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那个即将触手可得的功劳相比,这几个兄弟命简直是狗屁不如,更何况是他们这几个人的生理需求,贺乙想都没有想,直接破口骂道:“这女娃娃是门主要的,谁也不能动一个手指头,谁也被再说了,再敢逼逼一句,小心老子打爆他的蛋蛋,明天打道回府,这次行动取消。”

  听到贺乙这句话,本来憧憬着无数美女揽入怀抱的几个人,顿时是梦想破灭,心中对于贺乙颇有微词。

  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他们损失了五分之一的人,武师都是死掉了两个,更有几个武者,眼看丹绝府唾手可得,大把大把不要钱的美女等着,就这么回去的话,贺乙算是大功一件,而他们呢,白白损失了大量的法宝丹药的消耗不说,还跟着白跑了一圈儿,真是想想都觉得郁闷,觉得冤的慌。

  “老大,找到门主要的宝贝,确实是功劳一件,但是我们青云门,向来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对啊,丹绝府那么多的美人正在向我们招手,就这么回去,岂不是扫了美人的兴致。”

  “对啊对啊大哥,弟兄们好不容易动一下凡心,体验俗世中人的乐趣,你怎么好意思让弟兄们白高兴。”

  贺乙猴精猴精的,自然是知道弟兄们心里不满,于是摸了摸胡子,老气横秋的说道:“好吧,大哥体谅你们一下,不过我们切不可大意,明天你们之中出两个武师,带着姬千舞姬千舞去丹绝府复命,到时候等我们凯旋之时,分给你们几个水灵的一手货,你们看如何?”

  贺乙终于松了口,几个人当然是一百个愿意,想都没想直接答应。

  第二天大早上,众人出发。

  贺乙这个老狐狸,自然是料到陈封有可能在暗中捣鬼,在前进了一程之后,沿途又丢下两个武师跟进姬千舞的状况,一天半的时间,贺乙不断的分别联系四个武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后,贺乙才恢复了前进速度,继续前进。

  陈封一直跟着姬千舞。

  可是让陈封郁闷的是。

  陈封一路尾随下来,一次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找到。

  护送姬千舞的两个武师,不是一般的人。

  是十分罕见的剑武魂。

  这种以兵器作为武魂的器武魂拥有者,战斗力超出了兽魂拥有者,是十分难以对付的存在。

  更为让陈封棘手的是,这俩人,是孪生兄弟,好像有心灵感应一般,两个人监视一天没有发现出手解救姬千舞的机会。

  H酷(?匠,网9N唯一E正…版"i,O其:*他^p都k是盗B版&m

  倒是知道了这俩人的名字,一个叫胡大,一个叫胡二,若是再有个老三,想都不用想,叫胡三了被。

  这两个人的实力毫无花哨,都是实打实的强,陈封不能保证一击必杀的情况下是不会出手,毕竟姬千舞可是个弱女子现在,若是不小心被这两个人伤到,陈封可是会心疼的不得了的呀。

  第二日的夜晚。

  姬千舞也是不想去到青云门,这一去还不是羊入虎口?而且她也是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门主要的那个宝贝,她一点儿感应与那个黑色水晶也没有,至于为什么黑色水晶在那个时候会有反应,姬千舞也是不得而知。

  姬千舞可不是一般人,鬼点子仅次于陈封的女枭雄。

  此时三个人已经是停了下来。

  胡大胡二在蘑菇林地找了一处干燥的地方,众人停下,两个人一个放哨一个休息,倒也配合的十分巧妙。

  姬千舞脑袋一转,轻声哼了一声。

  两个兄弟看向姬千舞。

  姬千舞嘟着嘴巴撒娇道:“人家身上脏脏的,要洗澡。”

  胡大面相耿直严肃,说话也是果断无比,直接说道:“不行。”

  姬千舞心里满是失望,但是看向胡二的时候,却是发现胡二的眼中,出现了色色的目光。

  姬千舞心底冷笑,“这美人计还愁找不到人用?小看本姑娘了吧。”于是向胡二所在的地方悄悄靠近了一点。

  此时,胡大在周围警戒的放哨。

  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姬千舞对胡二跑了一个媚眼。

  “过来。”姬千舞轻声唤道。

  胡二摇摇头,憨厚的笑了笑,身子动也不动。

  “你过来好不好,我一个女孩儿家家的,岂能吃了你不成。”姬千舞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我见犹怜啊。

  胡二终于是动了心思,悄悄靠近了一点儿。

  姬千舞心中微喜,对胡二轻声说道:“人家好几天没洗澡了,这个森林里,有怪兽,我不敢洗,你能不能在边上看着,我好好洗洗?”说着话的时候,姬千舞的眼睛不断的对胡二放电。

  胡二看着姬千舞胸前的雪白,口水直流,胡二就算是傻子,也能听懂姬千舞的言下之意,犹豫片刻,便是答应了下来。

  胡二为了能够一睹美女洗澡的圣事,也是下了大大的本钱。

  只见胡二大手微张,走到一处湿地所在,手中元气滚滚而出,元气形成的强大能量波动瞬间没入湿地之中,不多时,湿地便是被强大的能量波动给弄出来一个大坑,坑中不多时便是多出一池的清水。

  做完这些,胡二得意洋洋的看向姬千舞。

  而此时,胡大也没有闲着,他心思缜密,害怕晚上有人偷袭,于是设下了诸多的禁制,以及很难察觉的陷阱。

  姬千舞脱去了外衣,在胡二眼皮子底下跳入水池当中。

  胡二站在水池边缘,远远的看着姬千舞。

  姬千舞对胡二唤了一声:“二哥,下来陪人家一起洗嘛,一个人洗澡,我怎么能洗干净嘛。”姬千舞嘟着嘴巴说道,一双眼睛眨呀眨,简直就是两个萤火虫,勾的胡二一愣一愣的。

  胡二一想也是如此,一个人洗澡难免有些麻烦,帮忙搓搓,顺便干点男欢女爱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

  于是,胡二扑通一声,跳了进去。

  水池之中,胡二的手,轻轻的按在姬千舞光滑如玉的肩膀上,轻轻的用清水帮姬千舞冲洗玉体,看样子挺老实的,但是水下面,胡二的裤子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被他震碎,挺着一根长枪,三番两次的想要找姬千舞的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第五更or第六?啦啦啦,求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