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封低声对雁翎儿交代一番,雁翎儿便是频频点头,最好跟着陈封扛着一头大野猪回到了队伍之中。

  回去之后,陈封略加解释一番,说是找到一个自己的队友,该队友也是被队伍抛弃,幸好被自己遇到。

  如此一番之后,一群人大吃大喝一番,酒足饭饱之后,休整了一个晚上,次日便是再次出发赶路。

  大约又过了两日,队伍终于到了巨木城。

  由于这个商队是巨木城特别有实力的商队,上头靠山很硬,城门下盘查的士兵没有难为队伍,直接便是开了进去。

  而进城之后,那个武师强者竟然亲自前来,与陈封道别。

  这一点陈封并不意外,这个武师强者虽然看不出自己的实力,但是自己身边的女子可是丹绝府的,丹绝府虽然现在分崩离析,但是外人并不知悉,听到丹绝府的名号还是有着几分的忌惮,故而这个武师才来相送。

  临走之时,这个武师也是留下了特定的联系音符,告诉陈封有事随时喊他之后,便是带着队伍匆匆离开。

  看到巨木城,陈封眸中露出一丝光芒,巨木城正是他的家乡,而洪昆之所以查到陈封的家乡是另外一个城市,则是因为那个城市只是陈家的一个小小分支,只有少数家族分支才会派去那里经商管理家族企业什么的,之前陈封的家在他上学之前在那里呆过一段时间,但是上学之后,便是转移到了巨木,这一点在注册学籍的时候并没有严格考察,所以才让洪昆颇为费心了一般。

  看了一眼依旧跟在身边的雁翎儿一眼,陈封淡淡的说道:“好了,现在你安全了,你可以离开了。”

  一路走来,因为雁翎儿是自己徒孙的关系,陈封反而对其关爱有加,搞的雁翎儿对陈封颇有好感,于是没等陈封吩咐,雁翎儿便是主动的拿出了自己的传音玉简交给了陈封。

  看到陈封两只一捏,轻轻的从自己手上拿开,动作小心翼翼,连自己的手指都没有碰一下,雁翎儿心里莫名的一酸,但还是强颜欢笑道:“记得联系我哟。”

  陈封淡淡道:“会的。”

  二人在大街阔别,各奔东西。

  陈封站在巨木城的大街之上,辨别了一下方向,便是直接向陈府所在的方向快速赶了过去。

  一路上,陈封脚步极快,没有丝毫的耽搁。

  在巨木城之中,有四个实力十分强横的家族,统称四大家族,而陈封所在的陈家,便是巨木城第二大家族,而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姚家,所以在洪昆说道姚雄是巨木城之人时,心中便是已经了然。

  此时的陈封,俨然已经将当年武帝的辉煌抛诸脑后,完完全全的适应了现在的这个身体,这个身体承载的一切,这一切有很多成分是家的感觉。

  他的母亲,现在就在这看起来辉煌无比的陈家之中。

  此时,陈封终于来到陈府之外。

  很久没有回家的陈封,看到昔日的家族所在,心中感触万千,他小的时候,父亲是陈家家主,所以他在这里十分的熟悉。

  而在他的父亲之后,便是被发配到了另外一座城市,直到陈封显现修炼的天赋,他的母亲才被再次转移到了陈府之中。

  陈府门口,此时有一个身材佝偻无比的老者,老者满头白发,胡须也是尽皆斑白。

  陈封看到这个老头的时候,心里莫名的一动,搜索一番记忆之后,便是认出了这个老头的身份。

  此人在陈封父亲生前,是陈家赫赫有名的大管家福伯。

  只是没想到,人走茶凉,父亲走后,福伯竟然沦落为一个看大门的!

  看到此处,陈封心中莫名的生起一股无名之火。

  而此时,福伯那浑浊的双眼,也是看出了眼前这个少年究竟何人。

  只见福伯嘴唇开始颤抖,双手不自觉的伸出,做出想要抱抱陈封的举动。

  陈封心中莫名的一暖,他想起来,小时候福伯一见到自己就喜欢抱自己的。

  只是当年的福伯,人高马大,抱陈封就像拎小鸡儿一眼,但是现在,福伯老了,头发白了,背也驼了,再也回不到当年那个意气风发身材魁梧的壮汉时代了。

  此时,福伯移动着颤颤巍巍的身体,摇晃着走到陈封的面前,眼中已经充满了泪花,泪花在福伯那浑浊的双眼之中徘徊,每秒钟都可以掉下来,只是福伯是个硬汉,流血不流泪的硬汉,他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走到陈封的是身前,看到陈封比起小时候不知道长高了多少,福伯讪讪的收回了双手,脸上露出异常激动的神色说道:“封儿,你真的是我的封儿。”

  陈封上前一步,搀住福伯就要落下去的手,轻声道:“福伯,是我,我就是陈封。”

  H酷A匠n网*唯一,正Q版,(其他都是'#盗,U版

  刹那间,福伯老泪纵横。

  ……

  轻轻的拍了拍福伯的背,陈封生硬的挤出一个笑脸,轻声问道:“福伯,封儿回来了,回到陈府了,以后福伯每天都能见到封儿了。”

  福伯哭声更浓,良久才用充满皱纹的手,擦去脸上纵横的老泪。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福伯可是想你想坏了,我真的好怕,好怕我直到死了也见不到少爷您呀。”好容易止住的哭腔,在一开口再次化成满脸的热泪。

  这一次,陈封伸出了手,一滴滴的擦去福伯脸上的泪道:“福伯,我母亲她还好吗。”

  顿时,福伯的哭声戛然而止,而与此同时,福伯看向陈封的眼神充满了躲闪,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已经变的结结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陈封眉头微皱,从福伯的动作神情当中,陈封察觉到一丝异样的味道,想了想,陈封开口道:“福伯,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福伯长叹一声道:“哎,蓝夫人和你母亲的关系很僵硬,总是欺负她,而我一把老骨头了,也没什么用,根本帮不上忙。”

  陈封一听,积蓄在心中的无名怒火再次强上一分,赫然道:“蓝夫人,哼,我要她好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现在挖一章要的挖掘机少了很多,200来台吧就能挖开,而且免费的挖掘机有一个算一个,这是个好消息,广大读者的福音啊,请大家继续蹲守小二更新,另外小二恳求大家把珍贵的撸撸、追书、签到都点上,不禁可以增加小伙伴的经验值,还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本书大家都很看好,正所谓你好……我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