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这个夏侯蝉。

  人不但长的漂亮,而且还是天纵奇才!

  年纪轻轻,才十几岁,比幽莲大不了多少,但是修为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半步武宗之境!

  这等修为,这个年龄,简直就是天之骄子!

  不但如此,夏侯蝉为人聪明绝顶,除了不会打架之外,什么炼丹炼器,全都是三品,这等成绩,简直就是妖孽。

  而她正因如此,性格嚣张跋扈,谁都不放在眼里,恃才傲物,而且身份特殊,整天在金雀城惹事,目中无人,把城主大人整天愁的想上吊。

  这不,城主求告很多朋友,才想出来这么一个法子,给夏侯蝉找一个老师,威慑夏侯蝉,给她当老师。

  夏侯蝉何等聪明,当然知道,这是父亲想要监视看管自己,不让自己惹事。

  夏侯蝉当下拒绝。

  但是城主坚持己见,威逼利诱。

  无奈之下,夏侯蝉只好妥协,但是,选拔老师的条件,则是由夏侯蝉定,这才能答应。

  夏侯霸一听,也不在意,能找到老师,不管什么条件,都可以。

  于是,夏侯蝉就搞出这么一套选拔方法来。

  这不,炼器三关,半天的时间,也就陈封一个人过了。

  现在陈封面临的炼丹三关,前两关都是变态级别的难度,需要用到武魂术炼大法才能完成,这个方法,早就失传,只有一小部分高人才会,此时,在炼丹房外面,聚集了很多参加考核的炼丹师,但是无疑列外,都以失败而告终。

  而失败的人,也不打算离开,而是拭目以待,看看这么变态的试题,今天会不会有人能完成呢?

  夏侯蝉不慌不忙,懒洋洋的说道:“这炼丹三关,一定让你的表哥灰头土脸出来!”

  “才不会,我表哥一定手到擒来,完成这个小测试。”幽莲听到有人说表哥不好,当然是不答应,立刻反击。

  夏侯蝉轻哼一声:“且,你都什么,这最后一关,是以魔兽血丹为底料,血丹哟,这可是一个炸弹,稍微不慎,就会爆炸,而且这次的材料,是十分难得的三级魔兽雷霆巨兽的血丹,这要是爆炸了,威力可想而知。”夏侯蝉巴不得陈封能够冲到第三关,然后,轰的一声,把陈封给炸出来,到时候,哼哼!

  明月听了脸色微变。

  这三级魔兽雷霆巨兽的血丹,一枚少说也要十五万金币,而这一个人就用三分,就是将近五十万金币,这个城主府,还真是大手笔!

  而明月也是知道,这次的试题,是来之四品的雷霆加持强力药剂。

  丹药吞服的通常都是辅助类,药剂大多都是攻击类的,从四品开始药剂是非常主流的,四品一下药剂很少,首先是原料贵,效果不够突出。

  “四品药剂,这可不是谁想弄就能弄出来的。”夏侯蝉嚣张的说道。

  “哼,不过尔尔,我大表哥无所不能,别说药剂了,就是你要药团药球药丹药末,也一定能弄出来。”幽莲气上心头,绝地反击!

  而紫脸色微变,这个药剂是武宗这个等级的人才用得到的,这小丫头太刁难人了,她摆明了就是不准备找师父的。

  幽莲和夏侯蝉年龄相当,而且都是天纵奇才,谁也不服谁,一个个瞪着漂亮的大眼珠子,嘟着小嘴巴,一副娇滴滴的可怜模样,在大院正中心互相对视着,那模样,别提多可爱了。

  “你少给我吹牛了,能完成这次考核的人,还没从娘胎里面生出来呢。”夏侯蝉自以为聪明绝顶,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如此道。

  “我哥甚拽,你不知否?”幽莲气的小脸通红,插着小蛮腰哼道。

  两个人僵持不下,谁也不服气谁,眼看就要动手了。

  明月在一旁看得那个心急。

  这个少女夏侯蝉,可是武师巅峰,跟幽莲打起来,虽然幽莲也很厉害,但是幽莲战斗经验不丰富,难免吃亏,所以明月可是一直警惕着呢,生怕出现点儿意外。

  现在到好了,这么下去,两个人非打起来不可。

  就在两个人曾到一起,鼻子贴鼻子,就要缠到一起的时候。

  忽然,在炼丹房考核的那个人跑了出来,慌慌张张的跑到夏侯蝉身边。

  夏侯蝉一摆手,不用问也是知道,冷淡道:“没有一个通过的吧?这不怪你,下去吧,没你事儿了。”

  夏侯蝉对自己的考题有信心,看到考核的考官都出来了,一定是考试完毕了呗。

  “大小姐,里面那个人说,如果他炼制用一份就过关了,还剩下两份材料,浪费材料,他打算自己用,这材料挺贵的,我不敢做主,这不,问您来了。”考官难为情的说道。

  周围人一听,全部愣住了。

  在考核的时候,三份材料,炼制出一份就算成功了,其他的两份,是用来弥补百分之七十的失败率的,也就是说,就算是高高手,也是有着很大成分的失败几率。

  不过,现在陈封倒好,直接就打定主意,能一次炼制成功,这样狂妄的家伙,在场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简直就是狂的没边儿了。

  这感觉就像恨天无环,恨地无根,天有环,陈封能把天给扯下来,地有根,他能把地拔起来,这就是狂人,只消一次,炼制成功!

  夏侯蝉听了花枝乱颤,声音清脆悦耳道:“想不到还是一个贪小便宜的,不过,我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贪,我就不信,一次能炼制成功,你告诉他,他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放心大胆的炼就是,但是万一有一次失败,炸死了,这可不怪我。”

  “你放心,我表哥言出必行,既然他说一次成功,只需一次,这一点毋庸置疑。”幽莲摇头晃脑,自信满满的说道,好像这次参加考试的人是她一样。

  *Z更;新t最快T上CF酷匠`)网D*

  “无知的小孩儿,这次就让你知道,你的表哥变成猪头是什么样子。”夏侯蝉反击道。

  “你才是猪头,不许在背后说我表哥坏话。”幽莲气的小脸一绷,一跺莲花小脚,生气的说道。

  而这个时候,陈封还在炼丹房傻乐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