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元昊,我刚到你身边,你就给我行这么大的礼,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找我要红包么?”

  张枫眉头微微一挑,一脸戏谑盯在跪在他面前的谢元昊,笑眯眯开口。

  看到这一幕情景,四周众多学生,眼神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他们哪里看不出来,谢元昊是因为惊恐过度,加上被吓的原因,才腿一软跪下的。

  然而张枫在这件事上面,却故意装着糊涂,说什么谢元昊想找他“要红包”之类的话,这让人群感到很好笑。

  与此同时,跪在地上,双腿不断哆嗦,尝试几次都站不起来的谢元昊,察觉到周围人群眼神,整张脸庞瞬间涨得通红,感觉到丢脸无比。

  特别是张枫调侃他的那番话,更是让谢元昊羞愤无比,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张枫才不管谢元昊愤怒不愤怒。

  这孙子既然敢伙同教导主任一起压迫他,他若是不将其狠狠羞辱一顿,怎么可能泄得了心头之恨。

  心中这般想着,张枫不待谢元昊说话,就继续道:

  “谢元昊,既然你想找我要红包,看在你低声下气向我下跪的份上,我就赏你一个红包吧!”

  话罢,他翻遍口袋,才艰难掏出一枚一元硬币,随意朝谢元昊抛了过去,同时嘴中道:“这是我全部身家了,给你!”

  “叮!”

  硬币掉落在地上,发出一阵脆响。

  跪在地上的谢元昊,望了眼地上硬币,接着又将眼神死死盯在张枫身上,内心升起一股屈辱的感觉。

  他堂堂富二代,哪里会缺钱!

  然而那臭小子,如同施舍叫花子般,掏出一枚硬币给他,这就是赤果果的羞辱他。

  这让谢元昊越想越愤怒,气的浑身都哆嗦起来。

  “瞪什么瞪?难道你嫌少?就算嫌少,也给我捡起来!”

  拳头捏的咔嚓作响,张枫一脸灿烂笑容开口。

  声音虽然平静,却冷漠无比,蕴含着威胁之意跟不容置疑。

  听闻这席话,谢元昊浑身微颤了下。

  此刻张枫虽然在对他笑,但他却清楚,倘若他不按照对方意思办,恐怕那混蛋,就会毫不犹豫对他动手。

  无奈之下,谢元昊只好勉强一笑,道:“你别生气,我收下就是了。”

  这般说着,谢元昊忍住屈辱,颤颤巍巍将那名硬币捡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四周人群的眼神,变得越加古怪玩味起来。

  他们完全没想到,作为第一中学风云人物之一的谢元昊,竟然也是一个胆小如鼠的怂包软蛋。

  “这就对了嘛!”

  同一时间,张枫看到谢元昊的行为,满意点了点头,旋即话锋突然一转,语气危险道:

  “谢元昊,这次你联同教导主任,专门过来找我麻烦,你说现在,我该怎么惩罚你才好?”

  谢元昊浑身狂颤了下,如同被当头浇下一盆冷水,内心熊熊燃烧的怒火,顿时熄灭的一干二净。

  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如今的处境,看了眼不远处被抽的鼻青脸肿的齐茂学,还有摔得半天爬不起来的刘经国,他脸上逐渐现出浓浓的恐惧之色。

  “张枫,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一切都是我不好。但是我之所以会对付你,也是被逼无奈才的啊,求你放了我吧,我知道错了!”

  谢元昊直接扑出去抱住张枫大腿,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饶起来。

  “哦?你是被逼无奈的?那你告诉我,究竟是谁逼你的?”

  张枫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谢元昊,一脸饶有兴致的询问。

  他如何不知道眼前这混蛋,刚才说的话,完全就是借口。

  他倒是要陪对方玩玩,看其究竟想耍什么花招。

  听到张枫这般询问,谢元昊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接口了。

  就在这时,他眼角余光瞥到不远处坐在第一排,神色有些呆滞,显然被这种情况惊得大脑陷入空白中的楚思雨身上。

  脑海中灵光一闪,谢元昊蓦然想到一个弃车保帅,明哲保身的绝妙主意。

  他一指楚思雨,对张枫道:

  “楚思雨,都是楚思雨那个贱人逼迫我这么做的。

  昨天在学校门口,她被那个漂亮女人羞辱后,就对你怀恨在心,要求我对付你。

  无奈之下,我才不得不这么做的。

  这一切都是楚思雨的错,全部都是她搞得鬼,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求你饶了我吧!”

  话说到后面,谢元昊再度苦苦求饶。

  为了能够保全自己,这货将一切过错,全部都推卸在自己女朋友身上。

  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

  四周众多学生,听到这番话,心中顿时一片感慨唏嘘。

  就在这时,楚思雨也从呆愣中清醒过来。

  听到谢元昊那番卑鄙无耻的言语,她一张精致俏脸,被气的通红一片,忍不住尖叫道:“谢元昊,你这个混蛋,你不得好死!”

  “楚思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一切阴谋诡计,明明就是你搞的鬼,难不成你还想狡辩不成?”

  谢元昊此刻虽然心虚无比,但为了全身而退,他还是梗着脖子道:

  “事到如今,我觉得你也没必要再掩饰什么了,还是承认一切吧!”

  “你……”

  谢元昊这番恬不知耻的言语,将楚思雨气的浑身哆嗦,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

  “行了,谢元昊,你甭在我面前演戏了。”

  张枫这时不耐一挥手,淡淡道:

  “实话告诉你,我现在很不爽,你必须要想一个办法,让我开心起来,不然的话,哼哼,后果你自己想。”

  说罢,张枫一脚将谢元昊踢开,眼神危险无比。

  谢元昊浑身再度一颤,由于太过惊恐畏惧的缘故,他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一时之间,他也不知如何,才能让张枫开心起来。

  蓦然之间,看到正朝他怒目而视的楚思雨,谢元昊眼中闪过一抹阴狠之色,决定豁出去了。

  忍住腿软的感觉,谢元昊狼狈爬了起来,一个箭步冲至楚思雨面前,抓住楚思雨头发,照着此女脸颊就是一顿狂扇耳光。

  霎时间,此地传出阵阵楚思雨哭爹喊娘的痛苦哀嚎。

  这一幕情景,让人群目瞪口呆,可谓完全出乎他们预料。

  张枫脸上也露出一抹意外之色,心底更是无语之极。

  这种情况同样是他没想到的。

  他压根不知道谢元昊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这时暴打了楚思雨一顿的谢元昊,在喘了口气后,终于看向张枫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