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瘪三,这句话同样也是我想告诉你的。”

  周伟诚的言语,让张枫眼神微眯,冷淡道:“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感觉给我消失,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你刚才问我喊什么?你竟然敢叫我小瘪三?”

  周伟诚先是一怔,紧接着阴沉反问了一句,拳头早已不由自主紧握。

  他见张枫衣着普通,就知道其只是一个穷小子。

  他身为一个富二代,从小锦衣玉食,如今却被一个穷屌丝威胁,情绪可谓不爽到极点,内心熊熊怒火节节攀升。

  “这里就咱们几个,我不叫你小瘪三,还能是叫谁?你这个白痴!”

  张枫才不管周伟诚此刻内心所想,他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开口讥讽。

  “妈的,你这个死穷鬼,连我都敢骂,我看你就是找死!”

  随着张枫话音落下,周伟诚彻底爆发,神情狰狞咆哮一句后,红着眼睛冲了过去。

  目视周伟诚不断接近,张枫神色平静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冷笑。

  至于站在他旁边的徐梦,精致俏脸上倒是露出一抹紧张。

  “王八蛋,去死吧!”

  周伟诚这时已经来到近处,挥舞着紧握的拳头,朝张枫脸庞上砸去。

  此刻在张枫眼中,周伟诚的动作,如同蜗牛般缓慢,同时一连串关于对方破绽的信息,也在他脑海中浮现。

  张枫无视那些信息,在对方拳头即将打中他前,通过犀利的观察,准确将对方手腕给抓住。

  “嗷,疼。”

  张枫虽然没用太大力气,但在周伟诚的感受中,自己手腕仿佛被贴铁钳禁锢住了一般,一股强烈的剧痛袭上心头,让他忍不住惨叫一声,疼的倒吸凉气,那龇牙咧嘴的模样,看着滑稽无比。

  同时发现眼前这身材瘦弱的臭小子,竟然拥有这么大的力气,周伟诚眼中充满震惊之色。

  就在这时,只见张枫冷笑一声,玩味道:“就凭你这点身手,还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甚至还扬言要弄死我?我看你是猴子派来搞笑的吧?”

  “小兔崽子,我警告你,你最好松开我,要不然的话,劳资……”

  周伟诚强忍住疼痛,正准备进行威胁。

  这时张枫眼神一凝,另一只空着的手,直接干脆利落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只听一阵清脆声响,突然在虚空传出。

  “啊……”

  紧接着,又是一道惨叫传出。

  只见还欲威胁张枫的周伟诚,直接手舞足蹈飞了出去,后面那还待说出的言语,直接也被张枫抽了回去。

  伴随着“砰”的一声闷响,倒飞数米远的周伟诚,结实砸在地上,疼的不断倒吸凉气,连惨叫都发不出了。

  蜷缩着身体,一脸怨毒盯在不远处的张枫身上,周伟诚只觉肺都要气炸了。

  他堂堂富二代,何等金贵的身份,如今竟然被一位臭小子给打了,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件耻辱的事情。

  强忍住身上剧痛,周伟诚正准备破口大骂。

  这时张枫眼神一愣,目光如同利箭般逼视在周伟诚身上,淡淡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快滚吧,不然的话,我可真不客气了。”

  话音落下,他故意活动了番手腕,并扭了扭脖子。

  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顿时自他手腕跟脖颈传出。

  周伟诚浑身一哆嗦,想到张枫刚才那惊人的力量,忍不住艰难咽了口唾沫。

  那到了嘴边的谩骂,也不由咽了回去。

  “臭小子,你牛逼,你给我等着!”

  跟张枫针锋相对了一秒,周伟诚嘴中还是服软认怂,说了一句场面话后,狼狈爬起来落荒而逃。

  “切,废物!”

  盯着周伟诚逃跑的背影,张枫不屑撇了撇嘴。

  紧接着,他将视线转向身旁徐梦,正准备开口说话,这时他才发现这位极品美女的一双美眸,正一眨不眨盯在他身上,上下大量不停。

  被徐梦目光打量着,张枫感到浑身不自在,不由尴尬摸了摸鼻子,讪讪笑道:“梦姐,你盯着我干嘛?难道我身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脏东西倒是没有,不过嘛,枫弟,你刚才揍周伟诚的姿势,真的好帅,看着真解气啊!”

  徐梦笑嘻嘻道。

  话说到这,她突然伸出双手,拖住张枫双颊,接着大胆在张枫额头上亲吻了一口。

  这种情况让张枫惊呆了,眼睛瞪得滚圆,甚至连大脑都陷入一片空白。

  眼前这极品美女,为何会对他做出这种事情。

  难道这小妞,被他帅气的英姿跟迷住,想要跟他表白不成?

  要是徐梦真表白的话,那自己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说实话,跟徐梦这位超极品美女接触,张枫倘若真是没有一丝心动感觉的话,那他就不是个男人了。

  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面对这种极品美女,绝对都会想入非非。

  张枫YY之际,只听徐梦清脆开心的声音响起:“呐,枫弟弟,刚才这个吻,就算姐姐我奖励你帮我出气的,你可别多想哦。”

  张枫回过神来,这才明白自己想多了,表面虽然一片平静,心底却有些郁闷尴尬的,同时有那么一丝遗憾。

  就在这时候,徐梦带着一阵香风,已经朝着包房内部行去。

  转身的一刹那,一抹极为明显的绯红,逐渐浮上徐梦脸颊。

  毕竟她的思想方面,可不想表面那么开放。

  要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在这几年中,拒绝了无数追求者了。

  然而连她都不知为何,自己刚才脑子抽风了,竟然主动吻了张枫。

  “真是便宜那个小混蛋了。”

  朝包厢行去过程中,徐梦心中娇羞的同时,升起这种想法来。

  另一边,张枫也没再外面多停留,跟着徐梦进入包房。

  原本他还以为,经历了刚才那件“暧昧”事情,二者间气氛会有些尴尬。

  然而进入包房后,他才发现徐梦一脸平静,完全没将刚才那件事当回事儿,任旧心情大好的跟他热情攀谈着。

  很快张枫也将那件事抛到脑后,内心的不自然跟尴尬消失,跟胥门相谈甚欢。

  跟这样一位极品美女聊天,这在张枫看来,可是一件令人极为愉快的事情。

  二者交谈片刻后,徐梦仿佛是想起什么,笑意盈盈道:“对了,枫弟,我突然想起来了,再过几天,咱们壶口市,会举办一个很有趣的活动,到时候,你要不要跟姐姐我一起,去长长见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