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霍涂脸上的寒芒稍稍退去,换成了满脸猥琐的笑意。

  在此说一句,男人对女人恐惧的表情,有一种变态的欢喜感,你越是害怕他就会越是兴奋~这个兴奋是指,浑身每一个细胞的,当然以某处的反应最为浓烈。

  “雁翎!终于再让我见到你了,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了!”霍涂狠狠的瞪着雁翎,每一脚踏出踩在地面之上,碎石都会化成碎末,可见他心中的愤怒究竟几何。

  “你不要过来!”雁翎大叫着向后退,可是后面就是坚硬的石壁,她已经是无处可逃。

  “放心好了,我不会就这样杀了你的,我还要将你玩弄的飘飘欲仙,让你也不白来这人世一趟。”霍涂哈哈大笑道。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虽然平时雁翎言语轻挑,但她还只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女孩儿而已,嘴上说的像是一个久经世故的老女人,可是她的第一次真真的还在呢。

  所以当听到霍涂的话后,雁翎还是会莫敏的慌乱起来。

  “干什么?”霍涂听了雁翎的话,又是哈哈一笑,紧接着说道:“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

  说罢,雁翎飞身向前,准备将那雁翎先干后杀!

  可是就在此时,雁翎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转眼间,雁翎的手中便是多出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刀来。

  短刀被雁翎死死的我在手中,放在她那如同莲藕一般的脖子之上。

  霍涂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雁翎的性子会这么烈,当下便是停住了脚步。

  “交出百兽血祭王鼎,我饶你不死!”霍涂连忙停住了脚步,他想要雁翎生不如死,不想雁翎就这样轻松的死去。

  雁翎深知与霍涂对敌的话,自己不是对手,于是只能是以死相要,霍涂不知道自己将百兽血祭王鼎藏在了那儿,若非如此的话,在巨木城对方就已经是下了杀手,所以自己若是死了的话,对方这几天来可就是一无所获。

  “你到底是什么人!”雁翎愤怒的问道,自己要找的是师傅的故友,而眼前之人的年纪虽然相似,也认得师傅的信物,名字也是能对的上号,只是为什么会心肠如此歹毒,这一点让雁翎有些难以理解,她想问问清楚,让自己死也死的明目一些。

  霍涂背着双手,脸色阴沉无比的看着雁翎,嘴角微微勾起,浮现一丝淫-荡的笑容,舔了舔血红的嘴唇,霍涂说道:“哈哈,没错,我不是霍涂,我是冒充的!”

  雁翎早就猜到了这一点,但是从霍涂的口中再次说出来,雁翎却又是另外的一种感觉,也幸亏当时陈封点破了此人的身份,不然的话,自己岂不是要在是恩不知鬼不觉之间死掉,而且还因此失落了门派重宝?

  “冒充的?那为什么你对霍涂的事情了解的如此清楚,而且住所也是在霍涂哪里,如果你是冒充的,那么真正的霍涂现在何处?”雁翎狐疑的问道。

  “真正的霍涂?哈哈。”霍涂大笑。

  “有什么好笑的!”雁翎怒道。

  “如果我告诉你,真正的霍涂,在十年前赶出门派之后,收了一个弟子,教会了那个弟子他身上所有的本事,然后那个徒弟把霍涂杀掉,成为了新的霍涂,你会如何感想,是不是很好笑?”

  十年的感情。

  十年的时间。

  十年的情谊。

  十年,就算坐在一块石头上,也能将石头暖的热乎乎。

  更何况是人心呢。

  说到底,霍涂并非心狠手辣之辈,不然的话,他早就可以将雁翎先干后杀,然后用搜魂之术找到百兽血祭王鼎的藏身之处。

  他这是所以杀自己的师傅,成为下一个霍涂,是因为,一幅画。

  那幅画正是慕容倩的肖像。

  师傅每每在自己练功的时候,都会仔仔细细的看着那幅画。

  耳读目染之下,他惊愕的发现,自己也喜欢上了画中的女人。

  他暗自下定决心,有一天一定要超过霍涂,成为下一个强者。

  可是当他越来越接近霍涂的时候,他发现,无论自己怎样做,都是难以俘获画中人的芳心,因为他不是霍涂。

  于是他便杀了霍涂,成为慕容倩的青梅竹马。

  听到这里,雁翎心中百感交集,她不知道怎样来形容自己的感受,只是冷冷的说道:“你这种人,师傅是不会喜欢的!”

  霍涂听了没有生气,依旧是哈哈大笑道:“哼,区区一个女人而已,只要我将丹绝府的叛徒剿灭,将你师傅慕容倩纳为己有,我就是丹绝府的老大,哼,到那时候,我还不稀罕区区一个慕容倩呢!”

  雁翎听了嘴唇发白,如此狼子野心之人,竟然没有遭受天谴,真是天道不公!

  “来吧我的小宝贝,快到师叔的身边来,让师叔好好爱爱你哟。”说罢,霍涂如同一个色浪一般,扑向了雁翎。

  雁翎身子一闪,轻松的躲过了霍涂。

  其实并非霍涂抓不住雁翎,而是他喜欢这种猫抓老鼠一样的感觉而已。

  玩了两次,霍涂突然一愣,凝眉道:“咦,这里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不是还有个陈封吗,他现在何处。”

  雁翎紧咬牙关,冷冷说道:“他已经死了。”

  s最|M新G章l,节上《C酷匠网W

  “哼,如此甚好,真是活该,让他小子坏我好事!”霍涂大仇得报的表情。

  “既然如此,那么现在没人能帮你了,还是把百兽血祭王鼎交出来吧,我考虑一下,饶你不死,到时候,用这个百兽血祭王鼎,将你师傅换出来,到时候,你们两个一起伺候老子如何。”霍涂猖狂的笑道。

  雁翎眼眶之中泪水打转,带着哭腔说道:“你无耻!你死了那条心好了,东西不在我身上,我是不会交给你的。”

  霍涂听了哈哈大笑:“既然如此,那就先把你的白兔给我玩玩吧。”

  雁翎悲愤交加,再次举刀,就要自刎而死。

  霍涂冷冷一笑,身子未动,单手在身前一扫,顿时一道白光瞬间呼啸而出,只是一瞬间便是击打在了雁翎的短刀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第一更,更新这么给力,挖掘机也要给力呀,挖掘技术哪家强,就看你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