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张枫可不知道人群内心所想。

见许帆乖巧答应下来,他内心倒是松了一口气。

就跟他说的那样,这件事情,他确实不想将许帆牵扯进来。

今天谢元昊带着教导主任过来,就是想要找他麻烦羞辱他,而他可不愿意忍气吞声,自然不会让对方如意。

他已经打算破罐子破摔了,连最坏的结果,他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自然不介意将事情闹大。

就在张枫心头有所决定时,站在讲台上的齐茂学,有些不满望了许帆一眼,沉声道:

“徐帆同学,这件事情跟你无关,你不要多嘴,快给我坐下!”

许帆虽然有些气不过,但见张峰摇又摇了摇头,她只好愤愤坐了下来。

这时只见齐茂学一脸谄媚之色,向一旁的教导主任刘经国陪着笑脸道:

“刘主任,现在我们班的楚思雨同学,完全能够作证,昨天的斗殴事情,完全就是张枫一手造成的,不知你觉得如何处罚他才妥当?”

话说到后面,齐茂学眼神不善望了张枫一眼。

刚才张枫这个穷学生顶撞她,他现在看对方,可谓不顺眼到极点。

刘经国沉吟了一瞬间,然后将视线转移到一旁的谢元昊身上,笑道:

“谢元昊同学,你是昨晚那件事情的受害者,你觉得该如何处罚张枫那家伙?我觉得这件事,你来做决定最合适不过了!”

“我来做决定?”

谢元昊神色一怔,有些不确定的重复询问了一句。

“对,就是你来!”

刘经国笑着点了点头。

实际上,他也是临时想到让谢元昊,来做决定的。

只要讨好了谢元昊这小子,让这家伙高兴了,对方才能让其父亲,给他更多的好处。

事实上,刘经国之所以会这般尽心尽力的帮助谢元昊,甚至为了帮谢元昊,连脸面都不顾的去欺负一个学生,就是为了得到利益好处而已。

想到这件事,即将办成,自己很快就可以发一笔横财,刘经国内心暗自激动兴奋不已。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只见考虑了片刻的谢元昊,不怀好意望了张枫一眼,旋即对刘经国道:

“刘主任,我脸上的伤势,你也看到了,全都是张枫那该死的臭小子,一手造成的。

我建议你开除他的学籍,让他从今以后无法上学,只有这样,才能给他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四周那一干学生,听到谢元昊这番话,眼神不由微微一凝。

他们现在才意识到,原来谢元昊对于张枫的恨意,竟然这般深厚。

竟然想要让张枫,在这学校待不下去,将张枫往绝路上逼。

心念至此,不少人都忍不住将视线,转移到张枫所在的位置,目光中流露出同情之色。

被众多目光注视的张枫,此刻神色仍旧平静淡定无比。

他眼神嘲讽盯在谢元昊跟刘经国身上,静静看着二人表演。

他倒是要看看,这狼狈为奸的两个混蛋,究竟想要如何针对他。

“开除那小子学籍么?”

张枫思忖之际,刘经国听到谢元昊的话,脸上露出沉吟之色。

谢元昊的建议,可不是一件小事,他还是需要慎重考虑的。

“对,开除学籍!”

谢元昊重重点了点头,接着以一个别人看不见的角度,对刘经国小声道:

“请刘主任成全!只要你帮我这个忙,将张枫那混蛋开掉,我是绝对不会让我爸,亏待刘主任你的!”

谢元昊这番话的意思,不可谓不明显,正在考虑的刘经国,眼睛瞬间一亮。

紧接着,他暗自向谢元昊轻点头,算会回应了下。

然后,刘经国将视线,转移到另一边的齐茂学身上,故作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道:

“齐老师,这位谢元昊同学的话,你也听到了,他可是昨晚那次斗殴的受害者。

既然他要求,开除你们班那位叫张枫的坏学生的学籍,不知你意下如何?”

“刘主任,我也觉得我们班那位学生,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不仅让我带的这个班颜面无光,还让咱们学校蒙羞,简直可恶到极点。

所以我觉得谢元昊同学的处罚建议,还是很好的,我保持赞同态度。”

齐茂学一个激灵,先是故作痛心疾首望了眼张枫后,满脸郑重对刘经国道,声音中充满一股大义灭亲的悲痛,听之令人作呕。

齐茂学可不傻。

事到如今,他哪里还看不出,谢元昊跟刘经国暗中,早已勾结在了一起。

刘经国毕竟是教导主任,位高权重。

至于张枫,仅仅只是一个没有背景的穷学生。

所以,孰轻孰重,究竟该站在那一边,齐茂学心里跟明镜似的。

他当然不可能为了一个穷学生,而去得罪教导主任,所以内心已经有所取舍。

更何况,张枫刚才当着这么多人面,公然顶撞他,齐茂学现在心情极其不爽,更加不可能为他说好话。

齐茂学内心胡思乱想之际,刘经国眉头微挑,轻笑着询问道:“齐老师,你的意思就是,也建议我开除那小子学籍喽?”

“对对,我很赞同,我双手赞同!”

齐茂学顺势点了点头,一脸谄媚笑容,十足的哈巴狗模样。

他可是很清楚,刚才教导主任,对他已经有些不满了。

为了自己不被教导主任找麻烦,齐茂学已经决定弃军保帅。

话音落下,齐茂学一脸阴险奸诈将视线,转移到张枫身上,目光中流露出幸灾乐祸。

与此同时,只听刘经国沉吟了一瞬,接着道:

“既然谢元昊同学跟齐老师,都建议我开除那位不良学生的学籍,我经过慎重考虑后,决定同意二人的建议!”

话说到这,刘经国又将眼神,转移到张枫身上,不屑冷笑道:

“小子,我说的话,你也听到了,现在你被开除了,可以收拾收拾东西滚蛋了!”

“你们这几个家伙,实在是欺人太甚,我不同意你对张枫的处罚!”

就在这时候,一直在极力忍耐的许帆,终于忍不住爆发,再度站起来气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