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老板,能否给小弟说说。”陈封问道。

  酒店老板有心想说,但是看了一眼陈封的打扮,挥手道:“算了,这些事情啊,不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应该知道的,你呀,不知道最好。”酒店老板好言相劝到。

  陈封知道对方一定知道些什么,连忙问道:“小弟初到宝地,如果不清楚这里的局势,贸然呆下去,恐怕会遭遇不测,恳请老板,如果知道一二,恳请通告呀。”

  酒店老板一听,叹气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怎么赶到这个节骨眼儿了,这下好了,有来无回咯。”

  “啊?什么,有来无回,怎么会这样?”陈封问。

  “小兄弟,你有所不知,圣树国,最大的势力圣光教庭,这个教庭的权势极其强悍,直接主导王室,控制着王室成员的直接任免。”酒店老板说道。

  陈封一听,顿时一愣,一国之主,竟然听一个教庭的任免,看来,这个教庭的力量,不是一般的强大。

  “难道说,教庭和王室之间,出现了什么变故不成?”陈封问道。

  |0酷Ir匠$网P首:^发@{

  “恩,不错,教庭现在不看好现在的王室继承者,选择了一个流亡在外的王子,这不,又给找回来了,你说这事儿不乱套吗。”酒店老板忧心忡忡道。

  “这个,国不可一日无君,现在教庭更换国主,难免会引起不满,遭到非议,只是不知道,这个流亡的王子是什么来头?”陈封心中十分诱惑,不知道教庭搞什么鬼,好好的王室干嘛非要推翻了呢。

  “这个啊,传言说是王上的兄弟什么的,当初因为形势所迫,被排挤出去,也有人说是被大臣设计陷害,现在又东山再起。”酒店老板说道。

  “那,现在的王上是如何应对?”陈封问道。

  “这个,现在的王上,病重,幸好有一个振国强者守着望都,而王室和教庭之间的态度都变得捉摸不透起来,,几个继承者之间,也是开始了角逐,每天都有人死掉哇。”酒店老板说道。

  “哦?老板,您知不知道,在阴之国,有一行炼尸宗的人,在圣树国……”陈封还没有说完。

  老板直接打断道:“这个啊,我当然知道,炼尸宗那几个人,正是其中一个继承者的支持者,只是那个继承者失败,他们也就被订上了通敌的罪名,直接绞杀,而且据说炼尸宗在朝中依靠的大臣,这次都是处死。”

  陈封听了,微微有些明悟,叹息道;“想不到这次圣树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早知道我就不来了,我们还是明天就出城离开吧。”

  老板一听,忙说道:“小兄弟诶,你想走?走的了吗,,现在金雀城全城戒严,只许进不许出,你这一来,想要走,那可不太容易了。”

  “什么,这还不让走了?”陈封讶然,虽然嘴上说着,但是陈封心里明白,自己想走,谁能拦得住?

  老板道:“那是自然,这金雀城中,住着王室的一个大人物,外面的人进入这里之后,想出去就很难了,圣树国封闭了边境所有的通道。”老板好言道。

  陈封一听,边境封住不让走了,直让进,这还了得,于是喊道:“既然不让走,我们就进,深入圣树国腹地,一路游山玩水也好。”

  老板掂量着陈封给的一袋子金币,有心想不去管陈封的,但是看在钱的份上,老板还是如实说了:“你们三个人,是炼尸宗的吧?”

  陈封一听,顿时眉毛一挑!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的,我只是甘肃你,想深入腹地,不是不行,现在金雀城只是边境,还不算真正的戒严,山高皇帝远的,但是到了里面,可就不同,以你们几个炼尸宗的身份,必然有麻烦,想要进去,只能是去找城主夏侯霸,年轻人,言尽于此,剩下的看你们的了。”老板道。

  “既然如此,那你可了解夏侯霸此人为人?”陈封喝了一口圣树国特产的果酒还有苦茶,对老板问道。

  “咱一个小酒馆的老板,怎么知道大帅的喜爱,我只知道啊,心中很多人想进入国内,但是王室现在情况危急,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进去的,可以说,就算过去一只苍蝇,没经过他的允许,它也是飞不过去的。”老板说道。

  陈封吸了吸鼻子,饶有兴致的道:“大帅?这人曾经是大帅?”

  “对啊,是王室的一名大帅,不过后来犯了大罪,被发配到了边关来,要知道,人家可是武宗强者,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武宗强者!”老板低声对陈封说道。

  正在陈封一筹莫展之时,只听外面,有两道急促的脚步声。

  蹬蹬蹬。

  脚步声音,并不是很重,要知道,这个酒店,可是有着不下一百多个人,一百多个人,熙熙攘攘,你一言我一语,嗡嗡嗡,像是一堆苍蝇一样,那声音,可想而知。

  但是在这两个人从天而降,踏门而入的第一步,众人都是止住了要说下去的话,全部像是木雕一样,一动不动。

  陈封也是停止了说话,神识一扫,发现来人气势不凡!

  两个人如入无人之境,大摇大摆进入其中。

  其中一个大嗓门就进门便喊:“城主令,城主千金百里挑一,寻一名良师,福利优渥,奖金丰厚,有实力的人可以来试,只要精通炼丹以及炼器,都可来探!”

  陈封这才恍然。

  这两个人,既然回到这里来找人,看得出来,这个酒馆,并非平凡之所,定是那藏龙卧虎之地。

  果然。

  这消息一出,就有人立刻开始讨论起来,跃跃欲试之人也不再少数。

  陈封心中冷笑,炼器、炼丹?千金小姐的老师?

  哈哈。

  我倒要看看那千金小姐长的什么摸样,陈封心中暗暗冷笑。

  这个时候。

  从酒馆之中,大步踏出几人。

  “四哥,以你的炼器之术,想必做那城主千金的老师,简直就是手到擒来,试问金雀城,哪个炼器之术在你之上?”

  “贤弟谬赞,谁不知道白手丹王,你的炼丹术,在这金雀城,也是首屈一指的呀。”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不必推辞,我们几个人到了那儿,不知道千金要选谁,啊哈哈。”

  “对啊,我们四个这次有福利了,听说那千金,可是一个大美人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