

  详细的说了一番计划,黄明也就是黄大壮的本名儿、李犇(李大牛)以及张老财三人点头示意听明白了,现在当然是让他们去安抚家里人,让他们委屈一段时间先住在黄克强的家中,一直到计划成功之前都千万不要出现。

  三个人离去与家里人商谈之后,林云也打了个呵欠,今天一大早起来,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也已经累得不行,看了眼夏中生家的钟表,已经都快十二点了,随意的钻进一间浴室草草洗漱了一下,就倒在了夏中生安排的房间里头呼呼大睡。

  受了伤的黄克强和叶剑飞也被水老大带人送了回去,看到众人都离去了,林云虽然没走也睡下了,夏中生这才长呼了一口气:“幸好了今晚有苦…有阿强和林云先生啊,不然咱们就真的完了啊!”

  不仅仅是他心有余悸,当事已经醒转的夏阿男更加的心惊肉跳:“是啊,幸好有他们在……”

  说着,夏阿男看了一眼二楼,林云被安排休息的地方,正是在二楼。

  “不过他们要和鬼子作对,咱们难道也要跟着他们一起疯?要知道,这鬼子是没人性的,要是他们失败了,我们……”

  脱离了险境,夏中生这老头儿又开始犯怂,一脸的愁容惭色,看的夏阿男大怒:“你怎么可以这样?要不是他们,今晚不仅仅是我,你们也要出事的!”

  “阿男!”

  “哼,我不管你们,到时候我一定会站在黄克强他们那一方!”

  说完,夏阿男也没有多做停留,直接砰砰砰的跑到了二楼去了,唯独留下了夏中生夫妇正在那边不知所措,以他的性子,根本不会想着要去拼,委曲求全才是真的。

  ……

  二楼转角处,欲要进屋的夏阿男停住了脚步,看着另一间屋子只是虚掩着的木门,犹豫了一下,轻手轻脚的推了开来,探头探首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注意到之后,这才慢慢的摸进去。

  一进去,来到床边站定,默默地看着那双目紧闭的男人,一时间出了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男人皱了皱眉头,一副要醒来的样子,少女惊呼一声,之后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小嘴,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小房间,回到自己那乱成一团的闺房将门重重带上,把小脑袋捂进了被窝之中,满脑子,都是那个男人方才所演讲的一番豪言及安排,以及……昨儿早上那拉开自己裤腰带探头……哎哟!

  越想越羞,少女面红如潮,动都不敢动,正所谓是英雄救美最能动人心,更何论这个才二八年华的小少女呢?

  只是当事人的林云林大先生,却见他翻了个身,在睡梦中无意识的抓了抓屁股,嘟囔了几声,又沉沉睡了过去,也幸好少女跑得快,否则看到了这一幕,林大先生的光辉形象又得再度崩塌了。

  ……

  次日一大早,林云伸着懒腰爬了起来,天还蒙蒙亮呢,不过他自觉已经休息够了,也就没有睡下去的必要了。

  就在他醒来用过早饭之后,叶剑飞和黄克强也提了一个小笼子跑了过来,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黄克强也想通了,鼓起勇气要跟夏中生提亲。

  叶剑飞则是和林云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就跑到了夏阿男的旁边,夏阿男看向叶剑飞那明显淤青一块的额头,伸出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你的伤口怎么样了?”

  叶剑飞眉头微微一皱,不过还是展颜笑道:“已经没事了,对了,这顶帽子送给你!”

  说着,拿出了一个类似于鸭舌帽的灰色帽子,夏阿男接过之后戴在头上将自己的头发都收到帽子里面,看上去就是一个假小子,她照了照镜子,轻轻地说道:“谢谢,很好看呢。”

  “阿飞,现在你是保安队长了,自然要做点儿实事,先躯巡逻一下镇上的治安,先适应一下自己的身份吧!”

  林云看着他们都凑在了一起,说了一声之后,继续和夏中生谈笑风生,至于黄克强,跟夏中生提亲且征得同意之后,兴高采烈的跑到了叶剑飞和夏阿男的身边,与他们出去外头‘巡逻’去了。

  当然,美其名曰巡逻,实际上也就是出去转转,期间他们本来想要叫林云一起出去,不过看到他正在和夏中生一起喝着早茶,也就没多说什么,直接跑了出去。

  早在清晨,鬼子兵已经进了城,林云和水老大等人在暗中看了一眼,随后便是各做各的事。

  只是林云没想到,就在黄克强等人出去没多久,就听见了鬼子们召集所有人在广场集中派米的消息,与夏中生对视了一眼,林云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的到达了教堂广场。

  到达了广场处,林云远远地就看到了叶剑飞三人正面目不善的盯着鬼子,夏中生要走过去,却被林云拉住摇了摇头,看着那鬼子军官操着一口字正腔圆的中文喊道:“我今天很开心,我要唱歌!谁要和我一起唱?”

  气氛沉默,他左右看了看又接了一句:“你们,要对我有信心!”

  他的话刚落下,林云就看到了叶剑飞的姑父一直叫着他姑姑上前唱歌,他姑姑只是不住地摇头,没有说话。

  可是随着一名年轻人背着年迈的老母亲上前领了米之后,其余人就纷纷上前领米,至于林云昨晚的讥讽?在白花花的大米前面,跪舔又如何?反正他们不是唯一的一个,是吧?

  林云又看了一眼领米没有半点排斥的众人,默默地退出了人潮,躲在了远方继续观察着这一幕,他退开,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领米的大军,如果他不加入的话,到时候就真的如同夜空中最亮的星那般,估计会直接被喂下花生米儿。

  至于夏中生,以他的身份也犯不着来领米,不过在林云的低声嘱咐之下,却也点头哈腰的来到了鬼子军官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