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帮覆灭两个帮派的进度十分顺利,没有城主府的插手算是暗地里承认一般,这等情况让城内观望的许多人大跌眼镜。

  张文带领部队分兵多路直指城外万兽森林两大帮派诸多据点,并且一一占领,这些个据点有的负隅顽抗,有的心灰意冷出来投降,因为城内已失,在外界的许多据点成了无根之水,早晚会被其他势力吞并,现在青云帮动手他们怎能与之抗衡。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张生早早起来已经到了青云帮的练武场,这里地方比较宽敞,各式武器应有尽有,张生拿起一把快刀挥舞起来,没大一会张生觉得浑身有劲起来,但时间再长就是比较疲倦了,这深切的表现出了张生没有高深修为的体现,张生停下把快刀放回兵器架上,苦笑一声,来这个世界可以说很久了,居然连武者都踏入不了。

  张生明白自己不能这样呆在世俗界,他需要的是进入更好的修炼体系里面,仙门这个体系居然是这个世界的主导势力之一,在和萧玉交谈之中他可是了解到了不少,云雾国有多大他不甚了解,可是硕大的在张生眼中巨无霸的云雾国居然是巨斧仙门的下属国,此等是何概念?原本在他的的记忆力,巨斧仙门只是超脱国家的势力。

  当张生听到萧玉跟他说的时候,他觉得内心全部是不可思议,如果不是有权威的人说出来,是一个普通人说的话,那么张生绝对会觉得这个人胡说八道,痴人说梦,天方夜谭!这等事情让任何人都会觉得匪夷所思,一个人口几乎不知凡几的国家竟然是一个仙门的下属国,实在难以置信。

  张生想着觉得不平静,还记得半个月前萧玉坐在自己对面说起这个那副淡然表现,也许是萧玉知道久了看得理所当然了,但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天地大事,而据说巨斧仙门下面还有其它势力,那这巨斧仙门绝对是一个庞然大物,在这片地域绝对是不可撼动的存在,国与国之间的战争绝对无法烧到那里。

  张文曾言自己不是不能修练,更不是世俗眼中所说的武废体,而是不错的修练体质,张生绝对是相信张文的,那么摆在眼前的事情不是全力再度发展文明,他要做的便是尽快稳定局势,尽快去往巨斧仙门寻求修练的办法。

  然而去巨斧仙门那距离上绝对是非常遥远的,走最近的路途恐怕都需要一个多月甚至数月的时间,想到此张生都有点头大,可是不去他是绝对不甘心的,定下心来,张生迈步离开了这里。

  云雾国的历史非常久远,甚至可以追溯万年,按照年历今天是建国历万年一九八八年六月五日,这份年历表明云雾国存在了一万多年,当初张生在晓得之后大大震住了老半天,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来到了一个万年国度,张生越是在这里生活就更了解这里,更加心情澎湃,他的心也在激动,变大,变得宽阔起来,这个无比边际的大世,他觉得他绝对能在这个世界大展拳脚,做出一番事业。

  张生一直在青云帮总部,大长老张豪每天都是喜笑颜开,大展拳脚,把青云帮打理的井井有条,张生亲自下令命令凡是青云帮帮众在千山城遵守秩序绝对不能胡作非为。

  城主萧玉曾来过几回,张文的没有归来,使得他不得不打道回府,而在千山城外村寨,各个大镇几乎都落到了青云帮的手里,原快刀帮和黑蝎帮的地盘被拿下,原来的两大帮派帮众归顺,为了立功表现人人都卖力跟随青云帮攻城拔寨,此次收编使得青云帮下面龙蛇混杂,人数急剧上升。

  在六月底的三十日,张文回归,张文身为文明一号浑身上下依然如故,没看出有半点异样。

  “主人幸不辱命,两个帮派据点全部被收复,现在可以说千山城第一帮派绝对是青云帮!”张文微笑的说道:“主人觉得接下来该如何?”

  看了眼张文,张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把自己想要去仙门修行的事情说了出来,张文并未反对,点点头,“主人想的很对,可惜我只是一号,若是二三号觉醒,想必他会有很多修行的办法!”

  笑了笑张生开口道:“我虽然成为了文明的主人,但不会一味依靠文明,我觉得还是自己变强才是最根本的事情,若一个人只是依靠谁那到得最后绝对成不了事!”

  “主人说的很有道理,那你此去仙门绝对不平坦,不然我跟随你去吧,若发生危险我还可以为主人挡一下。”张文嘴上说的平淡,可那份为主人分忧的意义表现得很透彻,张文文明一号自身抗击打能力绝对可怕,要不然他怎能挡下刘浩的攻击。

  摇摇头,张生对于张文还另有打算,文明一号必须留在青云帮,因为张文他能沟通文明,自己又是文明的主人,虽然自己离开了想必凭借文明自己必然能时刻了解这里的一切。

  “你不能跟我去,你留在千山城发展文明,我希望把这里打造成文明的第一个据点,你继续壮大基地,带领基地发展强悍,制造威力更加强悍的武器。”张生思绪过后斩钉截铁的言道。

  对于张生的话张文绝对服从,点头应是不拖泥不带水非常干脆,并且坚定的说道:“主人放心,我绝对能把基地建设成这片区域最强,并把千山城建设成有现代特色的地方,”

  “嗯!”张生点点头转而话锋一转,“事不宜迟,萧玉城主已经来过多次,咱们去一趟城主府吧!”

  “嗯!”张文应了一声跟随张生踏出了房门,两人轻装减行,一人一匹马绝尘而去,对于什么事情张文早已知晓,不说多问。

  快马加鞭,城内路途平坦,宽敞两匹骏马驰骋还算不慢,也没引起乱子,大概几个时辰后两人到了,张生报出自己,守在城主府的一个高瘦士兵连忙去禀报,他们早已得到通知,只要青云帮来人一律直接通报。

  张生两人没等待多久萧玉便大步而来,显得神情急切,他早就想治好女儿的病症,现如今有希望他是迫不及待,着急万分的。

  “贤侄真是让我好等啊,快快请进!”萧玉一边跟张生说话眼神却是直接扫到了跟在一旁默不作声地张文身上,“想必这位必定是能够救治小女的能人吧!”

  张文被萧玉眼神注视一点没有露出些许不自然,他微笑了一下摇头道:“萧城主说笑了,我不是什么能人,但对诸多疑难杂症还是有些见解的。”

  张生行走间只是听着并未插口,不多时三个人走进了一间小客厅,这里面摆设古色古香,一股子木材的香味直指脑海让人顿时豁然,有着一瞬间大大清明,张生不由惊讶和赞叹,眼神扫去在这房间里面一张比较舒适的大椅上,萧月依然是脸色不好的坐在那里,这是被病痛折磨的后果,让人看到我见犹怜,有种冲动想要上去安慰或疼惜一番。

  萧玉见到他们进来,提了提神站起身来缓缓弯腰,“是张帮主来了,请坐!”

  “嗯,萧小姐身体不适不必如此,快些坐下休息为好!”

  两人客气了两句,还没等坐下张生就转头望向张文,张文会意走上前去,对着萧玉微笑一声,“小姐先伸出胳膊让在下把把脉吧。”

  “有劳先生!”萧月随即伸出自己白皙的手腕任由张文把手搭在她脉搏之上,一丝小女子的害羞都没流露出来,那副落落大方不是一般女子所能表现的。

  萧玉一直跟在后方,脸色紧张,他是最希望听到能治好自己女儿病这样消息的人,哪怕是一句假话都行。

  张文手搭在萧月的脉搏上没有任何言语,眉头开始渐渐皱将起来,眉宇间那副深思样着实让所有人紧张莫名,但越是这般越叫所有人提起了一颗心,张生心里纳闷难道不能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房中一点声音都未曾发出过,甚至父女俩心里开始打起了鼓,没希望了吗?这是两个人现在的心情,反而正在此时,张文收回了搭在萧月胳膊上的手,眉宇间的思索也随之散去。

  “张先生可否有医治的办法?”萧玉一副迫切的表情,眼睛死死的盯着张文,不想错过半个字,而且眼中那种希望浓郁。

  张文见到都看着自己,故而微笑起来,“萧城主你不必担心,既然我家帮主已经答应你救治小姐,我就会把小姐治好,你大可把心放到肚子里。”

  张文这话道出口,顿时叫父女两人喜出望外,觉得今日是父女俩最开心的时刻,萧月眼神激动两行清泪不由自主流落下来,萧玉则是正了正抱拳一弯腰,“多谢先生,更多谢贤侄的出手相助,我萧某人在此承诺,青云帮只要有我萧玉在必将得到应有的发展!”这等承诺彻底表明青云帮将会被承认,萧玉将不会为难青云帮,张生要的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