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手段?

  隔空吸物。

  这一步,就算是宗师也无法做到了,除非是缥缈地境的先天高手,这个叫做卫阎的人看着和他们年纪差不多,难道已经是缥缈地境的先天高手不成?

  “你究竟是什么人。”其中一人有气无力的道,他心中暗叹,他的毒还是挺厉害的,可是对方就算是缥缈地境的高手,为何会一点事都没有。

  卫阎无奈的耸了耸肩:“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温卜良的朋友。”

  “你既然是老爷子的朋友,怎会不知道……”此人话还没说完,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辆迈巴赫骤停下来,紧接着,一名粉雕玉琢,看起来年纪也就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打开车门跳了下来,指着卫阎喝道:“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姑奶奶家门前闹事。”

  话音落下,这小姑娘竟然是一掌朝着卫阎拍了过来,她原本洁白的手掌突然变得漆黑无比,就好像是玩了一天的煤炭一般,卫阎有些嫌弃,脚步往旁边稍稍挪了一下,轻松的避开了这小姑娘的攻击。

  不过卫阎到是微微有些惊讶。

  因为这小姑娘年纪虽小,可修为竟已经是九品武者。

  那两人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急忙大喊:“小小姐,究竟啊!”

  “鬼叫什么,丢死个人。”小小姐一脸嫌弃的看了两人一眼,手上却是没有闲着,两颗解药飞出,两人连忙张嘴,可是解药刚到他们嘴边,两人又感觉到了那股吸力,然后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解药又落到了卫阎手中。

  两人:“???”

  你怕是上天派来折磨我们的吧。

  “你将解药还给我。”小小姐看到这一幕顿时急了,连连朝着卫阎招呼,可是卫阎不断的变幻位置,小小姐根本就无法攻击到卫阎,这时,车上再次下来一个女人,女人的声音有些柔弱:“小慧,快住手!”

  小慧却是根本不理,瞪着卫阎:“只会躲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别躲!”

  “好啊!”卫阎笑着点头,小慧没有客气,一掌落下,不过她见卫阎竟然真的不躲,小脸露出一丝惊慌,她的手正在渐渐的变得洁白,可依旧晚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她根本没无法将手上的毒散去。

  “笨蛋,快躲开啊。”小慧着急的提醒。

  卫阎笑而不语,依旧站在原地不动。

  小慧根本无法撤掌,这一掌直接落在卫阎的肚子上,可是似乎并没有打到卫阎的肚子,因为他感觉卫阎的肚子在那一瞬间瘪了下来,然后又突然弹起,就好像是弹簧一般!

  “咚!”

  小慧直接被弹了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姐姐,他欺负我,你要替我报仇。”小慧揉着屁.股站了起来,这一下摔得太疼了,但小慧是个坚强的姑娘,所以她不哭,只是看向刚从车上下来的女人,却是眼泪汪汪的。

  女人哑然失笑,走到小慧旁边,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让你出手,却不听话,伤到人怎么办!”

  “现在伤到的人明明是我。”小慧瘪着嘴巴,一脸不开心。

  女人的目光这时落在卫阎身上,卫阎微微愣了一下,刚才他没有注意,此时才算看清,这女人竟是带着半脸面具,面具挡住了她的半张脸。

  暴露在空气的半张脸肌肤似雪,可以看出没有丝毫妆容,双目建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

  这是一位绝代佳人。

  “妹妹不懂事,还请先生勿怪。”女人轻轻的开口:“不知可否让小女子先为两位门人点头,多有得罪之处,小女子稍后一并赔罪!”

  卫阎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女子抛手,两颗丹药分别落入门人口中,这两人气息这才平复许多,渐渐的恢复了气力,嘴唇也是恢复了正常的颜色,起身后站到女子身后,神色羞愧。

  “大小姐!”

  “多谢先生手下留情,温婷在此谢过。”温婷朝着卫阎微微做辑,一副古人做派:“还未请教先生名讳!”

  “卫阎。”

  听到这个名字,温婷却是微微愣了一下,随后语出惊人:“先生可是来娶我的?”

  卫阎:“???”

  两名门人:“???”

  小慧:“???”

  小慧顿时急了,拉着温婷的手:“姐姐,虽然司徒家那个王八蛋不是个东西,可是你也不能随便拉一个人就将自己嫁出去啊。”

  卫阎也是愣了一下,感情这位就是司徒家要娶的那个倒霉蛋。

  “温婷是吧。”卫阎干咳一声,整理了一下语言:“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来娶媳妇的,我是温卜良老爷子的朋友,此番是来找他叙旧的,不知老爷子可在,若是不在的话,我改日再来。”

  卫阎分明注意到,他说这话的时候,温婷和小慧的神色突然变得黯然不已。

  而小慧脸上很快升腾起一股怒意,竟是腾空而起,一脚朝着卫阎踹了过来,卫阎有些头疼,这小丫头怎么又动手了,不对,这次是动脚,卫阎站在原地不动,等小慧快要踢到他的时候才突然出手,抓住了小慧的脚踝,小慧失去了重心,头朝下被卫阎就这么提着。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你根本不可能是爷爷的朋友。”小慧张牙舞爪的道,不断的挣扎着,而在这个时候,一只黑色的蜘蛛突然被小慧扔了出来,就落在卫阎的肩膀上。

  “小黑,咬他。”小慧激动不已的道。

  “不要。”温婷顿时急了,却见蜘蛛趴在卫阎的肩膀上根本没有任何动静,卫阎空闲的另外一只手摊开放在自己的肩膀处,叫做小黑的蜘蛛顺着手指便爬到了卫阎手中,根本就是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小慧顿时痛心疾首,眼泪汪汪:“小黑,你竟然背叛我!”

  温婷松了一口气,连忙走上来:“先生还请勿怪,我这妹妹被我从小宠坏了,小慧,你也别闹了,卫阎先生,真的是爷爷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