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那天的感觉,螳螂就忍不住浑身一颤。

  他只是好奇将黑切拿在手中观看,可他还没反应过来黑切便在他的手掌划了一道很深的口子,按道理来说一道口子对于他来说无伤大雅,可是那道口子却让他整整虚弱了一天,最重要的是伤口很难止住,血不断的留下,他也不好意思找卫阎求助,硬是扛了一天。

  “放心,现在应该没事了,昨天的时候权诗蕊就将黑切拿在手中把玩也不见出任何事。”卫阎笑着道。

  让螳螂留下来的本意本就是再次实验黑切。

  “真的?”螳螂一脸狐疑。

  “赶紧的。”卫阎笑骂道,他也知道上次被划了一刀之后螳螂就怕了,可是螳螂毕竟有经验,这种事情不找他找谁啊!

  螳螂也就不在犹豫,卫阎将黑切放在桌子上,螳螂走进,先是小心翼翼的绕着黑切转了一圈之后,深吸一口气这才将黑切抓在手中,黑切的确没什么反应,螳螂松了一口气,看来今天不用受罪了!

  刚冒出这种想法的时候,黑切却是突然颤动起来,然后很干脆的在螳螂手上划了一刀,若不是卫阎眼疾手快收回黑切,估计螳螂还要再挨几刀。

  螳螂都快哭了。

  又是这样,受伤的人总是我!

  卫阎也是一脸莫名,为什么权诗蕊拿着就没事。

  难道,黑切还挑人的?

  专伤男人。

  这个恶寒的想法将卫阎都吓了一跳,不过显然这个实验并不能让卫阎满意,看来还得多实验两人才行,反正一道伤口罢了,他现在根本不缺药材,最多一天的时间就能恢复得连一点伤疤都看不见!

  “你去将苍鹰和响尾蛇叫来。”卫阎吩咐道。

  螳螂心中默默的替两人默哀了一下,然后赶紧去寻两人去了,而这时候,他已经渐渐的感觉到那种无力的感觉,他可是堂堂自在人境的高手,只是被划了一刀就变成这样岂不是贻笑大方,他可不能在老大面前丢脸!

  很快!

  “啊!”苍鹰手上被划了一刀,苍鹰脸色变得那叫一个精彩:“厉害了我的哥,老大,你这小刀还带自动攻击的,还有没有,给我两把呗!”

  “响尾蛇,你来!”

  结果不出所料,响尾蛇同样被黑切划了一刀,只不过响尾蛇一声不吭。

  “好了,你们先下去包扎伤口吧,对了,将墨鱼叫来一趟。”卫阎愁眉苦脸,越发的理解不了这黑切,难道,真的像他刚才想的那样,这黑切专伤男人,这也太奇葩了点吧,当初炼制他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想法。

  只是一道伤口而已,苍鹰和响尾蛇也没有多想,只不过走到门边的时候两人的身体却是晃了一下,然后相互将对方搀扶住了!

  “没事吧!”两人异口同声!

  “没事!”两人再次同样的回答,然后放开对方心中皆是一阵心悸,刚才这种有气无力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行,必须先撤退,不然真露陷的话那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很快,墨鱼和顾小艾一起来找卫阎。

  顾小艾之所以要来,是因为听说卫阎手中有一件非常好玩,会自动伤人的武器,她自然想来见识一下!

  “墨鱼,你抓起桌上的黑切,对了,小心一些,它会伤人。”毕竟是女孩子,卫阎觉得还是得提醒一声,墨鱼到是干脆,一把将黑切抓起,因为黑切实在太小了,打量着手中的黑色小刀,这就是可以自动伤人的武器。

  当初灵山寺与药王谷一同进攻云雾庄,卫阎便是以这黑切一招杀死妖艳男,不过速度太快,他们都没有看清黑切小刀的模样,她实在无法想象,这么迷你的武器除了作为暗器之外有什么用。

  卫阎此刻心中猛然一咯噔。

  黑切小刀竟然没有反应。

  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那这黑切小刀不是瞬间就成了鸡肋,黑切小刀如果真的不伤女人的话,敌人若是知道了这个破绽,那这黑切小刀还有何用。

  斩碎虚空!

  呵呵……

  就在这时,黑切小刀却是突然微微震动,卫阎又惊又喜,急忙提醒:“墨鱼,松手!”

  可是明显来不及了,黑切突然自动飞起,在墨鱼的手上划了一道口子之后掉在了地上。

  “哇!好厉害!”顾小艾眼睛瞪得老大,那模样简直比苍鹰还要夸张!

  卫阎:“……”

  黑切连女人都不放过?

  可是为什么权诗蕊却能随心所欲的使用黑切,甚至能用黑切来进行近乎完美的雕刻。

  @t看r正d☆版Z章w节&上酷V,匠网0

  “咳咳,小艾,你想试试吗?”卫阎干咳一声,他现在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打算在实验最后一次。

  “恩。”顾小艾早就已经迫不及待,急忙抓起黑色小刀,黑色小刀很快便有了动作,直接在顾小艾的手上划了一道伤口,顾小艾虽然是个女孩子,不仅没有丝毫畏惧,甚至还有些兴奋:“师父,好厉害啊,这样的武器你究竟是怎么炼出来的,这简直就和神话中的飞剑一样,除了主人之外谁也别想碰他,不然它就会直接伤人。”

  恩?

  神话中的飞剑?

  可是那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上下五千年,的确有不少神话故事流传,卫阎不知道那是真实存在还是古人的智慧幻想。

  “好了,你们先去包扎伤口吧。”卫阎将黑切小刀收回,现在到是暂时得出一个结论,黑切很吸人割人手掌,现在除了不割他和权诗蕊的之外其余人那是丝毫不留情。

  或者说,昨天只是巧合?

  再找权诗蕊来实验一番,卫阎觉得此刻他因为黑切小刀都有些魔怔了,甚至有一点所谓的变态,就是不管看到谁都想让其实验一番看这小刀会不会直接割手。

  墨鱼和顾小艾离开,可是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一阵无力传来,两人险些摔倒,幸亏两人靠得近相互将对方搀扶,卫阎看到这一幕之后大惊失色,急忙上前:“怎么了!”

  “师父,我突然觉得浑身上下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短短一分钟左右的功夫,顾小艾给人的感觉明显虚弱了许多,再看墨鱼同样也是,脸色微微苍白,毕竟她本身的伤势还未痊愈,如今可谓雪上加霜。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