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华长叹一声,万万没想到,就连刚刚招募的顶级杀手霍野都失败了,这次的任务,比他想象之中还要棘手。

  仇华眉头紧皱,暗叹:“早知道我也跟着去了,确保万无一失,过了这一次,夏侯蝉一定有所防备,这样的机会很难再找到了。”

  仇华大手一挥,空旷的屋子之中,平白无故多出一张桌子,他将一封信摊在上面打开,然后签上了名字。

  “不得不执行第二套方案,等夏侯霸将保护的这个大人送走,我直接动手抢人。”说着,他将信收起来,准备将消息传递给教庭,然后加派人手。

  就在这个时候。

  忽然之间,仇华眉头一皱,因为他察觉到有一道气息,正在飞快的来到这里。

  不多时,仇华便是察觉,来人不只是一个。

  咚。

  大门直接被人踹开。

  为首的是一个身子如同高塔一样雄伟壮阔的猛男,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平日负责夏侯蝉安全的石宽。

  此人十分生气,护目圆睁,在角落之中四处打量一番,这里空无一物,别说人了,就连一个桌子凳子什么的都没有。

  石宽气的狠狠一跺脚,转身想要离去,却在转身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一丝异常。

  他连忙转过来身子,蹲在地上,手指轻轻的在地上一点。

  一滴鲜血,出现在了石宽的手指,血液还没有干涸,而且几乎还有体温,看来这里刚刚还有一个人。

  石宽冷哼一声道:“追。”

  不过仇华早就不知所踪,岂是石宽能够追上的?

  这件事,就这样告一段落。

  经历过这次的危急,夏侯蝉是有惊无险。

  回来之后,夏侯蝉对陈封是言听计从,此时的夏侯蝉,对陈封的好感大大增加,彻底的信服了陈封的实力,不仅如此,夏侯蝉对陈封还有一些崇拜了呢,这种崇拜,丝毫不亚于幽莲对于陈封的崇拜。

  不仅如此,夏侯蝉也知道自己的不足,所以勤奋的学习炼丹还有炼器。

  陈封一看,照这样下去,这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而夏侯蝉也不是很难带的学生。

  相反,夏侯蝉天资聪明,很多难点,陈封都是一点就通,对于夏侯蝉这个徒弟,陈封也是有些满意的。

  S酷=匠¤“网L唯一正V版Q,其*他都T是,V盗版k

  这一天,陈封结束了一夜的炼丹生涯,草草休息片刻,中午时分,穿戴整齐,在花园散步。

  城主府后院就是花园,占地很大,一看就是给小女孩儿准备的。

  但是夏侯蝉是那种喜欢跑来跑去的女孩儿,自然不喜欢这些花花草草的。

  所以陈封在这里,倒也是清净。

  就在陈封低头想事儿的时候。

  一个人影,突然从花丛跳出来,吓的陈封一跳。

  “哈哈,师傅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夏侯蝉笑嘻嘻的说道。

  陈封被气乐了,调笑道:“想你呢,一晚上没见到,把为师想坏了。”

  “哟,油嘴滑舌,不过呢,我喜欢。”夏侯蝉笑嘻嘻道。

  “好了好了,你找我干嘛,又遇到难题了吗?”陈封上前摸摸夏侯蝉的头,软软的,滑滑的,手感不错,陈封心情舒畅。

  “当然不是,你徒弟我天资聪明,有什么能难得住我。”夏侯蝉傲慢道。

  “好好好,你聪明,你最厉害了,那你找我什么事儿。”陈封问道。

  “嘿嘿,想知道吗?”

  “当然。”

  “那跟我来。”夏侯蝉神秘一笑。

  “什么事儿这么神秘。”

  “当然是十分神秘的事情啦。”不由分说,夏侯蝉拉起陈封就向外跑。

  陈封被夏侯蝉拉扯的连滚带爬,足足走了好几条街,大家都是看到了夏侯蝉拉着她的师傅陈封,举止亲昵,满大街招摇,陈封老脸都丢光了。

  好容易停下来,陈封这才喘了口气,虽然不累,但是心累呀。

  “师傅你看,这就是我给你准备的神秘大礼,看看,是不是很喜欢,很激动,很感谢我呢。”

  陈封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眼,差点掀翻一个跟头。

  原来是这个小丫头打着他的名号,开了一家店面,招牌打的响亮叫珍宝斋,西域第一字号。

  陈封看了差点一个跟头栽地上,这真拉仇恨啊!

  圣树国也按照东西地域划分,西域多个城市,虽然教庭是在东域,有好几家金宝店,但西域是王室所在,有王城,和几个大都会,敢打这个字号,有点吹牛逼不上税的意思。

  “师傅,你还没有回答我到底喜不喜欢呢。”夏侯蝉拉着陈封的衣袖摇啊摇的说道。

  陈封哪个无语,刚要回答。

  夏侯蝉却不听,跑出去,扯着嗓子喊道:“摇起来。”

  一时间伏兵四起,敲锣打鼓放鞭炮,珍宝阁就这样开张了。

  陈封稀里糊涂的成了老板。

  陈封本就是城里的名人,再加上夏侯蝉这个城主女儿,这里人气陡然攀升。

  陈封其实也没心思再把那个西域第一的招牌拿掉,他曾是武帝,当之无愧。

  幽莲也觉得当之无愧,她属于脑残粉,在幽莲心里,陈封何止西域第一,说成天下第一都不为过。

  就在他们兄妹二人,傻乎乎的站在门口傻笑的时候。

  两个衣着华贵的大腹便便走了过来。

  陈封连忙上前迎接,毕竟做老板了,要有个老板的样子才是,笑迎八方客。

  谁知道这两个胖子,一点不懂礼数,陈封拱手,二人看也不看,傲慢的扫了一眼陈封的铺子。

  这两个人,来头不小,为首一个有着八撇胡的家伙,是炼器坊,宝悦斋的大掌柜,从西域的奉天城乔迁而来,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在此人眼里,连夏侯霸这样的城主,也不过是一个粗野莽夫而已。

  此人看了一圈,哈哈笑道:“可笑可笑,西域第一,连一个镇店之宝都没有,还敢自称第一,真是可笑。”

  陈封一看,这人是来砸场子的,当然不高兴道:“怎么,你有意见不成。”

  “意见倒没有,只是有个建议,我听说阁下是炼器炼丹全面精通的高手,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八撇胡说道。

  陈封自然天不怕地不怕,直接道:“说吧,我西域第一还怕你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