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封看到项凉古怪的面容,顿时觉得好笑,嘿嘿怪笑到:“项凉该你了,你不是挺牛逼么,现在让我看看是什么让你在山脚下对我如此大言不惭!”

  在项凉吹牛逼的时候,陈封选择默默的听着,但是不反驳不代表没有实力反驳,只是没有到时候而已。

  现在,时候到了,陈封就是要看看,这个喜欢装逼的家伙,究竟有何实力在我面前猖狂。

  项凉脸色极为难看,上前走出两步,目光躲躲闪闪的,不敢与陈封的目光对视。

  良久,项凉手心里浸满了汗水,双腿也是禁不住的颤抖,刚才陈封的霸气攻击,凌厉的杀戮,让项凉直到现在依旧是内心胆寒,他竟然生出一种对方神圣不可战胜的错觉。

  项凉吓的嘴唇发白,牙齿大颤,但还是用尽全身力气的说道:“我投降!”

  一时间,场面有些诡异。

  谁也没有想到,天火城的老一,竟然会投降,纷纷是交头接耳,他们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什么。”陈封距离最近,但是他也觉得自己的耳朵不好用。

  这一次陈封并不是有意装逼,单挑人家这么多人,让这么多人围殴自己这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是陈封现在想踏入武师之境,他必须这么做,需要战斗,需要高强度的战斗,让他体内的元力全部耗尽,然后一举突破武者之境,踏入武师之境!

  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多人都打败了,而他依旧没有热身呢还,这距离他的目标想法着实有很大的差距。

  于是他将希望寄托在了项凉的身上。

  在这些人当中,项凉以及第四个人姚雄,都是有着不错实力的种子选手,陈封很期待与他二人的一战。

  这两个人实力强横,从他们可以代表雷诺城以及天火城就可以看出,此二人的实力绝对不简单。

  但是让陈封没有想到的是,他好像听到了一个笑话。

  项凉诺诺道:‘“我投降。”

  陈封心中愠怒,大声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麻烦大点声音。”

  “我投降!”项凉心里防线彻底崩溃,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无助的向后退去。

  陈封失望。

  而比陈封更加失望的是——天火城城主韩离。

  天火城城主韩离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精心培养的精英,竟然连一战之力都没有,他的手此时已经悄无声息的潜入了椅子之中,只要稍微用一丝力气,椅子就会全部化为斐粉,若不是他可以控制,此时他已经蹲在了地上。

  打钟人,在现场怪异的气氛之下,犹犹豫豫的敲响了第三场比赛结束的声音。

  胡商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有些惶恐不安的看了一眼陈封,陈封的实力,有些让胡商捉摸不透,他现在有些后悔当初打了陈封背后一掌,以此子的实力,有朝一日若是给他踏入武师的机会,那么第一个遭殃的一定是自己了!

  胡商颤声道:“第三场结束,云水城陈封胜出,下面进行第四场。”

  Duang!

  钟声响起,众人将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最后一个选手——姚雄。

  姚雄是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将这个喜欢装逼的陈封,打成猪头的人。

  此时姚雄的身上,继承了除去柳玉若、天火城城主韩离之外,所有人的希望。

  他们统统希望姚雄一拳将陈封打飞。

  这就好像是自己得不到想要的,也不会让自己不喜欢的人得到想要的,反而是会推波助燃的给另一个看起来稍微顺眼的人,这种奇怪的心理作用下,姚雄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姚雄狠狠的吐出口中的一颗狗尾草,狗尾草飞出姚雄口中的刹那,瞬间化作霏粉,姚雄大步上前,走到陈封三丈开外站定,对看台之上众人抱拳行礼之后,目光冷冷的看向陈封,不带一丝感情,那是一种漠视生命的眼光。

  似乎在姚雄的眼里,陈封的生命一文不值,陈封也根本不配与之交手。

  虽然刚才的战斗,陈封表现突出,但是姚雄看来,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若是换做他,他也一样能取得这样的成绩。

  别忘了,姚雄可是问剑宗的人。

  “哟,问剑狗,果然不同凡响。”陈封出言调笑道。

  对与姚雄,陈封没有好脸色,因为姚雄的腰间,有一个与谢安一模一样的招式,也就是说,姚雄也会那个什么自以为是的人剑合一,剑武合一,因为他们都是问剑宗之人。

  “请你嘴巴放干净点。”姚雄恶狠狠的说道。

  “呵,我就说了,你能怎么着,不喜欢听干嘛长那么大一耳朵,这不是浪费资源么。”陈封不以为意道。

  姚雄恨陈封恨的牙根痒痒,咬牙切齿道:“得罪了问剑宗,将是你这一生最大的败笔,也是命运的终点!”

  姚雄不说这个还好,一旦姚雄承认了他是问剑宗的人,陈封就更加的来气儿了,只听陈封滔滔不绝道。

  “问剑宗怎么了,老子一大活人能被你吓死不成,一个堂堂修真门派,不好好的扎在山沟沟练剑,跑到我们的地盘干涉城盟的事儿,虽然我对城盟盟主是谁不敢兴趣,但是我就看不惯你们这种盛气凌人,以为自己动动手指就能掌控无数人命运的嘴脸。”陈封毫不客气的骂道。

  看正{版C章节yp上P酷◇匠U网4s

  姚雄冷笑一声,对于陈封的狂妄,他十分的看不下去,如果有可能,他会不选择与之斗嘴,而是一掌拍死丫的。

  但是此时这么多人看着,若是任凭陈封辱骂自己不说话,那么传出去的话,自己回去门主也不会饶恕自己,于是只能是忍气吞声反击道:“门主的决定,不是你这等小人物能够明白的,正所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这里的燕雀,说的就是你了,你只是一个坐井观天之辈,还是给我老老实实的去死为好。”

  陈封听了哈哈大笑。

  天啊,这是什么世道,一个巴掌大的小门派,竟然敢与老子堂堂大武帝比较境界的高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333333333来电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