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很难,没人能完成,估计不是人,哈哈。”那人面相猥琐,声音尖细,像是个娘们。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程斌脸色一板道:“说不定人家是作弊或者走后门的呀,赵奢,你这就不知道么。”

  q9酷/匠fB网首●发C

  赵奢一听,故作姿态的长长哦了一声道:“是啊,早知道我就去了,不过念在我和小婵交情不错,若是做了小婵的师傅,我也不好意思,想不到被小人捷足先登,真是可惜。”

  说话间,赵奢手掌有意无意的在胸前拍打两下,那个地方,是一个图腾,正是四品炼器师的标志图腾。

  这赵奢,年纪轻轻,二十出头,但年少有为,半年之前就得到了四品炼器师的认证,在这金雀城,也算得上一号人物。

  面对如此种种,陈封心里虽然气氛,但眼前只是两个小角色,挥挥手就能搞定,所以陈封没有想去搭理他们,想要避开去做自己的事情。

  但是幽莲不干了,陈封可是幽莲心中的偶像,她怎么舍得陈封忍受这样的屈辱。

  只见幽莲脖子一梗,不满的喝道:“你们两个知道什么,鼠目寸光,我哥哥是谁,这种小测试手到擒来,还用得着作弊吗,你以为都和你们一样吗,小人之心!”

  而夏侯蝉在旁边也是护着陈封道:“这是我师父,你们怎么说话的,真是没有礼貌。”看得出来,夏侯蝉也是有些生气。

  这下程斌彻底不爽,朗声道:“我就不信他是靠自己实力完成的,我朋友赵奢就是炼器师,你若是有胆子,敢不敢比一比?”

  陈封眉毛一挑:“比?你觉得你们够格吗?”陈封直接无视二人。

  “我!”程斌哑口无言,竟然无从反驳。

  陈封冷冷一笑,径直的走到摊位前,负手而立道:“既然不服,那我们就段一段这件东西有什么用,市价多少钱,要知道,作为一个炼器师,熟悉材料的用途以及市价,是必不可少的一门功课。”

  说着,陈封的手指指向了摊位上摆放的一块平淡无奇的石板。

  石板上刻着一个粗糙的大印,材质看着不像是普通的石板,但无论怎样,也不像是一个宝贝,摊主倒是个明白人,明码标价,旁边就有一个小牌子,上面标注一万金币。

  这边的摊位很多都是淘宝区,摊主从一些渠道收进来一批货,看眼力,懂得标价就高,不懂得就根据材质一些最基本的参数定价。

  赵奢一听,觉得这个方法还不错,于是直接上前,大手一招,石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四下打量一眼,认真道:“这个石板是用来控兽的,四品印兽灵石,这个刻印类似于禁制锁,只有特定的方法解开才能激活这个石头。”

  说着,赵奢直接丢下一万枚金币。

  摊主见到摆了很久的货终于卖出去了,自然是欣喜万分。

  但是接下来,赵奢淡定道:“这个大印,和许多控兽法宝的纹路十分相似,以我所见,这个东西,至少也是价值五万。”

  摊主直接傻眼了,脸上露出后悔的神色,小声嘀咕道:“这么贵,早知道我就标价五万了。”

  赵奢看到摊主如此,自然十分满意,转头看向陈封,冷声道:“如何。”

  “呵呵,你说价值五万?我不敢苟同,我在你的价格后面加一个零,五十万。”陈封的声音很大,周围的人都是听到了。

  一时之间,这片区域的卖家买家都是愣在当场,吃惊的看着陈封。

  陈封漫步走上前去,指着上面的大印说道:“这个印确实和控兽有一些关系,刻印、封印都有一套体系,观其行就会知道一些信息,这些信息显示,这里面记录是一套音律法决。”

  众人一听,都是一愣,音律法决,这个东西,听起来十分陌生。

  陈封继续道:“音律法决,只有音律属性武魂的人才能使用,算的上十分高深的技法。”

  赵奢自然不信,昂头道:“少来吹牛,拥有音律属性武魂的人屈指可数,更何况这个大印打不开,也没有办法证明到底有什么用,你这么说,纯粹是泼妇骂街,无理取闹。”

  “谁说打不开,谁说音律属性武魂屈指可数?诺,这不就是一个吗。”说着,陈封指了指幽莲。

  赵奢一看,不屑冷哼一声道:“哼,即便她是音属性武魂,你说的也是错的,不信就让她试上一试,到时候你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那怎么能行,如果不是我说的,倒还好说,东西是你的,如果如我所言,这个大印的法决就被她掌握了,你岂不是白白亏损一万金嘛。”陈封笑道。

  “你该不会是不敢试吧,输了就是输了,何必多言呢,不就是一万金,若真的如你所言,我分文不收,就当是这次比赛的赌注。”赵奢说着将石板向陈封抛去。

  石板看起来很小,但是还是有一定重量的,只听石板带着呼啸,向陈封飞奔而去。

  陈封看也不看,大手在空中轻轻一挥,石板慢悠悠的落在了幽莲的手上。

  幽莲没有由于,直接召唤武魂。

  小铃铛呼啸而出,叮当一声脆响,紧接着,石板上的刻印忽然爆发出一阵阵红色光芒,直接将幽莲笼罩起来,这个时候,任谁也是看得出,幽莲竟然真的解开了上面的禁制锁。

  不多时,金光退去,在石板表面,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青光,上面的音律法决,很快就是浮现出来。

  赵奢一眼看罢,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这下好了不但输给了陈封,还白白花了那么多的金币。

  此时无声胜有声,任谁也是看出来赵奢这次栽了。

  陈封无奈的耸耸肩,对幽莲说道:“收起来吧,这年头还是有好人的呀,竟然有人给我们送这么珍贵的东西,哈哈。”

  陈封十分高兴,但是这个时候,最高兴的不是陈封,也不是幽莲,而是夏侯蝉。

  夏侯蝉洋洋得意道:“怎么样两个小白鼠,被我师父玩弄股掌之间的感觉如何,哈哈,别说是你们了,就是整个金雀城,炼器之术,无人能出其左右。”

  “小婵,你不要太过分。”赵奢一脸铁青道。

  “什么叫过分?这叫实力,你能吗?这话我就敢说,你们哪个还敢挑战我的师傅?难道金雀城无人也?”夏侯蝉简直就是一个惹事儿精,怪不得城主这么积极给她赵老师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