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几分钟不见而已,此时的幽莲,已经和之前判若两人。

  幽莲不在是那个处处需要人来保护的小姑娘了。

  这个时候的她,单单从身体上的气势就能够推断出来,她已经变得成熟。

  此时,这个本该是小女孩儿的年纪,身上涌现出来无尽的沧桑之感。

  陈封欲言又止的看着幽莲,静静的等着幽莲从那种十分特殊的状态之中走出来。

  音珠~这不是一般的东西。

  陈封还记得,那个喜欢操控长琴的美女,武魂也是一枚音珠。

  但是幽莲的音珠,目前来说,只是刚刚成型,看起来简约而又朴素,并不华丽,给人一种朴实沉重的感觉。

  (更;R新最lP快上酷w匠p√网

  如果说天音女是历代武者之中天才一样的存在。

  那么,能够凝结出来音珠的天音女,更是天音女中奇迹一般的天才。

  也就是说,幽莲绝非等闲之辈,她将是一个杰出的天才,一个未来的武者界不可多得的明星。

  要知道,能够凝聚成珠,可是历代天音女之中的佼佼者呀。

  此时。

  幽莲直接轻轻张开嘴巴,对陈封说了一句话。

  “哥哥……”幽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语气却十分的坚定。

  这种模棱两可的变化,让陈封心中一惊,他似乎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但是他希望这个预感来到。

  “恩,幽莲!”陈封回道。

  “哥哥,我想起来一些事情,是时候离开你们了,如若有缘,我们还会相逢。”这番话一出,自有千行泪。

  陈封仰头看天。

  微风阵阵,不及此时幽莲一语动情。

  不舍吗?

  当陈封见到幽莲的第一眼开始,陈封就有种预感,幽莲的成就,绝不会在他之下,这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天才。

  陈封之所以将幽莲带在身边,是因为这个天才初期太过脆弱,想要成长起来的话,只能在高人的羽翼之下,不然的话,就会陨落。

  陈封对待幽莲,就好像是对待一株含苞待放的花朵,陈封一方面期盼着这朵花会盛开,不断的施肥浇水,等待着那一天。

  但同时他又害怕着那一天会到来,因为当幽莲真正盛开的时候,就会得到全世界的瞩目,那个时候的幽莲,还会是他一个人的幽莲吗?

  思绪万千,剪不断,理还乱。

  “好。”千言万语,陈封只是说出一个好字。

  “一切保重。”陈封终于看向幽莲,郑重的说道。

  幽莲轻轻点头。

  看着幽莲此时心事重重的样子,陈封猜到幽莲一定是有什么来历背景,或者有着自己难言的苦衷,幽莲没有说,陈封自然也不会去问。

  此时。

  廖甲几乎要疯掉了。

  此时的他,依旧大喊大叫着:“来人,你们在哪儿傻站着干什么,我要你们将这个小娘皮给我抓起来,我要对她先奸后杀一百次!!!!!”

  他几乎疯了,浑天玲对于他无比的重要,现在可好,直接被幽莲给吞嗤了,现在他对于幽莲,简直有着血海深仇一样,非报不可!!!

  廖甲的人手还有上百人,此时廖甲身为城主,一呼百应的他,直接下令,将陈封一干人等直接杀无赦!!!

  而此时,他最恨的自然是幽莲了,从他阴毒的眼神不难看出来,要是幽莲真的落在了他的手上,下场一定不会是一般的惨!

  但,廖甲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这个时候看低幽莲。

  这个时候的幽莲,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处处需要人来保护的小姑娘了。

  这个时候的她,恍若一个修真高人一样,一身傲骨风姿,卓卓而立。

  幽莲猛然看向廖甲,脚步轻盈的走到了廖甲身前不到三丈的地方:“你这种人卑鄙无耻,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廖甲闻言,想要大笑,但是愤恨驱使着他,只能用拳头来回应幽莲说出来的话了。

  嗡!

  双拳紧握之下,一股磅礴的气势,陡然从廖甲身上升腾起来,这一刻的他,在绝望愤怒怨念之下,竟然直接从涅槃阶段,向武王阶段靠拢!

  这一股强大的气势,直接让几百个人纷纷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一脸惊讶的看向廖甲。

  这个时候,不管是敌是友,几乎都将目光看向了廖甲。

  涅槃,涅槃,这是一个十分尴尬的境界,来到了这个境界的人,不会看到晋升武王的希望,因为两者之间,看其阿里只是一步之隔,但是已然天涯,这已经不是努力修炼就能够解决掉的问题了。

  所以,当很多武者到了这个阶段之后,就开始及时行乐,不会再去努力奋斗,为了那个虚幻的武王奋斗。

  “去死吧!”廖甲高声喊道,与此同时,一道道铺天盖地的劲风,向幽莲蔓延了过去。

  这些劲气,并不是一起发出来的,而是一波波的,但是细心人会发现,当廖甲这么做的时候,廖甲释放出的劲气,正在向一个极端靠拢,分分钟都有突破武王的节奏。

  陈封一眼,眼睛微眯,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不能个廖甲着机会。

  正当他要一马当先,和廖甲决一死战的时候。

  忽然,幽莲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只听叮的一声脆响。

  紧接着,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廖甲此时浑身直接僵硬在原地,像是被人施展的定身术一样。

  而不仅于此,他赫然发现,自己的武魂竟然被幽莲给锁定了。

  也就是说,幽莲的武魂,能够直接吞嗤掉他的法宝,更为令人忌惮的是,还能够将法宝之中的能力给复制下来,纳为己有,这简直就是一个超级变态的技能了。

  他好狠,但是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了。

  这个时候,陈封抓住了短暂的机会,身影消失。

  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廖甲的身前。

  此时廖甲的胸口之上,有一把血红色的长枪,长枪此时直接穿透了廖甲的身体,他的生命力正在枯萎之中。

  深红咆哮,此时不断发出低吟,似乎愤怒的雄狮一般无二。

  噗。

  廖甲喷出一口血,身体倒退两步,瞪大眼睛看着幽莲和陈封,他张了张嘴吧,想要说什么,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所以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