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啦!”

  浴室内响起流水声,隐隐夹杂着阵阵哼唱。

  透过磨砂玻璃门,隐约可以看见一道妙曼身姿,令人不禁浮想联翩。

  张枫站在浴室外,不停来回走动着,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他完全没想到,那位极品美女房东姐姐,会将他约到酒店。

  想到待会儿,就可以一亲芳泽,结束自己的处男生涯,张枫就亢奋无比。

  张枫父母离异。

  父亲在他很小时,移民国外,重新组建了家庭。

  而他,则被母亲一手拉扯长大,定居在壶口市。

  在他十五岁那年,由于一场意外车祸,母亲离开人世。

  自那以后,张枫就彻底成了孤儿,租住在一座出租屋内,孤苦伶仃,依靠父亲每月寄来的微薄生活费,勉强度日。

  由于自小家庭贫困,张枫上学较晚,这导致他今年已经二十岁了,还仍在上高三。

  如今已经临近高考,而他成绩又很一般。

  如果不出意外,他肯定考不上大学。

  未来无非随意找份工作,拿着两三千月薪,过着日复一日的庸碌生活。

  想到这些,张枫忍不住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浴室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位皮肤白皙,身材性感的极品美女,出现在张枫视线中。

  这女孩年纪不大,看着二十一二岁的模样。

  她眼大肤白,五官精致,一头长发飘飘,此刻妙曼的娇躯上,裹着一个浴巾,引人遐想。

  张枫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之色,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不老实自眼前女孩修长笔直的美腿,纤细平坦的腰肢扫过,感到口干舌燥。

  这位约他开房的极品美女,名叫高雅倩,比他稍大一些,正是他的房东。

  自母亲去世以来,张枫一直都居住在高雅倩对外出租的廉价公寓内。

  “张枫,你还愣着干什么?人家都准备好啦!”

  就在张枫愣神之际,高雅倩媚眼如丝,羞嗒嗒道。

  说话的同时,高雅倩露出妩媚笑容,并伸出一只玉手,轻柔在张枫胸膛画圈圈,挑逗的他心痒难耐,邪火升腾。

  张枫呼吸变得粗重,一把抓住高雅倩玉手,颤声道:“倩姐,你……你真的决定了吗?你可不要后悔!”

  “咯咯,小坏蛋,瞧把你给紧张的。实话告诉你,姐姐我就喜欢你这有真心没贼胆的模样。”

  高雅倩噗嗤一笑,打趣道。

  张枫闻言有些脸红。

  毕竟他也是第一次开房。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这时,只听高雅倩继续娇媚道:

  “枫弟弟,你放心吧,姐姐我是自愿的。你快点吧,姐姐我都等不及了。”

  说话的时候,高雅倩故意发出一阵娇喘,媚笑着开始主动宽衣解带。

  下一刻,一副令人血脉喷张的刺激画面出现,让张枫感觉鼻血,都快狂涌而出。

  高雅倩都做到这份上了,他要是再犹豫,那就真不是男人了。

  当他怒吼一声,准备展开行动时,变故突然产生。

  “吱呀!”

  只听一阵刺耳开门声,骤然传入到张枫耳中,让他下意识自床上坐起。

  眼前一切画面都消失。

  发现自己此刻,正身处在一间充满白色的房间,他眼中闪过一抹茫然。

  “靠,原来是做梦!”

  三秒钟后,张枫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忍不住暗骂一句。

  刚才在梦中,他跟高雅倩,可是已经到达关键时刻了啊。

  都怪那该死的开门声,破坏了他的美梦。

  想到这里,张枫不禁有些恼火。

  这时一阵强烈剧痛,突然自脑袋部位传出,让张枫忍不住闷吭一声,眉头紧蹙在一起。

  “咦?你醒了?”

  与此同时,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突兀响了起来。

  只见一位年约十八九岁,身穿护士服,腿上套着黑丝的甜美女孩,端着药盘朝张枫所在的病床走来。

  刚才那阵声音,正是这位充满青春活力的美女护士说的。

  张枫此刻正陷入沉思中,完全没听见护士说的什么。

  昏迷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如同幻灯片般,逐渐在他脑海中闪过。

  中午他在上学的路上,遇见一伙地痞流氓,调戏一位女孩。

  遇到这种事情,张枫自然不愿袖手旁观。

  虽然他身材瘦弱,但他骨子中,却充满正义感,

  不过,有正义感虽好,但还是要正确认清自身实力的。

  张枫就是没有认清自己实力,贸然冲上去跟那伙流氓搏斗,最终被对方打的直接昏迷了过去。

  他还依稀记得,当时有位混混,朝他后脑勺敲了一记闷棍。

  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情,他就不记得了。

  “你坐着干什么?快躺下!你被打成轻微脑震荡,需要躺下静养!”

  “喂,我在跟你说话,你听见了嘛!?”

  张枫思忖之际,又是两道声音,传入到他耳中。

  后面那道声音,语气有些重,显得有些生气。

  张枫这时才回过神来,一张精致白皙的脸庞,顿时出现中他视线中。

  看着这位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眼前的美女护士,张枫不由一阵失神。

  他没想到医院,竟然有这么漂亮的护士,就跟电视上的大明星一样。

  张枫发现这位护士的容貌,完全能跟他的美女房东姐姐——高雅倩媲美。

  就在张枫盯着美女护士细看之际,连他都没发现,他双眸微不可查闪过一道金光。

  紧接着,奇异的事情发现。

  张枫发现自己双眼,竟然穿透了眼前女孩护士服,看到了其内部肌肤。

  霎时间,一副充满香.艳的画面,就出现在他眼前,令他感到血脉喷张,心脏忍不住抽搐了下。

  “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种诡异情况吗,完全出乎张枫预料,让他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随着他情绪发生变化,眼前画面再度一花。

  这时张枫发现身旁这位漂亮女孩,那诱人妙曼的娇躯上,任旧穿着护士服。

  刚才看到的香.艳情景,仿佛幻觉一般!

  “见鬼了!”

  喉咙滚动咽了口唾沫,张枫下意识喃喃了一句。

  他怀疑自己眼花了,因为他刚才,竟然看到这位美女护士,浑身不着寸缕的站在他眼前。

  那一幕情景,实在太古怪了。

  “喂,我说你在说什么胡话呢,什么见鬼了?难道我很像鬼吗?我长得有那么吓人嘛!”

  那位漂亮小护士吴紫凌,原本见张枫不搭理她,还一直盯在她身上看,心中就非常不满。

  此刻听到张枫的嘟囔,吴紫凌更是火冒三丈,说话声音变得不客气起来。

  “啊?对不起,我刚刚清醒过来,脑袋还有些糊涂,所以说了胡话,请你不要介意。”

  张枫这时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失态,急忙歉意道。

  说话的时候,他又悄然在眼前女孩娇躯上扫了几眼,发现此时目光无法穿透对方衣服,心中已经肯定自己刚才看到的画面,确实是幻觉。

  张枫的解释,倒也合情合理,吴紫凌听到他说的话,脸色不由缓和了些。

  盯着青年遍布淤青的脸庞望了眼,吴紫凌有些同情,轻声道:“你伤势很重,还是快躺下修养吧。”

  张枫点了点头,正准备按照吴紫凌要求躺下。

  这时他仿佛想起什么,突然问道:“对了,现在是什么时间了,是谁把我送到这里的?”

  “现在已经接近下午两点了,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把你送到这里的。

  那女人接了一个电话,就匆忙离开了。

  她走前吩咐我传话给你,让你好好躺在医院养伤,医药费不用管,一切她全权处理,还说你是她的救命恩人!”

  吴紫凌如实说道。

  “女人?救命恩人?!”

  张枫重复了一遍,眼中闪过一抹恍然。

  “坏了,要迟到了!”

  就在这时,张枫想起一件大事,大叫一声后,立马翻身下床,忍住浑身剧痛,朝着病房外跑去,完全不顾身后美女护士气愤跺脚的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