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商面露阴沉之色,狠狠的将一团黑雾的拳头向陈封的背部拍去。

  陈封不闪不多,恍若未觉一般。

  轰。

  刹那间,胡商的拳头带着万钧之力,结结实实的撞在了陈封的背部。

  而与此同时,胡商深切的察觉,在陈封的身体表面,仿佛有一层透明的结界,而他的全部攻击力全部被这个不知名的结界吞嗤一空。

  轰。

  胡商武师级别的全力一击,丝毫不省的全部被结界吞嗤掉。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为之一愣。

  因为他们都是看到了胡商气势惊人的一拳,狠狠的向陈封砸去,那一拳所携带的磅礴力量,令在场的每一个学生都是为之侧目,为之心惊,换位思考来说,任他们之中是谁,都没有胆量敢接下胡商的这一鬼神莫测的一掌。

  而令人惊讶的万分的是,接下这气拔山河一掌的陈封,竟然丝毫没事儿。

  只见陈封转身,淡淡的看向胡商,冷声道:“堂堂武师修为,偷袭一个武者,是为卑鄙,堂堂一院之长,与学生打架,是为无耻,堂堂帝国将相,与门派私通,是为不忠。”

  胡商听了,气的是吹胡子瞪眼,但是他直到现在还没有搞明白,陈封刚才究竟是如何躲过自己这强力一拳的,所以现在即便是心里恨的陈封牙根痒痒,但是他却丝毫说不出话来,恶狠狠的看了陈封一眼,胡商知道,要想让这个刺儿头学生乖乖说话是没什么希望了。

  老脸尽失的胡商,只能将目光看向问剑宗的弟子。

  问剑宗的弟子冷冷的看了胡商一眼,上前一步拦在胡商和陈封之间爱你,盯着陈封说道:“道友,这件事情你管不着,若是不服气的话,可以去找王室,有什么想说的也和你们的王室去说,在我这你狗屁不如,我们问剑宗就是要插手你么学院的事儿,实话告诉你,为了对付你们天鹤学院,我们问剑宗已经和雷诺城达成了协议,现在已经有问剑宗弟子暗中退出门派,加入雷诺城的学院,日后的学院赛开始的时候,不管你们云水城,还是天火城,在我问剑宗暗中操纵之下,都只是一个玩偶而已。”

  一个大大的阴谋,被人漫不经心的说来。

  说话的人的意图是想让陈封气的咬牙切齿,然后出手打他一顿,然后他就会杀掉陈封,然后还以此为由,说天鹤学院的学生企图谋财害命,那么问剑宗的弟子就会倾巢出动,将天鹤学院洗劫一空。

  陈封是谁,千百年前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妖怪,对于陈封来说,这些人之间搞的小伎俩,陈封脚趾头都能想出来。

  面对问剑宗众人的言语相逼,陈封只是冷冷一笑,没有说话。

  如果当面与问剑宗闹翻,陈封可不敢保证自己能够活过明天。

  如此,陈封只好忍下这口气,日后再算。

  有朝一日我辉煌,问剑宗门全覆亡!

  陈封在心里暗暗的下定决心,长啸一声,转身离开。

  “装逼需要实力,胡商,你给我记住,我叫陈封。”

  说完,陈封的身子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时间慢慢流逝。

  日子一天一天的总在重复昨天的篇章。

  但是不经意间你向走过的每一寸时光看去的时候,一切都在不经意之间已经慢慢的改变。

  $*酷.A匠网Zi正版,B首发{v

  此时,是学院赛正式开始报名的日子。

  按照比赛的规定,每一个学院都有起个名额。

  也就是说,不管你学院有多少人,有多少人想要参加,到最后进入比赛的只有七人。

  也就是说,如果陈封所属的天鹤学院有一百个人报名,那么则需要学院自主的筛选一下,最终参加比赛的只有七人。

  而这七人的实力,最高的没有限制,最低的则是需要武者三重天的实力。

  天鹤学院,本就是一个小地方,在三大学院之中来说,天鹤学院的实力只能是垫脚石的存在。

  更为可乐的是,在前几天,王室已经将天鹤学院的高手全部调走,现在天鹤学院的实力,已经是一张纸老虎咯,也正因为如此,无论是问剑宗也好,还是雷诺城也好,都能够轻而易举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的欺负天鹤学院一顿,然后汲取一些战利品。

  现在报名已经开始,显然的,天鹤学院符合这个最低标准的人简直是屈指可数。

  而作为天鹤学院的院长,对于这一切早就是了然于心。

  这场比赛,没有确切的好处,只有对本城的城主有一点儿的好处,但是现在的城主,已经不是昔日的城主,他已经因为坚持要报仇什么的,把自己丢进了四面楚歌的地步,即使讨好了他又有什么用,难道这年头会有人相信胳膊能够绊倒大腿的可笑假想不成。

  毫无疑问,在天鹤学院的报名处,只有两个负责人,除此之外,没有一个人前来报名。

  而天鹤学院的每一个人,对于这个学院赛都是心知肚明。

  这个比赛可不是小孩儿过家家,点到为止,去了那里生死有命,打死打残的都是情理之中的,而且即使符合了参加比赛的最低标准,但是到了那儿以后,也只是当炮灰的资格。

  那天问剑宗的弟子可是已经透露,他们问剑宗可是与雷诺城的那个学院狼狈为奸的插入一脚。

  谁都能想到,问剑宗难道会派一个垃圾不成?

  在报名快要截止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心知肚明了,天鹤学院恐怕是没有人参加这个近乎送死的比赛了。

  可是。

  可是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消息,如同平静湖面丢入的一个小石子,突然在整个天鹤学院翻腾起来。

  那就是,有人参加比赛了。

  而当人们兴冲冲的打听这个人是谁的时候,再度被狠狠的震惊了一把。

  因为这个参加比赛的人是——陈封。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胡商正在办公室喝茶,一种雷诺城特产的香柠茶,寻常人是喝不到的,这是雷诺城作为特供的贺礼,送给王室享用的,而胡商能够喝到这种茶,可以预见,他在雷诺城还是有一定地位的,不然的话,天鹤学院这么一个肥差也不会落在他的头上。

  他之所以喝茶并不是说他雅兴极高,或者说参悟茶道,而是因为他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下班晚了,罪过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