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干什么?”洛辛不知道是纯洁呢,还是假装纯洁呢。

  都这个时候了,还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真是令面具男无疑。

  面具男没有说话,回答洛辛的是一轮更加激烈的进攻。

  面具男,如同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年一样,而另一种情况上来说呢,更像是一个常年混迹女人身边的老手。

  因为他撕扯人家洛辛衣服的时候,那叫一个迅速,可是真到了正题上了,却如同一个雕刻艺术品的大师,开始慢条斯理起来。

  只见他的手指,轻轻的,如同蜻蜓点水一样,刺激着洛辛身上的各个比较敏感的部位。

  搞的洛辛身体一阵阵的轻微颤抖,都差点儿忍不住叫出声来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面具男还真是一个大师级别的人物啊,单单一根手指就能玩出这么多的花样,要是这一招传出去,也能成为武功秘籍什么的,被后世广为流传。

  终于,洛辛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而面具男呢,无比阴冷的一笑,手上的力气顿时加大,,开始肆意的揉捏着洛辛胸前的……

  洛辛一阵阵的愤怒,夹杂着一阵阵的耻辱,不断的辱骂着面具男,什么三秒男啊,臭男人啊,臭流氓啊真是不绝于耳。

  面具男听的倒是很开心,一个劲儿的哈哈大笑。

  直到洛辛快要崩溃的时候,面具男这才冷声说道:“你还不敢承认了是吗,敢做就要敢当,你这么做,可是和炼尸宗的道义有所出入啊。”

  洛辛呼吸急促,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面具男没有说话,没有愤怒,反而是无比冷静,仿佛他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一样。

  只见他的一根手指,渐渐的滑入了洛辛的下体,一点点的将洛辛的最后一丝伪装脱了下来。

  r(看I、正l版章g节上酷{y匠“网

  此时此刻,洛辛的身体,已经是全部陈列在空气之中,恍如一个艺术品一般,被面具男一寸寸的全部看完。

  面具男轻声说道:“在矿道里的事情,你不愿意说出来,我就替你说好了。”

  洛辛脸色微变,但还是忍住没有说话。

  “你是故意焚毁尸傀尸体的吧?你想把尸傀全部吸引出来,然后借刀杀人,除掉丽莎还有其他竞争者。”面具男冷静的说道。

  “哼,空口无凭!”洛辛狡辩道。

  “哼,你想要证据,这还不简单,我去里面看过,尸傀被是被特质的火焰焚毁的,烟也是一种特定的物质,吸附在周围每个人的身上,你们那些人也有,但你们离开之后却没有受到袭击,我猜,是毒后侍卫给了你们精华它的东西,所以丽莎这些人会被埋伏,甚至位置都锁定,甩都甩不掉,我说的没有错吧?”面具男成竹在胸一般的说道。

  洛辛不说话了,眼睛之中充满了惊讶,似乎在问面具男:“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一般。”但是从对方的身手可以看出,面具男并不是一个平凡的人,想要做到这些事情,也并非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这是毒后侍卫给你出的主意,我说的这些,可有一处错误?”面具男说道。

  此时此刻。

  洛辛是彻底的被面具男的话给惊呆了。

  洛辛从接手这件事,到全部完成,可以说是做的滴水不漏,天衣无缝,她以为这件事根本不会有人知道的呀,毕竟,就算是跟着洛辛的参与者,也是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的。

  其实。

  即使她洛辛本人,也是不清楚。

  她只是以为是自己的运气好,尸傀只跟着别人,不跟着自己的。

  面具人此时,也是不管不顾了,直接脱下了他自己的裤子,然后对着洛辛的那个部位,开始一点点的……

  洛辛此时此刻真的是吓坏了,六神无主的感觉吧。

  她害怕极了,对于女人的那个位置,估计没有几个女人会愿意让陌生女子这样触碰的,即使是个鸡,也是需要钱财买通才会答应这样的事情呀。

  何况。

  洛辛并不是鸡啊,她是一个美女。

  可就在洛辛以为自己要被侵犯的时候。

  面具男突然停住,自主的穿好了裤子,不屑的说道:“太脏了,一点感觉都没有。”

  啪啪啪!!!

  洛辛感觉有人狠狠的打了她几巴掌,疼到心里去了,她从来没有这样的失败感觉。

  一个女人,脱光了都没人看一眼,就没有人上来……

  那这个女人,活的究竟有多失败?

  “我警告你,回去之后,告诉毒后侍卫,不要自作聪明,也不要在沉月峰以为自己能随心所欲,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和司空寂的斗争我没兴趣,但有几个人她最好别去碰,一碰就死,至于是谁自己去想把。”面具男无比阴冷的说道。

  洛辛一脸哑然,没有说话,此时此刻,她还能说些什么好呢?

  面具男说完那番话之后,转身离开了洞穴,只留下洛辛一个人在哪里重重的喘息。

  在远远离开洞穴之后。

  面具男神识一扫,并没有发现什么人追踪之后,手,轻轻的放在面具上。

  只是轻轻一碰。

  面具瞬间粉碎,化为一地的碎屑。

  面具之下!露出陈封那张英俊而又刚毅的脸庞。

  陈封做完这些,身子顿时消失在原地。

  他其实不指望两个女人去争这个,太危险也太不值当,但如果她们中的一个,愿意,陈封也会尽全力帮其实现。

  陈封回去之后没有多久。

  闭目调息的陈封,很快便是感应到一个熟悉的气息。

  此人正是司空寂。

  陈封眉毛一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你来有事?”陈封冷声说道。

  司空寂,很是傲慢的一个家伙,陈封可不以为这个人来这里会有什么好事。

  别忘了,当初殷那样地位高崇的人,都是要在司空寂的手里吃闭门羹的,所以,陈封对于司空寂,很是戒备,但并没有表露出来。

  此时,司空寂身影已然由虚影变化,出现在了陈封的面前。

  只见他淡淡一笑道:“怎么,不欢迎我的到来吗?”

  “哪里,我只是说,您平日里事务繁忙,怎么有时间来找我呢。”陈封给了对方一个台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