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冷眼看了二人一眼,眸中闪过一丝无情。

  她的功法属于毒功的范畴,攻击也是如此,完全是得到了毒后的真传,一招一式,都和毒后的功法如出一辙。

  控兽教徒眼看如此,立刻控制剩下的一头三纹豹,向明月飞快的冲了过去。

  三纹豹此时爆发出武师巅峰实力的最强战斗力,只见这个三纹豹,爪牙散发着淡淡的金光,所过之处,大地皲裂出一个梅花图形的裂缝。

  三纹豹的速度飞快,只是眨眼,就到了明月的身前。

  明月看也不看,大手一挥,周身上下,顿时释放出一大片紫色雾气。

  这雾气,仿佛从地底下喷涌而出的喷泉,滔滔的向上喷发,将明月牢牢控制起来。

  明月随即手腕一抖,一把明晃晃武器顿时出现在她的手中。

  十分怪异的是,武器刚一出现,立刻被周围的紫色毒雾浸染,不多时,那个明晃晃的武器,已经变成了紫色,而且还有被腐蚀掉的危险。

  明月看了都是为之一惊,要知道,这个武器可是从鬼域神殿那个鬼域神殿守护者仓库取出的武器,品质十分高,但如今,就算是这么厉害的武器,在毒雾之下,只是眨眼,便要被腐蚀掉,其威力可想而知。

  明月来不及多想,直接将手上的武器,向三纹豹抛出。

  可怜的豹子,迅雷一样到了明月的身前,还没有找到突破口进到明月身体周围呢。

  就这样被迎面而来的一把紫色武器当头刺下。

  只听砰的一声。

  尽管三纹豹身体周围有着浓厚的土属性防御护罩,防御系数相当之高,就算是四级魔兽碰上,也是难以一下子洞穿。

  但是今天明月的武器,就好像扎进豆腐一样,直接将三纹豹来了个脑浆迸裂。

  与此同时,三纹豹还没有来得及挣扎一下,整个头颅,瞬间被武器上携带的紫色毒素直接腐蚀一空,成了一个无头三纹豹,身子一动不动躺在地上。

  控兽教徒看到这里,差点儿吓尿裤子,蹬蹬后退两步,一脸的骇然。

  明月看了一眼地上三纹豹的尸体,哪儿还有那个武器的影子,此时武器也是烟消云散了。

  明月撇撇嘴,暗暗思索道,从毒素的强度来看,想要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使用武器,必须是黄金级以上的武器,不然的话,还没有出手,武器就费掉了。

  而明月此时周身的毒素,虽然强度很高,但个中是有原因的。

  这里面的毒素,并非纯粹由明月释放出来的,其中最为厉害的毒素,是由她的武魂释放出来的。

  武魂乃是蛇身魔像,能够自主产生浓烈的毒素,但是这个产生的速度很慢,像刚才那种剂量,一天也只能释放两次出来。

  但尽管如此,明月足以震慑对方二人。

  这个时候那俩教徒,简直就像白天见鬼一样,显然,他们也是觉察眼前这个被他们忽视的女子,有着非同寻常的战斗力,恐怕与陈封不相上下!

  ◇酷@@匠网正m版v#首。t发

  明月所修的功法名为玄冥功,共有六层,六种属性的修炼,第一层就是炼毒。

  可以使用的技能有三个,淬毒杀、毒烟幕和群蛇绞。

  明月施展毒烟幕将一片区域毒素扩散开,她可以自由来去,并且在里面隐形。

  攻击、逃命都很方便。

  此时,那个手持长枪盾牌的教徒,眼看明月不依不饶,没打算放他们离开的样子。

  只能抖擞精神,上前一步,看着明月战战兢兢的喝道:“我和你无冤无仇,如果就此放我一条生路,日后有用得到的地方,我也会高抬贵手,不知道姑娘意下如何?”

  盾牌教徒,这会儿老实了,哪儿还有刚才欺负幽莲和夏侯蝉的样子。

  明月一脸冷漠,断然道:“如果我非要杀了你们呢。”

  “那就不要怪我不懂得怜香惜玉了。”说话间,那人举着盾牌向明月冲了过去。

  虽然这个教徒的实力,只是半步武宗而已,相比于明月的差距,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此人身份特殊,乃是教庭中人,教庭中人都修习一种圣光法决,这个法决的庇护力度十分高,是属于高级法决的一种,随意对上明月,并不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的。

  果然,男子冲到明月近前。

  明月心有成竹,直接控制毒雾四散开来,将对方笼罩在其中。

  明月本以为以对方半步武宗的实力,只要沾上毒雾,就会一命呜呼。

  但是这个时候的明月打错了算盘。

  对方在进入明月毒雾范围之后,周身金光一闪,一个椭圆形的罩子,直接将盾牌教徒笼罩起来,这个罩子十分的坚固,毒雾竟然难以进入其中。

  明月轻咦一声,显然有些惊讶。

  这个时候盾牌男子飞快将手中长枪向明月咽喉刺去。

  长枪在他手上,犹如蛟龙一样,声势浩大不说,更是速度奇快无比。

  明月玉手在空中一抓,那一层层的毒雾顿时被她凝聚在手中,形成一把犹如实质的长棍。

  长棍迅如疾风,向上狠狠一挡。

  当的一声,金属交鸣。

  这一下两个人都是用出了自己最强的力度,如此一来,盾牌教徒手上的长枪,顿时被震飞。

  而他也是龇牙咧嘴,一伸手,看到自己的手掌虎口都是在这一下的撞击之下裂开,鲜血如注流下。

  明月冷哼一声,迈步上前,挥舞长棍,向那人头顶之上狠狠砸去。

  盾牌教徒顿时大惊,这一下打中,哪儿还有命在,慌忙挥舞盾牌,向上一挡。

  嘭。

  强大的力度,只震得盾牌四分五裂,但这个盾牌也是有圣光加持,所以并没有如此不堪一击。

  而这个盾牌教徒,显然也是身经百战之辈,在这样的条件之下,借力飞身跳出去,身子一闪,便是到了武器长枪掉落的地方,明月以为对方要逃,连忙追上去,但那人拿了长枪,立刻一个回马枪,明月再起挥舞毒雾长棍砸了过去。

  但盾牌男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空中临时改变了方向,虚晃一枪,躲开明月的攻击,向明月的腰间砸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