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完好无损,火修诚满脸的质疑:“你,你不可能出的来的!我的灵火可不是一般的火焰,堪比火灵塔之中的炙火,你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化解……”

  “这不可能!”

  白飞羽却是冷笑了一声,十分轻蔑的说道:“师兄,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那破神通,能困得住谁啊?莫不是小爷刚才戏弄戏弄你,你是不是就真的信了?”

  “白飞羽,你休要猖狂!既然这灵火困不住你,那就尝尝这个如何?”火修诚一脸奸笑的在原地施法,慢慢的,两手之间出现了一道火光,由小变大。

  可白飞羽很清楚,火灵根之力,定然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单灵根的修炼途径比较简单,只需要磨炼一种灵根罢了,而火修诚也不是一般的菜鸟,能达到法元境的实力,就已经很不简单了,况且年纪轻轻,就有了今天的修为,可见也不是那些凡夫俗子可以媲美的。

  下一秒,火球便被他扔了出来,白飞羽顺势将渊虹剑插在地上,随后双手合拢,念起了口诀。

  就在这一刹那,周围凭空出现了一堵又一堵石墙,不仅如此,石墙后面还缠绕着藤蔓,看样子,似乎是一层缠着一层,每一层都不是那么容易被摧毁的,比之前的烈炎大日仙经更为壮观。

  待那火球撞到石墙之上,藤蔓便起了作用。

  藤蔓阻挡火球随处翻滚,而那第一道石墙,却是在这个时候破碎一地,紧接着第二堵石墙,仍然是如法炮制一样的朝着白飞羽砸过去。

  没多久,三堵墙壁都被火球击碎,而且,仅仅只是顷刻间就全然崩塌,白飞羽头皮一硬,便将火球接在了手中,而后,火灵之力在双手周围缠绕,终于是被逼停在地。

  而就在这个时候,火修诚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时机,对着白飞羽的胸口便来了一掌。

  白飞羽本来就耗费了不少灵力,而如今还要接受他这一掌灌满了灵力的招数,很显然还是有些力不能及的,随后,被他一掌实实在在的拍在胸口,按不住那一股惯性,白飞羽退后了好几步,也是感觉到了一股痛意袭来。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这种高自己一个境界的实力,白飞羽也不会相信被他简单拍一掌,会震的五脏内服都痛……

  “哼,白飞羽,你要是再不交出你身上的宝物,老子可不会念你是我师弟而手下留情的!刚才只不过是开胃菜!接下来才是重头戏!怎么样,交还是不交?”火修诚仍旧惦记着白飞羽手里的宝物,而他这么做的缘故,一是杀了白飞羽,二又得到了自己所想要的,只是,说的有些夸张罢了。

  而且两全其美,傻子才不做呢。

  白飞羽见此,冷漠的看着他,擦掉嘴角的血迹,说道:“交给你这种废物,觉得可能么?想要的话,有本事自己来拿好了!”

  “拿不到的话可别怪我不给你机会!再来啊!”此时此刻的白飞羽,也是心生斗志。

  一般来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白飞羽这种低对手一个境界的实力,肯定是会被灭掉的,可是刚才他感受到,他的实力虽然高自己一截儿,可是神通之术,都不是很精通,所以白飞羽才有信心打败他,要不然也不可能把话说的那么绝对了而且,每一次出手,白飞羽都察觉到了这家伙身上的破绽,加上火灵之力对淬炼渊虹剑也有用,一时间,白飞羽并不打算直接结果了此次战斗,而是打算采用周旋的套路来对付他。

  足足是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二人还未罢手,火修诚的额头已经被渊虹剑划破,鲜血已经将他的右眼给遮盖住了,样子看起来格外的瘆人,而白飞羽也是气喘吁吁,看样子,这么周旋下去也不是个长久之计。

  当机立断,提着渊虹剑,便翻身而去,一剑便刺了过去,而且,伴随着凌乱的剑气,火修诚一时间不好阻挡,只能是用灵力来作为防御的手段。

  只可惜,渊虹剑乃是神兵,加上被火修诚体内所散发出来的火灵之力淬炼,很快,已经达到了神兵的标准实力,刹那间,一剑便刺破了火修诚的衣服,白飞羽见没有刺中,反手一划,直接是将剑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输了!”白飞羽有些虚弱的说道。

  刚才那一剑,可以说是耗费了体内所剩不多的灵力,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跟火修诚继续较量了,只不过,此时此刻剑都横在他的脖子上了,是个人他就不会乱动。

  “你小子怎么可能打的出这种招式!你……”火修诚还没说完。

  白飞羽是将剑动了动:“少说废话!输了就是输了,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自己实力不行,也来找我麻烦,真当你们火灵根的弟子无敌了么?依我之见,你不过是一只井底之蛙罢了!”

  “白飞羽!你出言不逊就算了,还瞧不起我们火灵之力的炼气者?你真以为你是这外门第一高手么?比你强的人可多着呢,要杀就杀,哪这么多屁话!老子可不是怂货!”火修诚脸色十分难堪。

  白飞羽见状,却是将剑收了回来:“杀你?都脏了我的剑!回去告诉赵宗元那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他在背后搞的鬼!等小爷出去,定会找那匹夫报仇!”

  “还不快滚?”

  火修诚咬了咬牙,发怒又不好,不发怒心里又不服气,可事实是自己输了,而且输的彻底,无奈之下,只好是快速离开了火灵塔。

  这脸都丢尽了,还不走,等着被白飞羽羞辱的体无完肤?

  而宗门之中,陈少华面色忧愁道:“不知道白飞羽这家伙现在情况如何了,还真是担心的很呢……那火灵塔之中的炙火,可不比那三昧真火差多少,哎,为什么非要进去一试呢。”

  “宗主,我看白飞羽倒不是为了惩罚而进去的,走之前,他还特意要求要带着神兵进去,我想,这家伙是打算靠那火灵塔之中的灵气,淬炼他那把神兵吧,他是巴不得进去呢,而且,以他现在的实力,抵御那火灵塔的炙火,想必也没有大碍。”陈长老笑道。

  “何况,宗主您还这么照顾他,给予他水秘珠护体,那可是您从那深海之中夺回来的宝贝,料想也能挨得过那火灵塔之中的炙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