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看,不觉就让章达春不觉心生涟漪。原来这一双小脚竟然是李梅的芊芊玉足。于是,他也就不由得大着胆子,伸出手去在她的玉足上轻轻地捏了一把。

  哪知,那只玉足只是悄悄地动了一下,就不再动了。等章达春坐到桌子上来后看他对面的李梅时,只见他飞快耳朵看了章达春一眼,旋即又红着脸低下头去吃饭了。

  难道这个美艳的少妇对自己有意吗?人家可是官门之妻,搞不好会粉身碎骨,遗臭万年的。章达春这样一想,终于还是收住了自己的心猿意马,一本正经,若无其事地开始吃饭了。

  饭后,章达春冲洗好身子,就来到张强给他制定好的那个房间里去休息了。这时一件十分宽敞的房间。

  但章达春觉得好像不是上一次的那个房间了。看了一下,其实这个房间里面也有浴室的。只不过是还没有用过。里面也同样安放着一张十分宽大的床,整个房间里装潢的非常富丽堂皇。

  章达春也不去想这个张强为什么今天要给自己安排领养一个房间了,反正他觉得这里也就这样睡了一个晚上,值得自己这么费劲儿的去想吗?

  于是,他做了一会,整理好床上的东西就开始休息了。开始不知道为什么,期限到还是有些睡意,哪知越睡反倒是越来精神了,竟然那些瞌睡虫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反正睡不着,章达春就来到了外面,心想,外面月朗星疏,微风送爽,还是很不错的。这样想着,章达春已经来到饿了外面,这时,他看到先前看到过的那个房间里此刻还亮着灯,就又来到了窗子底下,伸头往里面看去。

  只见里面的那张床上,张强的父亲张力正合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正在互相纠缠着,翻云覆雨,觉得没什么新奇可看的,他于是也就返了回来。

  但他的心里忽然想起了张强的那个年前美貌的后妈,也真是太可怜了,这么年轻,又正值虎狼之年,就这样受活寡了。也就难怪她在吃饭的时候对自己会有那样的举动了。

  对了,难道我跟她之间会有戏吗?这样一想,章达春的那颗心就又沸腾了起来。在张强家里睡了一夜,在第二天一早,章达春就告辞张强回到了自己的厂子里面。

  他刚坐下不久,他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是钱超来的电话,章达春于是就接听了起来。

  “喂,超超,有什么事情吗?”章达春微笑着问道。

  “达春哥,我想去街上买点东西,你过来陪我好吗?”在电话里,钱超说道。

  “超超,改日去好吗?今儿个我有事情啊。”章达春说道。

  “不嘛,我就要你今天去。我求你啦,还不成吗?”这钱超说着,就使出了小女人的招数,而章达春最怕的也就是这样的情景了。他立即软了下来说道:“好好好,我的宝贝,我马上过来。”

  “这才对了嘛。亲爱的,你快点过来,我等你。”钱超说道。

  说着,章达春就向着钱超的家里驶去。快到十点左右的时候,章达春正带着钱超在商场里面狂着,团前面传来了“失火啦,快跑啊”的叫喊声。

  “大家注意,别乱跑,注意秩序。”一听说是失火啦,看着非非夺路乱跑着的人们,章达春立即扯起喉咙大声的叫了起来,想让大家有秩序的进行逃生。

  可这时,整个商场里已经乱了套,所有的人都在争先恐后的拥挤着,向前奔跑着。章达春虽然声嘶力竭的大声叫喊着,但他的声音终于被那乱糟糟的声音淹没了。

  而他和钱超也被人们拥挤着往前走着,章达春一看不起作用了,就连忙拉起钱超的手往前面跑去。走不多时,前面出现了滚滚的浓烟。章达春拉着钱超刚刚来到一个转角处。

  这时,似乎已经听到了大火燃烧着的“轰轰”的声音。一团团的滚滚浓烟也紧紧地尾随着人们在前几年这。

  “救救我,我快不行了。”正在往前跑着的章达春忽然好像,听到了旁边传来了一个微弱的女人的声音。

  转头一看,身边是一个公共厕所,他用力的推开厕所的们,立即一股滚滚的浓烟就迎面扑鼻而来。呛的章达春忍不住的额咳嗽了起来。

  “你要去干啥?”见到章达春就要往里面冲去,钱超立即拉住他大声的说道:“危险,回来。”

  章达春不等钱超的话说完,就挣脱了钱超的手,往里面冲去。

  里面已经看不见人了,只见呛人的浓烟在里面翻滚着。章达春用自己的衣袖紧紧地捂住口鼻,一只手在滚滚的浓烟中摸索着。

  刚才呼救的那个女人已经被浓烟熏的昏了过去。章达春飞了好大的劲终于在一个墙角里摸到了她。

  那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已经昏迷了过去,一摸到那个女人,章达春就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搀扶着那女人来到了钱超的身边。

  于是,几个人就随着众人朝着前面没命的跑着。

  “恩人,太谢谢你啦。谢谢你救了我们母子。”一到外面的安全地带,那女人就立即感激零涕的说道。说着,她就要跪下去了。

  “大嫂,不要这样。这是我应该做的。”章达春说着急忙拉住那女人,不让她跪下去。

  这时,已经守候在外面的记者们分封拿出相机拍下了着激动人心的一幕。而这时的张大厨你已经变成了一个黑脸包公了。

  YV更☆新{最'快上%酷"\匠\网Ze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