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诗蕊泪如雨下,卫阎的话并没有让她宽慰,反而让她更加难过。

  “你别骗我了?”权诗蕊脸上全是忧色:“你雕刻的时候原本是我的模样,可是渐渐的就变了,就算你心中只想着我一个人雕刻,可是还有一个女孩无时无刻的雕刻,你的雕刻,其实是两个人的重影,对吗?”

  卫阎一愣!

  他总觉得权诗蕊话里有话,因为有些事情权诗蕊并不知道,这些话,本不该由她口中说出。

  见卫阎不说话,权诗蕊更加肯定,卫阎现在的状态分明就是入了魔怔,而真如武昌所说的话,魔怔轻则发疯六亲不认,重则当场毙命。

  权诗蕊不懂武,所以此时她不知道该如何为卫阎分忧,但有一点她很清楚,卫阎不能继续下去了,必须叫停。

  “卫阎,这个能送给我吗?”权诗蕊拿着雕刻未完成的半成品。

  “这个明显雕刻失败了,你还想要,改天我再给你重现雕刻一个。”卫阎讪讪的道,他吐了一口血之后丹田更是暴乱无比,不过此刻已经渐渐的平息下来,暂时对卫阎而言到是无伤大雅。

  权诗蕊却是不依:“我就喜欢这个,卫阎,这段时间你一直在闭关,我们现在出关,好吗?”

  “好,就依你。”见权诗蕊一脸心疼的模样,卫阎实在不忍拒绝,不然的话,虽然现在继续闭关能够得到的提升微乎其微,但卫阎还是想做最后的巩固,如今权诗蕊既然这般要求的话,那也就随了权诗蕊。

  权诗蕊一路搀扶着卫阎回到房间,卫阎当真哭笑不得,因为这完全是将他当做病号来照顾。

  “对了,你等我一会儿。“房间内,权诗蕊丢下这句话便匆匆离开了,返回来的时候手中捧着一本经书,递到卫阎面前:“你最近多读读这本书应该对你有好处!”

  净心咒!

  卫阎脸上写满了诧异,因为光从这经书的封面来看就知道这经书有着很长的历史,说不准就是少林寺中收藏,这种珍宝少林寺是绝对不允许流落在外的,这完全不是手抄本,权诗蕊又是从哪里找来的这本经书?

  这丫头。

  卫阎微微皱眉,今天权诗蕊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偏偏卫阎还说不出来。

  见卫阎拿着经书发呆,权诗蕊顿时板起了脸:“这可是我一片心意,难道你不想读,要不我留下来专门给你读经书!”

  “这就不用了,你放心,我肯定会用心读的。”卫阎连忙保证,但其实,所谓的静心咒卫阎早就倒背如流,虽然心中觉得奇怪,但这毕竟是权诗蕊准备的,卫阎当然不会点破,而见卫阎态度还算诚恳,权诗蕊这才满意的点头。

  时间过了一天,灵山寺鉴通小和尚登门。

  “卫施主。”鉴通一身粗布让卫阎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当日方丈遗言,从今往后鉴通便是灵山寺的方丈,鉴通并不属于苦行僧,虽然不至于袈裟披肩,但也不应该是这副打扮,当然,这与卫阎无关,卫阎也并没有在意。

  “小僧如约而来,这是《地藏经》以及《易筋经》。”鉴通小和尚说道,将东西奉上之后便离开了。

  之后,卫阎叫来螳螂,响尾蛇以及苍鹰三人,将《易筋经》递给三人。

  “这对你们好处不小,你们三人相互传阅。”

  三人欣喜不已,卫阎让响尾蛇和苍鹰先离开,让螳螂独自留了下来。

  “老大,是不是有什么任务交给我?”螳螂眼神一亮,自从来到海城市之后他们除了修炼就是训练人,早就憋坏了。

  “螳螂,我昨天让你暗中保护权诗蕊,有什么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卫阎皱着眉头问道,一个有变化是正常的事情,可是昨天权诗蕊回来之后的变化太过反常,卫阎这才疑惑,这种可能,除非是权诗蕊昨天经历了什么,或许有谁对权诗蕊说了什么。

  而关于影的事情,卫阎相信螳螂几人不会在权诗蕊面前八卦,那昨天权诗蕊意有所指,又是为何。

  螳螂心中一咯噔。

  昨天武昌的确找了权诗蕊,他虽然将一切看在眼里,同时也坐在不远处,可是两人究竟谈了什么他却是不得而知,到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武昌昨天虽然威胁他,但武昌是绝对不会做出伤害卫阎的事情,否则当初自己使用激将法武昌就不会同意前去江珠救人。

  于是卫阎就算出关,螳螂也没有禀报这件事情。

  难道,老大知道了!

  立刻螳螂便否认了这种想法,应该是老大从权诗蕊身上察觉到什么,但又不是很肯定这才来询问他。

  心中螳螂自然希望卫阎与武昌重归于好,毕竟武昌实力仅次于卫阎,对卫阎来说可是一大助力,如今卫阎身份完全被点破,他们也知道卫阎接下来要做什么,而武昌一旦回归的话,卫阎与仲长刑表面的实力就在伯仲之间,否则的话,卫阎这边终究还是弱了仲长刑一筹。

  不要忘了,天水宗宗主天水柔是仲长刑的人,天水宗足足有两位缥缈地境的高手,而他们这边原本也有两位,一位便是武昌,武界人称无常,另外一位之前螳螂到是见过几面,可是自从武影出事之后此人也消失了,从此再无踪迹。

  那一年,他们损失的不仅仅的是影,还有两位叱咤武界的缥缈地境高手。

  这也造成卫阎这边出现了高手断层的情况,而他们,也是近段时间才踏入自在人境,但这明显不够。

  关于权诗蕊和武昌见面的事情,还是先瞒着吧。

  “老大,一切如常,并没有异常的地方。”螳螂回答道。

  卫阎也就没有多问,心念一动黑切小刀出现在卫阎手中:“螳螂,这把小刀,你再次将他抓在手中试试看。”

  螳螂的脸顿时就垮了下来,那叫一个难看,哭笑着道:“老大,我原本以为你是有任务要交给我,却没想到,你竟然是要给我放血,老大,这样吧,我去帮你将苍鹰抓来,这家伙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之后跳得离开,而且他血多不怕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