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大家都没有离开,因为等着所有的人报名结束之后,工作人员需要随即抽签决定对手的分配问题。

  因为参赛的人不多,只有二十多个人,所以这个抽签很快就结束。

  结束之后公布结果,所有的参赛选手的名单以及对应的对手,都出现在了半空之中悬挂的一个奇异的金属镜面之上。

  陈青阳扫了一眼,发现对手是一一个叫做鬼手的人。

  陈青阳仔细思考了一下,并不觉得这个人熟悉,应该是属于很少抛头露面的人吧。

  由于不认识,陈青阳也并未放在心上。

  而看去幽莲的名字,幽莲的运气还算不错,对上的对手,也是一个武师巅峰,并不是武宗,这样一来,幽莲倒还是有一战之力的,看到这里陈青阳放心的点了点头。

  陈青阳刚想离开,却发现张大头铁爪李墨风以及冰美人四个人,都是忧心忡忡的神色看着陈青阳。

  陈青阳不知道咋回事儿,忙问道:“几位干嘛这样看着我,难不成我的脸上有花?”陈青阳摸了摸脸颊,不明所以的说道。

  幽莲倒也是可爱,竟然还真的抱住陈青阳的脸蛋,左看看右看看,一脸天真无邪的说道:“哥哥脸上没有花花。”

  这一下几个人差点忍不住笑起来。

  但是墨风还是叹了一口气,走上前来,拍了拍陈青阳的肩膀,遗憾的说道:“青阳道友,你死到临头,还能保持这份乐观,我辈真是望尘莫及呀。”

  陈青阳一听,当然是一百个不理解。

  死到临头?这话从何说起。

  看到陈青阳一无所知的样子。

  张大头一拍脑袋瓜,眼睛一瞪说道:“青阳道友,难道你不知道这个鬼手?”

  陈青阳摇摇头。

  U酷v匠~网正◇◇版f首W发

  “哈。”张大头倒吸一口冷气。

  铁爪李冷哼一声:“你问的都是废话,青阳道友刚刚来凶恶谷,而且这个鬼手又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都没见过几次,青阳道友能知道就怪了。”

  陈青阳听了点点头,对铁爪李说道:“这个人是谁,很厉害吗?”

  铁爪李四下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鬼手,于是凑到了陈青阳的耳朵跟前,小声的说道:“可了不得咯,这个人啊,是个怪胎,他的武魂很奇怪,能够将对方加持在身上的外力抹掉,使用的武器是一对双钩,不显山不露水,但是对上他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

  铁爪李说这句话的时候,身子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战。

  想起来往日鬼手横行凶恶谷的模样,当时和他交战之人,战败之后,都要被此人用钩子将肠子全部拉出来,热腾腾的肠子哟,那场面,简直惨不忍睹。

  陈青阳呵呵一笑,不以为意道:“我以为什么大事儿呢,不就一个鬼手吗,小意思。”陈青阳丝毫不在意,毕竟陈青阳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岂会被这么一个人给吓到?不会的。

  张大头看到陈青阳如此自信,只能是点头道:“看你这么有自信,就不说打击你的话了,总之吧,你的运气似乎不是很好,碰到一个硬茬子,你要是坚持不住,就下台,保住性命要紧。”

  陈青阳点头告辞。

  比赛的日期,是第二天,现在陈青阳回去,还能休息整顿准备一番,倒还能增加几分胜算。

  夜。

  微风吹动凶恶谷。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沙,都带着阴暗狂暴的气息,虽然只是微风,但是吹动起来,那声音,像是有无数的厉鬼在哭泣一般。

  在谷主所在大院。

  一间豪华的庄园内。

  关旗正在和胯下白花花的俏美人缠绵。

  突然门外微风吹动。

  关旗眉头一皱,身子瞬间翻身下床,身子一震,手上的储物戒指瞬间白光一闪,紧接着一道白光充满了关旗的身子,再次看去的时候,关旗的身上,银色铠甲刷拉拉作响,手上一对双剑,闪烁着寒光。

  关旗冷哼一声,身子一闪出现在院中,喝道:“谁!”

  话声刚落,一个身穿粉红色长裙的女子,从天而降,女子脸上戴着面具,看不清容貌。

  关旗见了,脸上露出淫邪笑容,嘿嘿道:“美女深夜造访,难道是寂寞难耐?”

  神秘女子冷冷看了关旗一眼,对关旗的轻薄语气十分的不满。

  此人正是关旗的上司,教庭派来的女魔头。

  虽然是关旗上司,但是关旗对于这个女人,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按在床上,狠狠的蹂躏一番,女人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发泄的一个工具而已,他之所以千里迢迢来接这个任务,为的就是找准机会,拿下此女。

  不过,女子显然是顾全大局,颇有一些胸怀,并没有感情用事,和关旗翻脸,声音带着几分责怪道:“你为什么不听劝,主动去挑衅陈青阳!”

  看得出来,女魔头十分生气的样子。

  但是女魔头生气,关旗就更加恨陈青阳。

  关旗冷声道:“那又怎样。”

  “怎样?此人实力不详,你无辜招惹到他,现在好了,他也报名参加峰会,若是坏了大事,谁承担这个责任。”女魔头公事公办道。

  关旗听了不由得仰天大笑一声:“哈哈,我当是什么事儿,不就是一个陈青阳,小角色而已,何必在意,我倒是觉得,你好像对这个小子有意思?”

  关旗不无挑衅的说道。

  女魔头微怒道:“请注意你的言辞,你没有权利和我如此说话。”

  关旗刚才正在兴头上呢,还没爽,被女魔头打断,此时看到女魔头生气的样子,关旗忍不住色心大发,上前走了一步,调戏到:“怎么,你装什么装,男女之间,不就这点事情吗,别告诉我你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你是不是也整天想着怎么和我在床上缠绵……”

  “你住嘴!”女魔头怒发冲冠,纤细玉白手指一伸,一道长剑突兀伸出,放在了关旗的脖子上。

  关旗一愣,没有反抗,只是冷冷的笑着。

  女魔头也是觉得有些不妥。

  这个关旗,乃是教庭之中一个大人物的儿子,地位不低,如果真的出手,以女魔头刚刚加入教会的资格,恐怕难以摆平此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