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炼魂王鼎之中特殊的元力包裹之下,兽魂慢慢的变成了一丝丝的源气,统统被陈封吸收进了身体之中。

  而只要陈封愿意,在炼魂王鼎的强大作用力下,百兽血祭王鼎也能轻而易举的被融化成一滩铁水,不过陈封可舍不得,目前来说,这个百兽血祭王鼎对于陈封十分的重要,如果炼化了那可真是十分的可惜。

  所以陈封十分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炼魂王鼎,不让他将百兽血祭王鼎炼化掉。

  以布置在百兽血祭王鼎上面的封印来看,这三个兽魂,很显然是慕容倩准备突破的时候,自己吸收的。

  而陈封一开始发现的时候,也没有打算动徒弟的徒弟的东西,毕竟好说不好听,身为师祖,怎么好意思动徒孙的东西呢,何况还是从小徒孙的手里借来的。

  不过现在情况不同,慕容倩被她的师妹囚禁,现在自己又被这个霍涂追杀,若是不这样做的话,那倒头来谁也活不了。

  大不了自己帮助慕容倩摆平丹绝府的事情就是了,就当是还了慕容倩一个人情不是,况且身为师祖,让小辈们尽点孝心也是应该的,又不让她们侍寝,已经是便宜她们了。

  配合着长生诀的运功路线,进入陈封体内的源气不断的从炼魂王鼎喷出,按照特定的路线进入陈封的体内,然后汇入丹田之中,与他体内的精纯元力不断碰撞。

  这个过程无疑是会导致一个十分喜感的结果,在这样强度的碰撞融合之下,陈封的经脉在长生诀关于武者六层的刻意修炼下,正在加速的扩充。

  只是这个过程给陈封的感觉,那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经脉是神经系统的一部分,这里要是有点儿风吹草动,身体对于这些的感受那是极为明显的,所以即便能让陈封实力得到前所未有的扩充,但陈封此时还是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这种痛苦,可是他前世一世都没有经历过的。

  而陈封此时也已然明白,按照这样的思路修炼下去,那么自己将要取得的成就,就不仅仅是武帝这么简单,有可能……

  经脉正在一点点的扩充,陈封强忍住浑身由内而外碎裂的疼痛,继续控制源气源源不断的流入身体之中。

  而与此同时,血管也是跟着经脉的变化而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有些脆弱的毛细血管,已经开始崩裂,一丝丝的血液,从全身各处流淌出来,血液夹杂着骨髓深处的污垢,在长生诀的控制之下,源源不断的流出陈封的体外。

  几天下来,陈封已经被那彻骨的痛撕裂的失去了意识,失去了知觉,全身的血液此时已经结成来了一个巨大的血壳,将陈封包裹在其中。

  第四天的晚上,雁翎见陈封还没有出来,当下心中便是大急。

  陈封进去闭关的时候,可是明明说好的四天时间,可是四天过去了,雁翎还是没有见到陈封的人影。

  明天就是第五天了,要逃跑的话也只能是现在了。

  在求生意识的作用之下,雁翎再也不管不顾,直接扒开了陈封垒起来的石头,当她看到陈封现在的模样的时候,顿时把雁翎吓了一跳。

  同样是修真者,雁翎可没有过这样的遭遇,修炼就修炼呗,把自己搞成这么狼狈的模样雁翎还是第一次见。

  看到浑身套着一个血红的血壳,雁翎上前,企图用刀将血壳割开一个缝隙,看看里面的陈封到底是死是活。

  N看正☆版S…章。~节r上酷匠《网7

  不过,以她的实力,竟然难以撼动这个血壳分毫。

  雁翎当时心就凉了半截儿,心中暗道:“看样子是死了啊,不是吧,这么脆弱,修炼几天把自己修死了,真是神人呀。”

  雁翎此时都快要哭出来了。

  在这个危急的关头,雁翎再也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此时的她算是明白了,靠山山倒,靠河水干,关键时候还得看自己啊。

  不敢再耽搁时间,继续回到自己之挖开了十多米的通道,继续挖挖挖……

  一个晚上,她都在不停的挖,丹药不知道吃了多少,双手也在剧烈的震动之中出现了无数的血泡。

  虽然不知道能否挖开一个洞,得以逃生,但雁翎依旧坚持着,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寻找出路,万一找到了呢。

  次日,雁翎盘算着天也该亮了,手上的力道也是加快了起来。

  陈封说五天之后,霍涂就会挖开隧道。

  这一点雁翎也不敢确定,毕竟陈封说他四天就能修炼完毕,不还是没有出来吗,没准儿他这次又失算了呢。

  这样想着雁翎的心中多了些许的安慰。

  而正在这个时候,轰轰轰~雁翎听到一阵接着一阵的剧烈震荡,直让她的身子摇晃,险些栽倒在地。

  她匆忙之中打量了一眼,顿时发现,陈封还真的算对了,那个该死的霍涂,真的会在第五日的时候挖开通道,雁翎顿时万分沮丧,心中叫苦不迭。

  看霍涂攻击的猛烈频率,雁翎知道,只要再来那么几下,通道就会被霍涂打开,到时候自己也只有死掉的份儿。

  雁翎此时双腿发软,不知该如何是好,是自己自杀了先,还是等霍涂来杀自己。

  果然啊,女人的直觉,有时候是很恐怖的,在霍涂的第五次攻击之后,堵住的走廊之中,爆出一个浑身是灰的人影,此人头上的方巾早就不知道去了哪儿,一脸狰狞的在石室之中扫动着犀利的眼神。

  暴怒的霍涂,十分不甘心被两个小辈如此戏耍,但是这也是无奈之举不是,他一出来,就是发出一声震天的咆哮,那声音之中的不满,似乎能够引动九天雷劫一般,骇人无比。

  “吗的,给老子滚出来!”愤怒的霍涂,一脚踢碎身前的一个大石头,大石头化成的碎石激荡在整个石室之中。

  雁翎双手颤抖,捂住自己的嘴巴,躲在通道之中,不敢出声。

  但是这个地方本来就这么大,霍涂一眼就看到了蜷缩在通道之中的雁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第五更,明天见小伙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