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是奢侈啊,这家主人到底是谁?”

   周江霖看了看巨大得房屋,有些感叹的说道。

   这宫殿占据至少有十余亩,在这个寸土似金地方,价值数十亿都有可能,周江霖微笑的看到了前面有人走了过来。

   “杜先生,你说的那位神医呢?”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神色焦急地看着杜凯南。

   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差不多年纪的男人,长相亦有几分相似,另外,还有几个年轻人,也都是愁眉苦脸。

   杜凯南指了指周江霖,对他们开口说道:“这位就是我所说的方神医,大家别看他年轻,但他的针灸技艺,却连我都自叹不如,或许他有办法医治老爷子!”

   “他是神医?”

   众人听到了杜凯南的话语以后,这才都看向了周江霖。

   在他们想来,那些神医,不说个个都是如杜凯南这样有一头斑白的头发,至少也应该是个中年人,哪里会有像周江霖这样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

   “他这么年轻,可靠吗?我爷爷现在可都昏迷了,绝对不能出现半点差错!”

   其中一个年轻人看了看周江霖问道。

   之后也有一个年轻人提出了质疑:“是啊,杜凯南医生,这个人也太年轻人了吧,我也不相信他能治好我爷爷的病!”

   杜凯南四下里看了看,发现屋里的家属,居然没有一个信任自己的,不管大小,都是用质疑的目光盯着周江霖。

   “周小先生,你可有把握?”

   杜凯南看了看周江霖问道。

   “我都没有见过病人,怎么知道有没有把握?”

   周江霖有些无语得说道。

   杜凯南点点头,再次看向刚才说话的中年男子,此人正是单家的大儿子单立国:“单立国,你就让周小先生看看老爷子吧!”

   单立国看了看周江霖,问道:“你真有把握?”

   周江霖淡淡的笑了笑,对单立国开口说道:“若你相信我周江霖,就让我看看病人,若你不相信我周江霖,那我大可以一走了之,我之所以来这里,是看在杜凯南老先生的面子,而不是你们!”

   “小子,你怎么说话的?你知不知道我们单家是什么人?你是想要找死吗?”

   单立国还没说话,单亚龙就已经开口了。

   周江霖淡淡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对于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也罢,既然你们不愿意让我为病人看病,那我现在便走!”

   周江霖转身得时候,还一边走一边说:“哈哈,堂堂的燕京四大家族都要请求我治疗,你们居然不识好歹,看来死了活该啊。”

   “你?”

   单亚龙气的说不出来。

   “那好吧,就让这位小先生看一眼吧!”

   单立国叹了口气,对单亚龙等人说道:“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反正我们也没有办法不是?”

   周江霖点点头,说道:“那好,我可以帮你们出手一次!”

   一群人来到了病房里,周江霖看到一个身材干瘦的老者,鼻子里插着氧气管,一动不动地躺着,周江霖翻看了一下老者的眼皮,又给老者号了号脉,最后,更是将手,放在了老者的头顶上,闭上眼睛,使用灵魂的力量,仔细感应一番。

   “我需要施针。”

   周江霖看了看众人开口道。

   “你可有把握治愈脑瘤?”

   单立国看了看周江霖问道。

   周江霖此时即便有几分把握,也不愿意点头,而是摇头道:“把握不大,现在病人已经十分危险,若我不出手,天下间,没有谁能再救得了他!”

   单亚龙瞪着周江霖,开口道:“好大的口气。”

   周江霖对单亚龙得话毫不在意,只是看着单立国,对单立国淡淡的说道:“我施针之后,病人肯定可以醒过来,也绝对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至于以后,便是你们求着我,我也不会再出手,若是你们拒绝,那我现在就离开,你们自己决定吧!”

   单立国深呼吸一口气,对周江霖开口说道:“年轻人,或许你有点医术,今天我也给你一个机会,可若是老爷子出现什么三长两短,那我单家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相反,哪怕你治不好老爷子,只要可以让他的病情好转,我单家也定会百倍报答!”

   “好,我答应你。”

   周江霖点点头,手中平白无故的多出了一套针灸,对众人说道:“所有人都离开这里,杜老先生留下。”

   杜凯南看见过周江霖的施针手段,急忙点了点头之后,就将单家人和安令都给请了出去。

   之后,周江霖就开始了《九针十二法》中的《九针续命法》,没多久,九针刺下,周江霖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这九针耗费了周江霖很多的内力,导致周江霖此时有些疲惫。

   之后,周江霖就推开了房门。

   “怎么样?”

   所有人都焦急的问道。

   “还算顺利,过会病人应该就会醒来!”

   周江霖笑了笑,看着单家和杜凯南说道。

   “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

   单立国看了看周江霖脸色惨白忍不住问道。

   “没事,消耗过度罢了。”

   周江霖摆了摆手,说道:“不出意外,老爷子很快就能醒了。”

   没多久,老爷子果然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