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整个嘈杂的街口处,便安静了下来。

  一个男子缓步从轿子里面走了下来,眉目俊朗,头戴紫金冠,身穿华裳锦衣,腰上还挂着一柄宝刀,显得十分的威严。

  不过,严肃中,却透露出一股子邪魅的味道,让人忍不住在心里面开始夸赞此子的长相,堪称是当代美男子了,加之手中还握着一把折扇,更是风度翩翩,引得周围的女子都纷纷向他投以好感,甚至是有些女孩儿都开始尖叫起来,场面好比是比武招亲的现场一般,热闹非凡。

  “唉,三流之辈,也只能凭借这种手段来壮壮声势了吧。”白飞羽闭着眼睛淡淡说道,语气也是十分的瞧不起这种货色。

  一旁的几个师弟却是开始议论了起来。

  “嘿嘿,白飞羽这小子今儿个可是要吃苦了!”

  “就是,赵师兄都亲自来了,有这小子好看的!”

  “赵师兄,干掉他!”

  随着周围议论声散开,狗仗人势的事情,自然而然就发生了。

  “白飞羽!你小子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家少爷可是刚从外面回来,你却是这般诋毁,是不是找死?别以为在这宗门之中,就没人敢动你!我家少爷要不是宽宏大量,你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那家仆仗着赵宗元就在自己身后,也是口无遮拦,态度极为傲慢。

  听罢,白飞羽却是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依旧是翘着二郎腿,躺在桌子上,十分轻蔑的说道:“哎哎哎,马师弟,这是谁家放出来的野狗啊?去去去,快赶走它!”

  “白师兄,是……是赵师兄来了!”马生辉显然是害怕了,毕竟,之前他可是扬言赵宗元实力高强之类,如今又倒在了白飞羽这边,自然而然的,也就心虚了起来。

  “你……”家仆当即便要上前骂上几句。

  可赵宗元却是伸手“唰”的一声,便拨开了折扇,轻摇之际,推开家仆后上前几步,冷笑道:“白师弟,你说话可要收敛一点儿,我们赵家可是宗门之中的贵族之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这种凡夫俗子来说教了?而且,讲话可是门学问,奈何你没有人教就算了,怎的?现在是连做人都不会做了么?”

  “哟,是赵师兄啊,失敬失敬了!白某人以为又是这满大街瞎跑的野狗呢,这才没注意,没想到你亲自来了呢,还以为,你怕了呢!”

  白飞羽淡然笑道:“只是,赵师兄突然前来,难不成也是想下注一番?”

  “哼,我会害怕?笑死人了!”

  赵宗元嗤笑道:“下注就不必了!我可不缺那点儿法力丹!别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下等人就是下等人,怎么,你很缺法力丹么?要不要本少爷资助你一点儿?”

  说到这里,底下人皆是惊呼他赵家有钱有势,一时间,财迷跟拜金之人,多不胜数,纷纷开始跪添,莫说是巴结,有些女孩儿恨不得直接跟他睡一觉才好……

  白飞羽闻言,脸色有些不悦:“哟,赵师兄,莫不是你这半年历练的时间,给你长了不少本事嘛,难道你真以为自己实力高超,神通无敌了?可不是我打击你,小爷要是动动手指头,可能你就要跪着求饶了呢。”

  此话一出,赵宗元面色铁青,不过,碍于面子,周围也有不少女孩儿看着自己,便将这股子怒意压了下去,心中却是已经打算好今天要将白飞羽置之死地……

  “哼,废话少说,本少爷今天是想来看看你究竟有几番实力!就凭你小子那三脚猫的工夫,最好别再激怒于我,否则,你会死的很!”

  “不仅如此,我也想给你一个忠告!”说到这里,赵宗元脸色突然一转。

  阴阴笑道:“我在外历练半年之余,死在我刀下的,堪比牛毛,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奉劝你,如果这个时候,自愿认输,本少爷兴许还能饶你一命,而且,内门的名额,你也不用想了!”

  “不仅如此,你若是这个时候罢手,我还能给你不少好处,白师弟,你可想清楚了!”

  不过,这番话却是凑近白飞羽耳边说的。

  话音一落,他也是十分玩味的盯着白飞羽。

  赵宗元知道,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事情,而如今,他可不想跟白飞羽这种痞子动手,显得有些落了自己身份似的,在外人看来,赵家就是贵族中的贵族,家族势力远超白家,再说,有谁能阻挡的了钱的诱惑呢?

  白飞羽听完这一番话,丝毫没有动容道:“赵师兄,我也得给你一个忠告,不是谁都稀罕你赵家的那几个臭钱的!正所谓,有钱难买小爷我开心,怎么,你是害怕跟我比试,才出此计,想收买我么?那真是不好意思了,看不上你那几个破钱。”

  顿时,周围人哗然,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白飞羽身上,俨然是惊讶白飞羽居然不要这天大的好处,要知道,赵家出手从来都是非常之阔绰的,料想他白飞羽一定会同意,可刚才那一番话,却是惊醒了梦中人,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赵宗元一张脸都黑的不成样,在他看来,本应该是被金钱所俘获,奈何白飞羽不吃这一套,搞得他现在是没有台阶下了,顿时心生怒意,冷声道:“姓白的,你小子别给脸不要脸!本少爷今天来找你,可不是为了提醒你的,跟我赵宗元作对,没有一个好下场!你……”

  不等他说完,白飞羽却是嗤笑道:“你说什么?没好下场?啧啧啧,吹牛也不打打草稿,别人怕你,我白飞羽可不怕你,实在不行,你动手便是了,提前个两天也不碍事儿,怎么样?赵师兄,看你今天状态不错嘛,不如择日不如撞日,干脆今天了断结果好了!”

  此话一出,暗中观察的陈塘却是摇了摇头道:“这家伙,还真是好斗的很!不知道赵师兄实力究竟如何,倘若真的是败给姓白的这小子,可就真的闹乌龙了……”

  赵宗元本就已经气的不成样了,全然不顾周围人的议论之声,斩钉截铁道:“好小子!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也休要怪我赵宗元欺负你了!既是如此,就今天决出胜负!我倒是想见识见识,有谁能够吃得下我三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