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这是一只没有毒牙的蛇,她双眼之中充满了祈求的看着管家问道:“封儿这个月有没有寄钱过来?”

  管家冷冷的看了陈母一眼,好笑的说道:“你还指望着他给你钱,你就死了那条心吧,你儿子最近走了狗屎运,听说在云水城混的是风生水起,不过他树敌太多,恐怕一旦走出云水城就会死在荒野,所以啊,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你的下人吧。”

  陈母再次低下头,哀叹一声,封儿父亲的祭日道了,她连买纸钱的钱都没了,她心中慌乱无比,终于下定决心,再次开口说道:“管家大老爷,能不能预支一些钱给我,我真的有急用……”

  最v,新章`C节上z;酷…e匠Vr网

  没有等陈母说完,呱~一击清脆的鞭子声便是传了出来,不过这鞭子是打在地上的并非陈母的身上。

  只听管家厉声咆哮道:“你的脸皮怎么这么厚,你吃陈家的穿陈家的,陈家不给你要钱就是好事,你竟然还谈这个,更何况你洗衣服如此之慢,连一个小丫鬟都比不上,有什么资格跟我谈钱,哼,如果你真的缺钱,尽管离开陈府,到时候按照家训,会给你置办一处宅子,给你一笔钱。”

  陈母听了想都没想,连忙摇头道:“万万不可,我若离开家族,怎么对得起我那死去的丈夫,怎么对得起封儿,离开就代表从此不是陈家之人,若是那样,说不定哪天儿子回来,重新继承家主之位的话,岂不是没有了机会。”

  此言一出,那个管家以及身边的两个家丁,顿时爆发出滔天的笑声,陈母所说的话,无疑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他们敢对天发誓,这一定是他们这辈子最最好笑的笑话。

  管家擦去眼角笑出的泪花,抚着笑的生痛的肚子,对陈母说道:“诶呀呀,这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啦。”

  陈母看了管家一眼,知道自己又在异想天开,微微颔首,不在说话。

  阳光下,陈母虽然衣服破烂,但是只有三十多岁的她,依旧是风韵犹在,即使是一身下人的打扮,但是那身装束并不能掩饰她的上位者气息,不能掩盖她的风韵犹存,不能掩盖她的惊人之姿。

  大笑的管家,看到女子这幅面目,蓦然的一愣,但是紧接着脸上便是浮现无耻之色道:“听你这么说,我还真的想到一个办法,老子看你有几分姿色,不如就跟了老子,我呢就委屈求全,给陈封当个便宜爹,虽然有点儿吃亏,可谁让咱就是那实在人呢,至于你说的夺回家族我看是没戏,不过重返家族的话,我还是能够轻松的搞定。”

  女人听了,顿时气的瞠目结舌,她轻咬住自己的舌头,想要一下了事,但她放不下,顿时,两行清泪,从她的脸颊滚滚流下,肆虐的冲刷着她那绝世的容颜。

  看到陈母花花的流泪,管家的气焰更是嚣张,对陈母说道:“别哭了别哭了,老子今天就宠幸你,哈哈!!!”

  突然。

  有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

  只听咕咚一声,陈母的身前跪下一个男子,男子跪地之后声音带着一丝哽咽道:“孩儿不孝,让母亲受了诸多的委屈。”

  陈母一愣,迅速抬头看向陈封,从她的目光之中再次迸射出难以想象的奇光,那眼神之中一时之间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情愫,一时间让她的眼泪加速流动。

  而一旁嚣张的管家,被冷不丁冒出来的陈封扫了雅兴,顿时大手一挥,一个管家拿着大刀便是向陈封走来。

  闪亮着奇异光芒的大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向陈封的脖子砍来。

  陈母曾跟着丈夫闯荡家伙,也是有些本事,如今看到儿子刚刚回来就要遭人毒手,心急之下便是迅速起身拦在陈封身前。

  难以想象,一个弱女子为什么在危难时候会爆发出完全不可能的速度,这一点在场众人谁也没有想到。

  噗。

  一声刀刺入身体的声音,在这个万籁俱静的时候响的十分的突兀。

  众人向声响发出的地方看去,只见,在陈母身前的家丁,身体被自己的刀曲折而回的刀尖刺中,从他那惊讶不甘的神色看出,这不是他弄的。

  一直观察着陈封的管家看清楚了一切,被陈封的高超手段震惊无比,顿时退后惊悚道:“你不要乱来,我可是蓝夫人的人,你要是敢动我,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陈封听了冷冷一笑,大步上前,负手道:“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身后有谁,就算你身后是天,那我便捅了这天,你身后是地,我便破了这地。”

  说吧陈封大手一招,顿时一股强大的吸力从陈封的手上迸发而出。

  而与此同时,整个后院已经是乱作了一锅粥,在此忙碌的侍女丫鬟早就是一哄而散。

  而那个管家想要逃跑,但是陈封手掌之上的强大吸力,完全不是他可以抗拒的。

  只是转眼间,管家的身子已经被陈封抓在了手中。

  陈封看着管家,脸色阴沉的说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不不不不不知道,请大大大大侠饶命,大侠饶命。”管家吓的说不出话来。

  陈封阴森道:“既然如此,我就告诉你好了。”

  说完,陈封右手变掌,轻轻的向管家的肩膀一砍。

  管家那拿着鞭子的手臂,在陈封砍下之时,应声断裂,那骨头断裂发出的脆响,让惊慌的众人再次老老实实的蔫了下来,纷纷双手抱头跪在陈封的周围,动一下也不敢。

  “知道了吗?”陈封问道。

  管家看到自己的手臂掉在地上,完全惊呆,他想象不到自己的手臂有一天会掉下来,所以他举足无措,在一个呼吸之后他才感觉到剧痛无比,随即疼的大喊大叫。

  陈封眸中寒光一闪,冷声道:“你的声音太难听了,既然不想说话,那我就助人为乐好了、。”

  说着,陈封指尖一道白光闪过,白光在空中一闪,便是没入管家大大张着的嘴巴之中。

  只听嘭的一声,管家的整根舌头完全碎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第五更!!极限了,我的左右手还在,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既然兄弟想看书,那小哥断指也要更!今天没更了,明天再战,给我点儿动力,明天还来五更好不好,让我听到你们的呐喊声~~~~~~~~~~~~~~~~~~~~~~~~~~~是不是有点儿傻,恩,我觉得是,不过这应该不属于真傻,应该是二,谁让我是二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