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来到,门主直接说明情况。

  老者不屑哼了一声,看向陈封道:“你在沉月峰哪个地方当差,可认得我。”此人态度傲慢无比,显然是指示人惯了,一副鹤立鸡群的高傲,而他配得上这高傲,起码阴水城上下,无人不服。

  陈封淡淡说道:“沉月峰近卫队大队长,陈封!”

  一语落,这个高傲的没有边际的老者,深深看了陈封一眼,竟然直接脸色大变,直接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

  “小的见过近卫队队长!”老者一把年纪,还在陈封面前下跪,只是修真者的世界,就是如此,实力就是道理。

  沉月峰近卫队队长,这个位置的所在,简直可以说与炼尸宗宗主平起平坐的存在,他虽然是炼尸宗杂役处长老,掌管手下百余个炼尸宗外门弟子,但是在陈封眼里,狗屁不是。

  “看在你一把年纪,我就不加责罚你了,自己走吧。”陈封冷声说道。

  老者颤颤巍巍的抬起头,手指微动,一把匕首出现,只听咔嚓一声,老者自断一指道:“小的有眼无珠,乱了队长大事,自断一指权当赔罪。”

  说完,老者一溜烟的溜掉了。

  此时,寒门门主一脸蜡黄的看着陈封,不知所措。

  “你儿子当众辱骂于我,丝毫不加遮掩,我出手教训一下,如果你真的以为我做错了什么,大可直接出手就是,我陈封接受你的挑战。”陈封吃着石榴,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

  寒门门主连忙单膝下跪,焦急说道:“一条狗而已,劳烦大队长管教,在下感激不尽,何言挑战。”

  陈封撇嘴说道:“你要是不挑战,这么多人看着,那你岂不是很没面子,以后在阴水城怎么立足。”

  寒门门主听了陈封的话,毫不犹豫,直接抽出匕首,自断一指道:“求前辈饶命,在下甘愿投诚,为前辈誓死效忠。”

  几万人所在的宏大场面,此时此刻,鸦雀无声。

  今天的事情,简直就是见鬼。

  6更新eE最I√快&上酷匠m:网X+

  本以为寒门门主要学习吕家,没想到吕家竟然出了这么一个无敌的存在。

  炼尸宗沉月峰近卫队的大队长,这是什么样的高级存在,以往,他们这些人,能见到一个炼尸宗的普通弟子,都是巴结的不行不行的,要是谁家出了一个人才,进入炼尸宗,即使是一个外门弟子,那也是要张灯结彩的庆祝一番,这倒好,现在在阴水城这个小地方,竟然直接冒出来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这些人,一个个是哑口无言,吓的是手足无措。

  “罢了,全都滚吧,不要打扰我吃石榴。”陈封扫兴的看了众人一眼,包括阴水城成在内,都是灰溜溜的离开了。

  当所有人全都离开之后,那些吕家众人,看向陈封的眼神一个个的都是变了。

  不久前试图为难陈封的几个吕熏儿的叔叔伯伯,都是一脸尴尬的看着陈封。

  “对不住啊前辈,刚才……”

  “自不必说,都是一家人。”陈封直接打断他们的话。

  事情到了这里,陈封算是暂时在吕家安定下来。

  明月与陈封找了一件密室,一起在里面闭关修炼。

  时至深夜。

  正在修炼之中的陈封,突然觉得不远处的明月,忽然浑身气息陡然一顿,陈封仔细感悟之下,发现对方的身体之中,气息十分的紊乱,竟有种走火入魔的迹象。

  陈封连忙细看。

  一看之下,陈封大吃一惊,在丝毫没有掩饰的明月身体之中,陈封在明月的丹田之中,发现一种怪异的能量。

  这股能量,竟然直接将明月的丹田禁锢起来。

  现在,明月聚集了大量的天地元气在经脉之中,如果丹田被禁锢的话,这些庞大元气,就会直接将明月的经脉冲击破碎。

  陈封没有犹豫,立刻身影一闪,出现在了明月身前。

  陈封飞快打出几道法决,将明月身体之中的气息稳定下来,随即陈封召唤出武魂星环,在陈封的控制之下,陈封头顶上的星环,发出一道道璀璨的星光。

  星光之中暗含着纯粹的星辰之力。

  这些星辰之力,绵而有力的进入明月的身体之中,带着天地之力,冲击那个禁锢。

  但是令陈封十分震惊的是,这个禁锢,竟然十分的怪异,在陈封的冲击之下,禁锢竟然纹丝不动,璀璨的星辰之力,打在禁锢之上,犹如一拳打在棉花之上。

  陈封心中微微惊讶,连忙运功将明月经脉之中的元气强行抽去了起来,融汇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陈封只能这样做,不然的话,明月会走火入魔。

  当陈封完成这一举动之后没有多久,双眸紧闭的明月缓慢的睁开眼睛。

  陈封连忙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在你的丹田之中,怎么会有禁锢之力!”

  陈封十分的疑惑,但是也是已经猜出了一大半。

  明月轻叹一口气道:“这禁锢之力的由来,涉及到我刚刚进入外堂的时候,当时我们一批许多人,在我的主人带领之下,来到一个幽谧所在,那是一个充满五彩祥和之气的亭子,亭子之中,有一个风姿卓越的女人,女人手下一张古怪的长琴,而这些禁锢之力,正是被亲生带入身体之中。”

  陈封一听,眉头立刻皱起来。

  “由于对方的手段太过特殊,所以我一直没有察觉,知道我的修炼到了这个瓶颈所在,一直冲击无果之下,将过去所有的事情回忆一遍之后,这才想起来是她。”

  “你可知道这个女人的名字?”陈封急切的问道。

  明月微微摇头,苍白的嘴唇,轻轻开合道:“这怎么可能,我只是一个外堂的无名小卒,怎么可能知道她是谁,我现在连自己主人的名字都不知道,何况是他,不过我看她和主人的言语以及关系,我猜她的地位一定不凡。”

  “你不知道她的名字,总知道长什么样子吧?”陈封问道。

  明月张口就要说,但是当她想要描述记忆中长琴女人模样的时候,突然脑袋之中一花,记忆之中的形象变得无比模糊起来,仔细回忆之下,却是发现,记忆之中的女人,浑身上下,被一团团的水雾笼罩起来,根本再也看不清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第一更,下班晚了,嘻嘻,不过说好的4更,就是4更哟,小二决不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