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枫,这一切事情,都是楚思雨指使我干的,罪魁祸首是她。现在我已经教训了她一顿,给你出气,你总可以放过我了吧?”

  暴打楚思雨过后,谢元昊忍住内心屈辱的感觉,满脸畏惧盯在张枫身上道。

  “谢元昊,你这个混蛋,老娘要杀了你!”

  这时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楚思雨,披头散发,满脸疯狂自地上爬起来,尖叫一声的同时,朝着谢元昊扑了过去。

  现在她算是被伤透了心,看透了谢元昊真面目。

  没想到自己,竟然找了个这般自私自利,胆小如鼠,狼心狗肺的男朋友。

  亏自己昨天,还一心想保护谢元昊那混蛋,真是瞎了眼了。

  “贱货,给我死一边去!”

  与此同时,谢元昊见楚思雨接近,脸上露出一抹狠辣,毫不留情一脚踹了出去。

  面对张枫时,他虽然很窝囊很怂,但面对一个女人,他还是很有“男子气概”的。

  “砰!”

  伴随着一声闷响,楚思雨柔弱的娇躯被踢中,此女发出一阵痛哼,狼狈摔在了地上,这次再也无法爬起。

  周围一干学生,看到这种情景,心中都是颇为感慨。

  昨天自校园疯传的新闻中,人群可是已经知道,楚思雨跟谢元昊之间,早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然而现在,谢元昊为了自保,不惜暴揍楚思雨,甚至表现的没有丝毫怜惜。

  不得不说,这是一件极为讽刺的事情。

  人群胡思乱想之际,张枫无视谢元昊朝他露出的谄媚笑容,盯着此刻看着极为狼狈不堪的楚思雨,目光中闪过复杂之色。

  这种情况,说实话,真的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他完全没想到,谢元昊这家伙,如此没有底线跟原则。

  为了能够保全自己,甚至自私到连自己女朋友,都可以随意殴打谩骂。

  将脑海杂念抛掉,张枫并没有多想,平静盯着楚思雨,他声音有些怜悯道:

  “楚思雨,你现在看见了吧?这就是你找的男朋友,这就是你心爱的男人,不得不承认,你的眼光,还真是很好呢。”

  “张枫,还有谢元昊,你们这两个混蛋。今天你们敢这样对待我,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楚思雨喘着粗气,一脸怨毒的开口。

  “呵呵,楚思雨,如果你想报复我的话,我随时奉陪到底。还有,你之所以有如今下场,只能怪你自作自受,咎由自取罢了,可怪不得任何人!”

  耸了耸肩,张枫露出一抹灿烂笑容,表情随意无比。

  拥有了不凡身手,他如今信心十足,怎么可能会被楚思雨三言两语吓住。

  今天自己,不仅羞辱了谢元昊、楚思雨这对狗男女,还暴揍了自己班主任跟教导主任。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倘若在学校传出,绝对会引起不小的轰动。

  张枫知道壶口市第一中学,自己现在肯定待不下去了。

  既然已经出了心头恶气,他就打算离开学校。

  以自己的不俗身手,跟具备的透视能力,他相信自己就算不上学了,依旧能够在社会上活的很滋润。

  心念至此,他就欲转身离开。

  至于谢元昊那废物,他也懒得教训了。

  在他看来,打对方都是脏了他的手!

  就在张枫刚准备转身的时候,一阵对话声,突然响了起来。

  “赵校长,太感谢你带我来我弟弟的教室,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赵校长你尽管开口。”

  “徐小姐,你太客气了,能够为你提供帮助,是赵某我的荣幸!”

  “赵校长你太客气了,我……咦?这教室是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听声音,交谈的二人,乃是一男一女。

  其中那道女人声音,极为酥脆妩媚,听着令人感到骨头都酥麻了。

  至于另外那道男声,听着颇为成熟稳重,显然对方年纪已然不小。

  一时之间,教室内所有人,都将目光朝门口望去。

  张枫也不例外。

  听到背后传来的女人声音,他感觉十分耳熟。

  随着张枫转身,一位站在门口,身材性感,长相成熟妩媚的超极品美女,跟一位穿着西装,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儒雅中年,出现在他视线中。

  看清那位妩媚美女面孔后,张枫先是一怔,紧接着有些意外道:“梦姐,你怎么来了?”

  这位超极品美女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分别的徐梦。

  “嘻嘻,枫弟弟,姐姐我一天不见你,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怎么了,难道你不欢迎吗?”

  徐梦有些调皮眨了眨眼睛,露出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看着徐梦那颠倒众生的笑容,教室中不少男牲口们,都是一阵目眩神迷。

  甚至一些定力不足者,更是露出猪哥相,哈喇子都险些流出来。

  “梦姐,你又开我玩笑。”

  张枫苦笑一声,有些不敢看门口那女人。

  实在是那女人长得太漂亮。

  他担心自己再看下去,又会忍不住使用透视异能。

  “齐老师,刘主任,你们怎么弄成这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枫跟徐梦交谈之际,那位随同徐梦而来的儒雅中年,看清教室中景象后,脸上先是露出一抹吃惊,接着神色严肃问道。

  齐茂学跟刘经国二人,此刻都沉浸在徐梦的倾城容颜中,完全难以自拔,甚至都忘记了伤痛。

  听到校长声音,他们才回过神来,齐齐哭诉道:

  “赵校长,我们身上伤,都是被那臭小子打的,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快说清楚!”

  儒雅中年赵长山,眉头紧皱,望了张枫一眼后开口。

  “慢着!”

  那二人还未来得及开口,徐梦就突然插嘴。

  “徐小姐,你这是?”

  赵长山将视线,转到徐梦身上,一脸询问之色,态度颇为客气,甚至夹杂着一丝恭敬。

  无论这件事谁是谁非,眼前这位女强人,他都得罪不起。

  “赵校长,既然这件事,跟我弟弟有关系,我觉得你还是让我弟弟亲口说出事情经过最好。

  我对我弟弟个性很了解,我相信他绝对不会轻易动手打人的。既然他这般做了,肯定是有原因的。”

  徐梦一脸微笑。

  “这……那好吧!”

  犹豫了下,赵长山就点了点头,然后视线望向张枫。

  徐梦也盯在张枫身上,示意他开口。

  到了这种时候,张枫哪里看不出,徐梦跟这位校长关系不错。

  眼下对于他来说,正是一个洗脱身上冤屈的机会。

  故此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述说完一切后,张枫望了眼周围同学,继续补充道:

  “赵校长,我敢发誓,我说的一切,绝对没有半句谎言。教室中这数十位学生,完全可以为我作证。”

  随着张枫话音落下,周围学生全部都没有吭声,算是默认了他的话。

  “原来是这样,张枫同学,你受委屈了,我深感抱歉。

  没想到赵主任跟齐老师,竟然这般师德败坏!

  不过你放心,我身为第一中学的校长,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事到如今,赵长山已经彻底相信了张枫说的话,先是郑重向他保证后,又满脸怒容盯在齐茂学跟刘经国身上。

  看到这一幕,那二人均是吓得浑身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