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二人实力相当,所以这场战斗,几乎没有什么可言说的,只要彼此一人的丹药给力,药力强横,吸收的快,吸收的多,品质更高一些,那么这一方就会取胜。

  台下几百双眼睛,可是眼巴巴的看着。

  在打斗几个回合之后,此时二人都是感应到,身体之中的浑厚药力,已经发挥到了极致,也就是说,已经吸收了差不多,是时候爆发出最强一击了!

  杨零冷哼一声,口中吼道:乾坤无极,雷虎霸天!

  话音刚落,在他的身体周围,一道道蓝色的雷电之力,噼里啪啦的响彻起来,这一道道的雷电之力,竟然真的组成了一只老虎的形状。

  老虎体型巨大,越有一个小房子这般,而在老虎的额头之上,不是百兽之王的那个王字,而是乾坤图的形状。

  老虎形象毕露,一直巨大的爪子,向前一踏之下,整个空气都像是被人抽空一样。

  即使是周围观战的人,都感觉那一刻无法呼吸,随着老虎的一脚踏出,大家都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没办法,在绝对强力之下,只有这种臣服的感觉。

  而在场中的莫风,虽然目睹如此骇人景色,依旧云淡风轻,轻声道:御剑纵横,剑道万统。

  一声下,墨风大手向空气之中一抓。

  一道剑气,闪烁出阵阵精芒,出现在了墨风的手中。

  而与此同时,墨风脸上青筋毕露,牙齿紧咬,用力一扯之下,他的剑道领域直接崩塌,无数的剑气,顺间崩散开来,这一道道银白色的剑气,围绕着墨风疯狂的旋转。

  随着疯狂的旋转,这一道道的剑气,竟然开始互相吞嗤,不多时的时间,这些剑气,演化成了四条银白色的长龙。

  而这个时候,大家才得以看清楚墨风的容貌,可见刚才的剑气,是有多么的浩瀚。

  “剑道——合!”

  一声之下,这四条游龙,发出一声震天怒吼,直接一头钻进了墨风手上的剑气精芒之中。

  虽然这一切说起来缓慢,但也就是电光火石之间。

  杨零刚招呼出来雷虎霸天,墨风就已经施法完毕,直接冲了上去。

  Z酷3{匠#M网0唯一$正Z版,/“其d&他都n是盗版T

  墨风手中长剑,带着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嗡鸣之声,直接与雷虎霸天撞击在一起。

  这一招,之前二人无数次对抗过,但是由于彼此实力几乎没有什么差距,所以谁也不会吃亏。

  而这一次,则不然,墨风用极尽全力之下,直接一剑破开了雷虎霸天。

  杨零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乔阴也是没有想到会这样。

  与此同时,雷虎霸天直接被一分为二,而墨风则是控制剑术,直接将一道剑气横亘在杨零脖颈之下。

  哄~~台下顿时惊呼出声,几百上千的人,同时发出喊叫,那场面简直壮观。

  墨风赢了,可是他没有笑,因为他知道,这不是他依靠自己实力打败老对手的,所以墨风仁慈的说道:“按照赌注,你可以永久的离开了。”

  说完,墨风转身便走。

  此时,大家都是蜂拥一般,冲向了陈封所在的位置,向陈封贺喜。

  而乔阴面色如土,看陈封的眼睛充满了怨恨,他的自尊在这一刻,完全被践踏了。

  周围很多熟人,落井下石,有当着他的面退之前买下的药剂的,有说他老了,也有笑他的炼丹能力不过尔尔,在这么一个小地方骗吃骗喝。

  乔阴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怎么会习惯大家这么对待他呢,于是就找了一个机会,趁没人的时候,连夜离开了恶人谷。

  而与此同时,陈青阳的大名,几乎成了恶人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丹师之名。

  人怕出名猪怕壮。

  出了名,拜访的人每天络绎不绝,要是挨着个都接见的话,那好了,陈封别干别的了,恐怕要到一个月之后才能接见完毕了。

  好在阿成颇有才干,直接婉言拒绝了大家的邀请。

  回到住处之,阿成关好房门,鬼笑道:“不错,这次名声大噪,相信很快就有人前来求丹。”

  陈封点点头道:“是啊,想不到这里的人这么热情,看来我能大大的赚一笔钱了。”

  “啊?赚钱?”阿成不可置信的说道。

  “对啊,这个很难理解吗?”陈封苦笑。

  “不不不,你有所不知,这里的人,都是恶人,有的是钱,但是更好的则不是钱,他们啊,都有些奇珍异宝,我劝你啊,还是炼制一个更加强大的药剂,而且就一份,倒时候让他们竞争,谁的东西最好,谁就能得到这个药剂,你看如何?”阿成简直就是鬼点子大王,眼睛一转,竟然就能想出来,这么有头脑的方法。

  陈封听连连点头道:“不错,我倒要看看,恶人谷百年基业,能有多少好东西。”陈封的眼中,透露出一丝贪婪的绿光。

  在陈封钻研新药方的时候,阿成也没有闲着,先是打探了一下这里的消息。

  过来,教庭来的那个女魔头,居心叵测,直接将阿成定名为叛徒,并且声称阿成已经在逃亡的路途之中被处决。

  听到这消息,阿成简直恨这个女魔头恨之入骨。

  天黑之时,阿成直接出门,来到一个十分平常的一户人家。

  敲敲进去之后,里面的人发现了他,拿起武器,就要杀了阿成。

  阿成连忙坦露身份,那人这才放下武器。

  原来此人正是阿成镇上的一一个好兄弟,现在是谷主的一个小小护卫,在徐奎手下当差。

  阿成没有隐瞒,直接说了谷主被杀的事情,这位护卫惊呆了,说什么也不相信。

  阿成行动不便,以后还要依靠这个护卫,如果他不相信,以后的工作没办法开展。

  灵机一动之下,阿成自然是想到一个妙计。

  “这样好了,你呢,去找徐奎喝酒,多喝点,争取灌醉,然后闲话一句,谷主已经是死人,不信让他亲自探查。”阿成阴险一笑说道。

  这个护卫,是阿成兄弟,平时最看重阿成为人,现在听阿成这么一说,护卫当然是不容拒绝,阿成离开之后,就按照交代前去照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