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过几人身上,直接来到最后两人身前,张枫冷冷一笑,直接在两人惊骇的目光下,一拳打在了一人胸膛之上,随后不带丝毫停顿的,踹出一脚蹬在另一人肚子上。

  只见两人瞬间飞出三四米远,摔倒在地,捂着被攻击的地方,骇然的望向张枫。

  要知道他们几人,可都是从部队退役下来的保镖,几人加起来,就算一般的特种兵,也有一战之力。

  今天竟然面对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子,竟然这么轻松就被打败了,而且还败的这么彻底。

  不过最为恐惧的,莫过于周伟诚了。

  对于他带来的这几人,他都清楚,这可都是部队出来的啊,如今竟然这么轻松的,就被张枫打败了,可见张枫有多么厉害。

  “你……你别过来啊,打……打人是要犯法的,你这是犯法你知不知道,我父亲可是周氏集团董事长。”

  看着一脸冷笑的张枫,向自己走了过来,周伟诚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扶着身旁的桌子,后退着满脸恐惧的说道。

  此刻,张枫的笑容对他来说,就犹如一个恶魔,在对他微笑,是那么的恐怖。

  “看来之前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啊,你这白痴竟然还敢找我麻烦!说吧你想怎么死。”

  张枫左手握拳,右手捏了捏拳头,左右晃了一下脖子,一脸冷笑的,继续向周伟诚继续缓步逼近。

  周伟诚一脸惊恐的,看着缓缓逼近的张枫,哆哆嗦嗦的向后退去,直到靠到了墙上。

  来到周伟诚身旁,不顾周伟诚惊惧的目光,张枫直接抓着周伟诚头发,往后一拉。

  周伟诚吃痛,惨叫一声,瞬间把头仰了起来。

  随后,又是两巴掌,打在了周伟诚肿胀的脸上。

  “哥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周伟诚捂着肿胀如猪头的脸,含糊不清的求饶道。

  不过,看到张枫冷漠的眼神,周伟诚吓得浑身颤抖,突然心中一动,急忙眼神看向一旁的徐梦急忙说道。

  “梦梦,不……梦姐……姑奶奶……,你让他饶了我吧。”

  周伟诚刚叫出梦梦俩字,就感觉一道冰冷的目光盯在了自己身上,周伟诚浑身狠狠一颤,急忙改口。

  一旁的徐梦听到周伟诚的话,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帮他说了两句话。

  毕竟她也清楚周伟诚的身份,做过了怕不好收场。

  “小枫,你就放他一马吧,他也已经够惨了。”

  看了眼脸庞肿如猪头的周伟诚,徐梦捂嘴微微一笑,对张枫说道。

  “这次算你幸运,梦姐帮你求饶,不然我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

  张枫听到徐梦的话,抓住周伟诚头发的右手,猛的向右一扯,也不顾周伟诚的惨叫,转身向餐桌走去。

  “滚吧,以后别让我看到你,不然的话,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话罢张枫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听得此话,周伟诚如临大赦一般,带着几个残兵败将狼狈的跑了。

  离开的周伟诚,充满怨毒的看了眼身后的包厢,之后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梦姐,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张枫看着徐梦有些惊疑的,盯着自己,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枫弟弟你难道,不准备说一下,你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吗?”

  “要知道刚才,周伟诚带过来的几人,可都是部队里面带出来的,就算一般特种兵也没这么轻松解决吧。”

  徐梦可是记得,自己和张枫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的张枫,一个小混混都能轻松解决他。

  如今这才过了几天,张枫竟然能轻松打败六个退役军人。

  听得此话,张枫尴尬的挠了挠头,不知如何解释。

  总不能说,自己做梦被高人指点,学了神功,所以才能这么牛逼闪闪吧。

  这话说出来,人家肯定不会相信,而且还会以为自己欺骗她,那样就得偿不失了。

  最主要的是,这件事关系到自己的秘密,怎么能随便就说出来。

  看到张枫尴尬的表情,徐梦微微一笑。

  “好了,既然枫弟弟不想说,那就算了,以后想告诉我的时候再说吧。”

  也许是徐梦也猜到了,这些事关系到张枫的某些秘密,所以也就没有逼问下去。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时候逼的太紧,也不是什么好事。

  要知道有些事逼的太紧,不仅会损坏两人的关系,而且也不一定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梦姐,为什么我们这里闹得这么大,却没有一个人上来询问?”

  要知道这么大个酒店,相信有一点事,很快就会有被人发现通报。

  而现在,都过去快十分钟了,酒店里的人却没有一点反应。

  看着徐梦没有追问下去的打算,张枫也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急忙转移话题,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哦……这个啊!应该是周伟诚来找麻烦之前,通知过酒店不让他们插手吧。”

  “要知道周伟诚的身份,只要有点势力的人都清楚,所以这点面子,还是会给的。”

  “谁都知道,有些事只要自己不插手,只要不出人命,就没什么大问题。”

  “更何况这种不得罪人,还能卖个人情的好事。”

  徐梦微微一笑,给张枫解惑说道。

  “原来是这样。”

  听到徐梦的话,张枫瞬间就明白了。

  “没想到今天请你吃饭,却连累了你,让你白白得罪了一个仇人。”

  徐梦看了眼张枫,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梦姐,得罪了就得罪了吧,一个周伟诚我还没怕过。”

  张枫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对徐梦说道。

  “枫弟弟,你可不要小瞧了周伟诚,他父亲可是周氏集团董事长,在这里还是很有实力的。”

  “而且周伟诚此人,瑕疵必报,肯定会继续想办法对付你的,你可一定要小心,不要大意。”

  看到张枫毫不在乎的模样,徐梦严肃的叮嘱道。

  看到徐梦严肃的表情,张枫没有说话,心道:“若是以前的我,的确没本事得罪他。”

  “可是如今,嘿嘿……那可就不一定了。”

  看到张枫没有说话,徐梦以为他听了进去,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还是嘱咐了一句。

  “枫弟弟以后,周伟诚若是来找你麻烦,你就找我,我会尽量帮助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