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这些话的时候,夏侯蝉的眼睛冒着光,很显然,这次的事情,简直把夏侯蝉馋的不行不行的了,探宝这种事儿,本就是夏侯蝉最为热衷的事情,现在好了又整整憋了大半年没有出城,这次有这么一件事儿,她当然是一百个愿意去看看。

  说着话,眼看幽莲也是有了一点儿兴趣夏侯蝉趁热打铁,直接就拉着幽莲,跑到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大汉身边。

  这个大汉,手上拿着一个小册子,另外一只手,有一把鸡毛笔,正在上面写写画画。

  夏侯蝉上前直接说道:“你们是在招募人手吗,算我一个。”

  她直接就报名了。

  那个人头也不抬,问道:“姓啥叫啥。”

  “夏侯蝉。”

  此言一出,那些热火朝天的人,一个个是惊讶万分。

  纷纷离开夏侯蝉一段距离,生怕会被夏侯蝉咬到似的。

  领头人看到果真是夏侯蝉,婉言拒绝道:“姑娘,不是我们不带你,但是您身份金贵,这次探险凶险重重,万一有个意外,我们可是担当不起,这次多有得罪,您看,还是找个其他的队伍吧。”

  得,人家直接拒绝了夏侯蝉。

  夏侯蝉虽然心里不高兴,但是也不能表露出来,于是就这样闷闷不乐的离开。

  好在酒馆里面的队伍很多,不止这一个,而其他的队伍呢,都是外乡人,并不认识夏侯蝉这么一号人物,夏侯蝉看了一眼,又兴冲冲的走过去。

  不过,那些人虽然不认识夏侯蝉,但是人家也不能带这么一个拖油瓶不是,看了一眼夏侯蝉,直接摇头拒绝了。

  夏侯蝉基本上在每个队伍前都问了一遍,但是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不带她去。

  这下好了。

  夏侯蝉是真的不高兴了。

  说来也巧,正在这个时候,从角落里站起来一个人。

  这个人看清楚夏侯蝉之后,主动的走了过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对夏侯蝉颇有企图的程斌。

  程斌走上前来,明知故问道:“大小姐,您这是怎么了,看起来不太高兴呀。”

  夏侯蝉一看是程斌,没好气的冷哼一声道:“这还用问吗,他们都不带我去寻宝,哼,都是坏人。”

  程斌听了恍然大悟,哈哈大笑道:“就这事儿啊,大小姐您别急。”

  “走开,我正烦着呢。”夏侯蝉冷声道。

  “你看你,我正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程斌故作高深道。

  “你能有什么好消息,且。”夏侯蝉不屑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次寻宝,我也想去呢,而且,我已经找到了足够的人手,不如你和我们一起去吧。”程斌眼角闪过一丝寒光,寒光一闪即使,谁都没有看到。

  夏侯蝉一听,心里一喜,刚要答应,但是想到父亲临走前的叮嘱,还是固执的摇了摇头,心中摇摆不定。

  夏侯蝉的神情动作,程斌尽收眼底,看到这里,冷冷一笑道:“大小姐,您就跟我们去吧,再不出发,可就让别人把宝贝拿走了,你看看他们,还在集结队伍,我们呢,已经准备好了,即刻出发,一定能赶在他们前面找到宝贝的,你看怎样?”

  夏侯蝉有心答应,刚张开嘴巴想要同意。

  这个时候,幽莲在一旁说话了。

  只听幽莲凑到夏侯蝉耳朵边上,小声说道:“千万不要去,城主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

  幽莲一看程斌就是十分的不待见,谁让当初程斌找表哥陈封的麻烦呢,幽莲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

  此时夏侯蝉已经心意已决,当然不会被幽莲这么轻易的就改变了想法。

  只见夏侯蝉眼睛一转,计上心头。

  拉着幽莲,走到一边,小声道:“幽莲妹妹,你呢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师傅,更不要告诉我父亲,你能做到吗?”

  幽莲当然是用力摇头,表示不同意夏侯蝉这么做。

  夏侯蝉怪异一笑道:“幽莲,我可知道关于你的一个小秘密。”

  幽莲一听是秘密,自己有什么秘密被夏侯蝉发现了?

  于是幽莲连忙问道:“什么秘密,我怎么不知道。”到底还是小几岁,心智不成熟,被夏侯蝉这个智商简直妖孽的家伙给唬住了。

  2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F

  “你是不是喜欢我师父呢?这一点你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夏侯蝉十分得意的说道。

  幽莲见夏侯蝉一语戳穿了心事,当然是羞臊的小脸通红,害羞的说不出话来。

  支支吾吾个半天,没有承认,也没有拒绝,不过夏侯蝉是谁,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只听夏侯蝉继续说道:“幽莲啊,姐姐可是好心劝告你,你这样下去可不行,你看看人家明月,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埋头修炼,你呢,这点儿实力,以后就是师傅的拖油瓶,早晚会把你丢掉的,你说对不对。”

  夏侯蝉苦口婆心一席话,说的幽莲是百口莫辩。

  夏侯蝉可不是省油的灯,继续说道:“我都打听好了,在这个地下城里面,据说实验楼之中,有一种血脉药剂,专门针对血脉开发而炼制出来的,可以令人拥有血脉之力,如此一步登天。”

  听到这里,幽莲也是暗暗点头,因为她知道这个血脉之力的厉害,想当初,林仙儿就是因为开启了血脉之力,这才变得那么厉害,所以当夏侯蝉这么说的时候,幽莲心里也是开始变得十分向往了。

  就这样,幽莲这个陈封的忠实粉丝,现在竟然被夏侯蝉忽悠的与夏侯蝉一起不听话了。

  这个时候,程斌从外面走进来,悄声告诉夏侯蝉道:“队伍已经集结完毕,我们也赶紧过去吧。”

  不由分说,几个人来到了大门外。

  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而且从这些人的衣着打扮来看,都是能征善战之辈,浑身上下,几乎是武装到了牙齿,看起来都不是一般的人。

  想来也是,这段时间,全城戒严,一般人想要出去,还没有那个实力。

  虽然说出城十分的困难,但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比如在城中一些大家族就有办法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