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帆,这件事跟你无关,你给我坐下!”

当许帆话语刚说完,齐茂学神色一怒,立马发出一阵暴喝。

齐茂学虽然猥琐好色,但毕竟当了很多年老师,此刻动怒之下,浑身顿时散发出一股威严气势来。

眼前这种情况,让教室中众多学生,均是噤若寒战,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我……”

面临这种情况,许帆也有些畏惧,虽然没敢再吭声,但还是倔强的站着没动弹。

“许帆,难道我说的话,你都当成耳旁风了吗?我再说一遍,快给我坐下!”

见许帆不动弹,齐茂学再度暴喝一声,紧接着苦口婆心劝道:

“许帆同学,你可是三好学生,是咱们班级的班长,前途一片光明。

难道你真的甘愿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同学,毁了自己的大好前途不成?”

“许帆,你能站出来替我说话,我真的很谢谢你。不过这件事,你还是不要管了,我真的不想连累你。”

张枫也在这时,一脸认真盯在身后女孩身上,声音温柔无比。

在全班都保持沉默的情况下,眼前这位傻女孩,还能两次鼓起勇气站起来,为他出头,张枫内心真的很感动。

正因为心情很复杂,所以他才更不想牵连许帆。

“张枫,你这是什么话,我……”

许帆张了张嘴,正准备说些什么,这时思忖的张枫,瞬间回过神来,态度骤然冷淡道:

“行了,你这女人别废话了,我都说了让你别管,你就别多管闲事了,你还想让我重复几遍?你究竟烦不烦?”

说这番话时候,张枫内心愧疚到极点。

他对许帆的态度,之所以突然发生这般大的转变,其实是想保护对方,不想再牵连对方了。

目前来说,他觉得也只有用这种极端方式,才能让许帆不再插手这件事。

对于张枫的心里想法,许帆一时间自然是想不到的。

她见眼前男孩,对她的态度,突然发生这般大的变化,不由微微一愣,大脑有些短路。

两个呼吸后,许帆才反应过来。

她紧咬着嘴唇,一双美眸愤愤盯在眼前青年身上,内心升起一股强烈的委屈感觉。

“张枫,你这个大混蛋,这次算我多管闲事、自作多情了,一切都是我犯贱,这总行了吧!我再也不管你的死活了,你就自生自灭吧!”

许帆喘着粗气,嘴中带着哭腔的说出这番话后,有些情绪失控的往教室外跑去。

看到这一幕,齐茂学松了口气。

要是许帆现在,执意帮张枫出头的话,他还真感觉事情有些不好办。

毕竟他总不可能为了对付张枫,真将许帆牵连进来,把许帆也开开除掉吧?

许帆可是他们班的尖子生,并且容貌还漂亮无比,开除这样一位学生,齐茂学是万万舍不得的。

最重要的是,齐茂学从一些小道消息听说,许帆家庭背景可不简单。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可并不想因为这件小事,将许帆给卷进来。

那样对他没有好处。

齐茂学胡思乱想之际,教室中一看学生,看到许帆情绪奔溃离开,不由面面相觑。

至于坐在第一排的楚思雨,发现相貌不比她逊色多少的许帆,这般维护张枫,对张枫这般关心,不知为何,她心底突然感觉特别不爽。

她觉得张枫一个穷小子,根本不配得到这种漂亮女孩的关心。

此时此刻,张枫才不管四周人群怎么想。

目视许帆离开的背影,他内心越加感到愧疚起来。

他嘴巴张了张,很想大声叫住许帆,跟那个傻女孩解释一番,让对方知道他的苦衷。

可是想到眼下情况特殊,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忍住了。

他打算解决这件事情后,等以后找个机会,再跟许帆解释清楚其中的误会。

目视许帆背影,消失在教室门口,张枫脸上的复杂神色消失,继而一脸冷漠盯在前方的齐茂学、谢元昊跟刘经国三人身上。

“刘主任,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张枫慵懒伸了个腰,向三人走去的同时,漫不经心开口。

“小兔崽子,你耳朵聋了吗?我说你被开除了,快滚吧。”

刘经国哪里会被张枫此时模样吓唬住,一脸轻蔑嚣张道,态度可谓不客气到极点。

“我同意刘主任你的处罚方案。

既然我被你开除了,那么我现在,就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而你们,也不再是我尊敬的师长。

所以我在现在做什么事情,都不用再有所顾忌了吧?”

张枫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笑容,突然说出一番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语来。

“小兔崽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想要干什么?”

目视张枫不断接近,刘经国心底一突,升起一种不妙预料的同时,嘴中发出一阵厉喝。

“我想干什么?你猜啊!”

张枫脚步不停,脸上笑容,变得越发灿烂起来。

这时从讲台来到刘经国旁边的齐茂学,盯着越来越近的张枫,面色不由微变,色厉内茬威胁道:

“张枫,这里可是学校,我警告你不要胡来,不然的话,你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不知为何,齐茂学总感觉今天,张枫这位穷学生浑身,透着一股诡异蹊跷的感觉,令他有些看不透了。

所以他此刻内心,也有些害怕胆怯。

张枫这时已经来到三人近处。

听到齐茂学的话,他冷笑一声,态度不善道:

“我有没有好果子吃,这是待会儿的事情,至于现在,我知道你们这三个混蛋,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张枫此刻表面,虽然一片平静,内心还是颇为愤怒。

毕竟不管怎么说,齐茂学都是他的班主任。

然而那个人渣,在自己学生遇到麻烦时,不仅不伸出援助之手,反而帮助外人对付自己学生。

齐茂学的这种品行,令张枫对其还是极其不耻不屑的。

既然那个混蛋,不将他当成学生,他自然也无需再将其放在眼中。

“小混蛋,难道你想翻天了吗,你……”

就在张枫思忖之际,齐茂学拿出老师的威严,打算继续威胁张枫。

此刻他还并未意识到,张枫对于他的印象态度,早已变得恶劣无比。

故此,齐茂学那番威胁,还没来得及说完,张枫就有了动作。

只见他眼神中寒光暴射,蓦然跨前一步,一只巴掌如同闪电般扇了出去,同时嘴中不耐道:“聒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