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话落的瞬间,陈封眼睛微微眯起,因为陈封此时将注意力没有放在烈焰巨猿之上,而是放在了谢安的身上。

  只见,谢安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谢安除了打出一个法决给烈焰巨猿加持能量之外,他的腿向前猛然的踢了一脚。

  而这个时候,烈焰巨猿得到力量的加持,此时双腿微曲,它的右腿迅速灌输了无尽力量,紧接着一脚向前踢出,而烈焰巨猿踢的方向,正是谢安在后面踢得方向,也就是陈封的方向。

  陈封心中未动,面色微不可查的轻轻一缓,紧接着灵旋煅体第一式用出,顿时那点点滴滴的灵力波动,如同雨点一样向巨猿身体各个角落攻击而去。

  因为覆盖的面积几乎笼罩了烈焰巨猿的整个身体,如此一来,即使是谢安想要撑起防御罩也是需要耗费很庞大的能量。

  嗖。

  将灵将一式发挥到极致之后,陈封毫不恋战,身子迅速向一侧转移消失。

  而就在他消失的一刹那,烈焰巨猿的那只巨大的脚踢出所携带的狂暴能量,如同一只发了疯的猛虎一般,在陈封的屁股后面呼啸而过。

  狂闪之下的陈封,几乎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狂暴能力从屁股后面飞快掠过。

  侥幸逃脱一劫的陈封,侧头向那能量扫过的地方看去,顿时大吃一惊。

  只见原本有些平整的地面,此时在狂暴能量扫过之后,地上裂出一个一丈宽,三丈深,十多丈长的巨大沟壑,而在沟壑指向的方向,无论是山石还是树木,都是化作了霏粉。

  再看那烈焰巨猿,在陈封一式灵将的攻击之下,万千雨点般的点刺打在烈焰巨猿身体各处,顿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虽然没有一点是能给烈焰巨猿造成伤害的,但在这么密集的攻击之下,烈焰巨猿体内的能量还是在飞快的消耗,身子也是不由自主的晃动了一下。

  而就是这一下的晃动,一个肉眼难以察觉的小小雨点,穿过烈焰巨猿的裤裆,狠狠的打在了谢安的头顶之上。

  心神全神贯注在战斗中的谢安,显然没有想到还有烈焰巨猿挡不下的攻击,猝不及防之下,谢安狠狠的摔了一个倒栽葱,一时间搞的蓬头垢面狼狈不堪。

  而倒地之后的谢安,瞬间一个鲤鱼打挺,飞快的操纵法决。

  酷Aq匠网永*☆久免N@费√;看☆小8K说N、

  不过只是这一会儿的功夫,那个烈焰巨猿脱离了谢安的控制,身子摇晃两下,虚影开始变淡,而且虚影的目光也是恢复了一丝清明。

  但是紧接着随着谢安的在控制,烈焰巨猿的虚影慢慢的凝实,而虚影的眸子之中,再次闪过一度的迷茫之色。

  陈封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并非功亏一篑,心中暗暗舒心,冷眼扫视谢安一眼,此时谢安也在凶巴巴的看着陈封。

  这个时候,谢安显然已经气急败坏,以往的情况,没有一个人的速度能够比烈焰巨猿快的呀。

  烈焰巨猿的这两种攻击方式,在谢安的完美操控之下,不知道杀了多少的强敌,还没有一次会像陈封这样能够从烈焰巨猿的攻击之下逃脱的。

  此时的谢安心中无比的不安,这种情况之下,谢安的心里是什么滋味呢,形象一点儿来说,就好像是一个男子,自己撸管的时候那玩意能用,可是到了新婚之夜,怎么弄都没了反应一般,那种惶恐和不安是寻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这种痛无法用言语来描述,也不需要去体会,因为一旦体会,那将是一件十分坑爹的事情。

  谢安的脸此时变成了猪肝色,丝丝缕缕的怒气冲击着他的大脑,随着怒气的升腾,谢安暗骂一声:“老子给你拼了!”

  说着,谢安连连打出数十道法决,紧接着,他的双手在空中猛然一停,随后摸向了腰间。

  腰间的位置,此时悬挂着一个古朴的剑鞘。

  陈封也是看到这一幕,但是他没有去阻止谢安。

  在刚才的战斗之中,虽然每一次都是有惊无险,但是对于陈封这种身经百战的老妖怪来说,这种战斗只是小场面而已,他连热身都没有完成呢,于是他蹲在一旁一个大石头上,毫无形象的盯着谢安,期待对方能够拿出有力的攻击方式来。

  而对于刚才诡异的一幕,在场的谢安、以及那两个雷诺城的小罗罗都看不出什么猫腻,只有陈封自己知道,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躲过谢安的必杀技。

  那是因为这个烈焰巨猿,主要的杀伤力并不是四肢强有力而又迅速的撞击,真正让人死亡的是它那带着一丝丝迷茫的眼睛。

  在每一次攻击的前一个呼吸左右的时间力,烈焰巨猿的眼睛会发出一种无色的光束,这个光束没有任何的攻击力,但是可以搅乱对方的神识感应,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让对方失去方向的辨别能力,从而反应速度也好还是应变能力也好行驶速度也好,都降低到一个十分恐怖的地步,如此一来,再加上烈焰巨猿那个快的有些变态的攻击,这样下来,才能每一次只要一脚,或者一拳就将敌人变成肉饼。

  这一点,是陈封以前闲的蛋疼,钻入烈焰巨猿的老窝里面研究出来的,因为这一点十分的诡异,陈封也没有写入武魂全编之中,而是留在了脑子之中。

  而没有想到的是,当时的无心之举,却是大大的救了自己一命。

  只要抓住时间,在烈焰巨猿发动神识攻击的时候,巧妙的避开或者化解攻击,那么就不会轻易的被烈焰巨猿秒杀。

  而陈封之所以每一次都是险而又险的避过,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样子看起来虽然狼狈,但是陈封心里可是偷着乐呢。

  此时,谢安的手中已经紧紧的握住了那把古朴的剑鞘。

  那个剑鞘,是用一种特殊的木头制成的,在谢安拔出里面的长剑之时,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而在他拔出长剑的那一刹那,其中散发出一抹诡异的光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