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封绕着霍野的身体转了一圈,来到霍野面前,蹲在地上看着。

  霍野现在身子正在急速的收缩,这个时候,已经回归了原来的大小,而且此时霍野的皮肤开始变得干枯起来,嘴唇发白,眼圈漆黑如墨,看得出来,强行施展缩骨功法,对霍野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怎么,现在服不服。”陈封蹲在地上问霍野。

  霍野目光阴冷看着陈封,悄无声息的,开启自爆模式,以他武宗修为,自爆的话,陈封必死无疑。

  由于霍野的手段十分的隐匿,所以陈封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这一回事儿。

  不过好在陈封命不该绝。

  就在这个时候,陈封的武魂再次帮了陈封一个大忙。

  刚才陈封接连吞服了三次丹药,其中蕴含的能量,超级庞大,若不是他的武魂牛逼,转移一部分药力,再加上魂源星体造就陈封不凡体质的话,换做旁人,这个时候早走火入魔而死了。

  现在炼魂王鼎堪堪消化了剩余能量,提示陈封可以开启吞噬。

  陈封一愣。

  紧接着炼魂王鼎进一步提示陈封,这个特殊的能力,每提升一重天,就可以发动一次,不过所要消耗的能量也是会逐步增加。

  陈封听到这里,喜不自胜,对于这个特殊的能力,陈封还是十分陌生的。

  毕竟之前的炼魂王鼎,主要作用就是炼器炼丹还有探测金属什么的。

  现在好了,竟然多出来这么一个霸道的功能,竟然能够吞嗤,简直是耸人听闻。

  陈封眼睛微眯,直接确认吞嗤。

  只见陈封头上的炼魂王鼎,顿时光芒大作,迅速旋转起来。

  随着炼魂王鼎的旋转,一缕缕的金光,瞬间没入霍野身体表面。

  那金芒,像是一把把匕首一般,瞬间没入,但是霍野并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只是微微颤抖一下。

  不过没有多久,随着金芒在他体内开始摧枯拉朽的吸收元气,霍野极其痛苦的喊叫起来,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

  霍野睚眦欲裂,周身气息,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汹涌无比的向四周喷发。

  头上的武魂更是光芒一闪一闪的。

  可是下一刻,突然,在他头上的武魂,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剥离出霍野的身体,被金光直接带着进入了陈封的炼魂王鼎之中。

  而随着霍野武魂的剥离出去。

  霍野顿时眼睛一瞪,七窍流血,整个人的身子瞬间瘫软下去。

  陈封一眼看去,霍野此时已经是七窍流血,筋脉寸断而死。

  好恐怖。

  Y酷d匠网唯Y1一#X正版/$,‘其…他)都p是盗.C版Z

  陈封吐了吐舌头,起身跳到了远处。

  由于平白无故多出一个武魂,此时的陈封,状况十分的不妙。

  要知道,霍野的武魂,乃是兽武魂,生性狂暴,陈封很难驾驭。

  此时随着一丝丝狂乱能量进入陈封身体之中,陈封察觉,这能量十分不稳定,于是立刻坐下开始修炼炼化。

  整整四个小时过去,陈封这才将这股狂暴的能量消耗掉,要知道,这可是人家霍野辛苦修炼得来的,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得到的。

  炼化完毕霍野的武魂。

  陈封猛然睁开了眼睛。

  因为陈封惊讶的发现,现在他的实力,已经达到很难达到的武宗二重天,要知道,武宗这个阶段,想要迈出一个进境,并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

  现在好了,陈封直接走到武宗二重天,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飞跃。

  更加让陈封惊喜的是,此时他竟然直接发现,自己学会了两个十分陌生但是强大的武技。

  思来想去,这才明白,原来这俩多出来的武技,乃是从霍野身上窃取来的,看来炼魂王鼎真是厉害,竟然直接将对方的武技都能直接炼化,也真是霸道无比了。

  这两个武技,第一个是一个十分高阶的武技,这属于一种被动武技,名为折影,开启折影之后,会产生一段时间的加速躲闪,以及反弹伤害的能力,有了这个武技,下次再碰上厉害的对手,一则可以跑路,而来也可以直接正面突袭,这武技,就是为硬碰硬而准备的。

  还没有去看第二个,陈封就是撇了撇嘴,看得出来,陈封十分后悔的样子。

  只见陈封喃喃的摇摇头道:“早知道这个吞嗤这么厉害,我就找一个武宗高阶的家伙吞嗤了,到时候我就是武宗第一人了。”

  虽然有些遗憾,但陈封还是得意洋洋的离开了,这次可以说是名利双收呀。

  夜晚。

  盾牌教徒一身狼狈的来到角落所在,四下一看,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这才身子一闪,进入了角落之中。

  站在大厅正中央没多久,仇华的身子便是飘飘乎出现。

  没等仇华说话,盾牌男子连忙跪倒在地,点头如捣蒜道:“大人,饶命。”

  “恩?何事如此紧张,你且说来听听。”仇华负手而立,看着窗外,语气不温不火的说道。

  “任务失败了,我的同伴身陨,我在霍野的保护之下,这才捡回一条性命,而我出来之后,在外围等了霍野一会儿,现在他还没有出来,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盾牌教徒涕泪横流道。

  仇华冷言道:“计划如此周密,怎么可能会失败。”

  “哎,情报有误,陈封的实力确实如同情报讲述的那样,但是情报之中忽略了陈封身边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简直厉害,一身毒功出神入化防不胜防,若不是由她在场,这次任务早完成了。”盾牌男子想起来明月的狠辣手段,就是气的牙齿打颤。

  仇华听了,轻轻点头道:“好吧,既然如此,你回教庭,这里的事我自有打算。”

  盾牌男子听了,立刻磕头致谢,如释重负一般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要离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仇华大手一伸,在盾牌男子背后凭空一点。

  只听嘭的一声,盾牌男子立刻口吐鲜血,直接暴毙而死!

  这手段干净利索,从始至终,盾牌男子直到死亡的那一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仇华冷哼一声道:“教庭从不允许失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