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看到这个陌生的灰白色剑刃,他很是惊讶。

  但是随即他就依靠自己的强大修为,一挥手上的长鞭,长鞭在空中幻化出数十道虚影,虚影完全将灰白色的剑刃给笼罩起来。

  在下一个瞬间,灰白色的剑刃,直接爆炸,威力之大,令人胆寒。

  轰的一声。

  五行之力互相碰撞之下的威力想而易见,一股滔天的气浪,直接将男子给掀飞出去。

  他一脸的惊骇莫名,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竟然是真的。

  这个自不必说,明月一向钻研武道,哪儿是他一个钻研女人的家伙可以相提并论。

  在一招之下,胜负直接分辨出来,明月手上再次一动,一道光华,直接果断的击中了空中飞起来的男子。

  整个交手过程只有不到五秒钟的时间,明月只是用了两招,直接碾压同级别的高手。

  下一刻,她轻吸一口气,化去了周身的五行护罩,淡淡的看了死去的男子一眼,眉目之中依旧冷峻无比,看起来似乎在想刚才的招式有没有可以优化的地方。

  相比于他的淡定,周围的人已经彻底的傻眼,明月的实力之恐怖,简直不下于任何一个武馆的馆长。

  城主府中。

  面对陈封的四大馆长,祝凯彻底爆发了全部实力。

  此人虽然沉迷女色,和他们的团长一样,但是他的实力也是相当恐怖。

  因为是海盗出身的缘故,祝凯的攻击秉承老海盗的攻击方式,没有什么套路可言,但是一招一式,都是杀招,在他的所想指出,几乎无人可当。

  墨风见状,为了拿下第一杀,直接冲到了祝凯的身前,在他的鬼魅身法,加上如同流星一样迅捷的一连串攻击之下,竟然将祝凯生生的逼退了数步。

  “你是何人!”祝凯当下大惊,出声问道。

  墨风嘿嘿一笑,扯着嗓子,生怕众人听不见一般,大喊一声:“杀你者墨风也!”

  说完,他和祝凯相聚八米有余,身体拖着一串残影,直接向对方撞击了过去。

  祝凯冷笑一声:“墨风,我记住了!”

  说完,他手腕一抖,在他身前,直接出现一个小小的银色盾牌,当墨风看到这个小盾牌的时候,就知道大事儿不好了。

  银白色的护具,这明显就是魂金属打造,墨风可是吃了好几次魂金属的亏,现在几乎是杯弓蛇影,见到都头痛。

  只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只听一声惨叫,在墨风的剑影包裹之下,墨风弄巧成拙,直接被弹了回去。

  又是一道流星一样的光芒,直接飞了出去。

  墨风的门徒看到他们的老大就这样飞出去了,一个个目瞪口呆,不过这群人并不惧怕,毕竟他们的脾气和墨风相差无几,属于火药桶,一点就着那种,此时他们疯了一样叫喊着向煮开冲了过去。

  但是祝凯的实力之恐怖,远远不是他们能够抵抗的,只是一个回合下来,他们都被同样的招式给打飞了出去。

  但是这群人,在墨风的疯狂之下,几乎热血燃烧了一样,不听指挥,一次次不知疲惫的飞蛾扑火撞向祝凯,但是结果是一样的,他们一次次被撞飞出去了。

  天知道他们被撞飞了多少次,祝凯懊恼的骂道:“不要再过来了,无聊,老子走了。”

  他竟然被这群人给搞烦了,在魂金属小盾牌的保护之下,竟然直接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之下冲脱出去,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X更I新最@快*上DQ酷=匠“网P

  冲出之后的祝凯,属下全部被包围在了城主府之中,如此一来,他倒是成为了败军之将。

  祝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局面,心中自然十分的慌乱,他身体拖曳着一道银白色的光芒,走到一处阴暗所在,高呼一声;“我乃祝凯,天鬼何在!”

  这里是他来的时候,一路隐藏手下的地方,现在虽然慌乱,但他竟然还记得,不过回答他的并非是天鬼团的成员,而是一阵喊杀声。

  云中子当头,带着一队人马,直接向他冲来。

  祝凯大呼一声,直接掉头就跑。

  跑出数里,再次大呼一声:‘我乃祝凯,天鬼何在!’一道璀璨的光华,直接出现在他的头顶,一道道雷电,直接轰然落下。

  若不是有魂金属打造成为的盾牌保护,在这雷电之下,他瞬间就可以送命。

  法师秋翼,一身可爱的公主装束,萌萌的傲立在高空中,她的脚下更是有一队猛士,向祝凯冲过去。

  祝凯用力的舔动了一下嘴角,冷笑一声:“虽然惜败,但是能得到如此佳人也不虚此行。”

  祝凯也是精虫上脑了,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想着男女之事。

  砰砰砰。

  他下手狠辣,只是几个回合,就将围攻他的众人打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仰头看天,天上的秋翼此时依旧不慌不忙的看着地上的祝凯。

  祝凯大笑一声:“美人,我就是祝凯,跟我会天鬼团!”

  说着,纵身而起。

  秋翼手上枯木长藤直接一抖,一道七彩光华,形成了一个美艳无比的彩虹,只是此时的彩虹,是可以杀人致死的凶器。

  轰。

  彩虹直接撞在了盾牌之上。

  虽然没有能够将盾牌碎裂掉,但是强悍的撞击力度,直接将祝凯打飞了出去。

  轰。

  祝凯直接击穿了地上的石头路面,膝盖深的洞中,他整个人陷入其中。

  祝凯沮丧无比,当他从里面爬出来的时候,刚要破口大骂一番,但是此时,一个看起来油腻腻的人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动作之快,令人咂舌,一把夺过了他的小盾牌不说,一套攻击下来,没有一拳是打在他身上的,但是将他从地上抓起来,丢在左边的地上摔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再次拽起来,然后又是一下拍在地上,如此循环往复,纵然祝凯是铁打的,也是吐血三升。

  “我投降了,我投降了,不要再打了!”祝凯如泣如诉的骂道。

  大嘴张这才用力一丢,直接将他给丢了出去。

  但是祝凯哪儿会如此罢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第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