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星河看了一眼,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终于将战斗微微的打了个持平。

  他刚刚有些得意,不过瞬间他的脸色大变。

  由于别人都忙着攻击,就苏星河一个人是个咸蛋,此时他四顾着打量着这里,只见头顶上的屋顶,整个的脱落了下来,由于找不到合适的参照物,苏星河只是依靠着距离推测才看出来是屋顶掉下来了。

  看到之后,苏星河呆愣在原地,口中结结巴巴的说道:“叼叼叼!!!”

  柳天雄正一手手的法决丢了个起劲,听到苏星河不断的夸赞,心中更是美滋滋,手上飞出法决的速度更加的快了。

  只听苏星河突然又喊道:“掉!掉下来了!”

  柳天雄一听,先是一愣,但是紧接着便是向自己的**看去,可是一看之下,还在原位啊,不由狐疑看向苏星河。

  只见苏星河,手上光芒闪动,一把将长弓丢进储物戒指,紧接着将手上的光芒急速的拍在腿上,然后一溜烟的跑到了走廊之中。

  而其他的修士,已经听明白了苏星河话里的意思,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便是跟了上去。

  直到现在柳天雄才恍然,口中呸了一声,猛然身子一闪便是飞出。

  不过有些不幸的是,还是有一个问剑宗的弟子被巨大的屋顶砸了下来,一时之间便是一命呜呼。

  而最为可怜的是……是陈封。

  陈封自以为自己颇为了解这个魔兽,所以固执着拉着林仙儿的小手,躲在乌木高台之中,欣赏着外面武师大战小蜘蛛的场景,心中不无得意之色。

  可是平手的场面没有撑过多久,屋顶整个的掉下来了。

  这么大一屋顶,而且厚度不详,若是掉下来,那威力也有武师五重天强者的全力一击了。

  看清楚这里的凶险,陈封洒脱就要跑路,可是这个乌木高台,每一根乌木都是十分的特殊,边角都是从外到里越来越大,形成了一个进去容易出来难的局面。

  陈封duang!的一声便是撞在了坚实无比的乌木高台之上,还好没有撞死上面。

  不然的话,不难想象,到了地府,死因一栏只能填写猪才填写的撞死二字。

  轰~巨大的屋顶落了下来,整个大地都为之颤抖,久久不歇。

  而陈封到最后也没有乌木高台。

  只是,在屋顶落下来的前几秒,陈封的神识一扫之下,顿时发现,在乌木高台的最下面,之前是血池,只不过随着打斗的加剧,蜘蛛魔兽将血池中的血液吸收完毕,现在已经是空空如也,而在空空的池子一侧,正有一个走廊,这个走廊长长的,一时间神识也看不到尽头,陈封只知道,这是一个安全的地方,而且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可以逃生的地方。

  陈封几乎想都没有想,一头冲了进去,当然手上还抱着林仙儿的纤纤玉腰,即便生死关头,陈封竟然还舍不得放下咸猪手。

  嗖~进去之后,陈封发现,似乎一切冥冥之中注定了一般。

  外面的乌木高台,拥有阻挡神识的作用,而且只能进来,不能出去,而寻常情况之下,盗墓贼一定是在头顶上面的棺材中找宝贝,谁会钻到棺材底下,谁会这么贱。

  不过。

  还别说,真有贱的,那就是陈封。

  陈封正是因为如此,才一怒获得福的发现了这个入口。

  而此时大厅之中,那个发了请一样的魔兽,此刻尾随苏星河众人去了。

  因为这个稍微有些灵智的魔兽,似乎搞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不能轻而易举的拿下凡人,正是因为有个可恶的老头,不断的阻碍他的行动。

  于是,这个蜘蛛魔兽,便是头一歪,身子顿时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了走廊之中。

  那走廊的几个修士,在蜘蛛魔兽进来的那一刻,均是心头一颤,不过随后便是露出一丝丝狠毒的神色。

  这个魔兽很厉害。

  但是众人也是看出了其中的一些端倪,那就是这个魔兽攻击的虽然猛的很,但是每一次攻击的时候,都要在血池之中吸收血液。

  现在好了屋子塌了,魔兽失去了力量的源泉,还能得瑟多长时间呢。

  却说贱人陈封,拖着大美人,来到了一个漆黑到伸手不见五指,四周不见人影的鬼地方,刚要召唤出炼魂王鼎照个路啥的,紧接着头顶上duang!的一声。

  其实确切的不能说是duang!

  因为整个数百丈大,不知多厚的一块大石头,从天上掉下来,那个威力,赶得上十八级地震。

  应该是震耳欲聋的dong!

  随着这一声响,陈封所在的地面,顿时猛然一颤,陈封的身子,顿时飞起老高,屁股着地,从陈封觉得快要摔的菊花残的屁股就能推断出,这个屋顶究竟有多么重,感慨的同时,更为自己现在的小身板感到委屈。

  若不是那个该死的柳天雄女儿柳玉若那个妖精,搞的自己精气大伤,骨头之中骨液消耗严峻,此番也不至于如此脆弱,现在倒好,一个地震都跑不掉。

  蹲在地上,欲哭无泪的陈封,打开炼魂王鼎灯光,一眼便是看到,林仙儿一脸鄙夷的看着陈封。

  陈封掩饰住内心的尴尬,将元气在经脉各处缓慢的有走一遭,着重的在屁股上关注了一下,回复过来之后,顿时眉目一沉。

  林仙儿一直盯着陈封,现在看到陈封这个样子,不由问道:“怎么了?”

  陈封寒声说道:“难道你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林仙儿皱眉思索良久,然后摇头说道:“没有。”

  “你试试查看一下体内有没有多出一些东西。”陈封提示道。

  林仙儿连忙内视,仔细查看一番后,轻轻蹙眉道:“咦,好像是吸入的黑色雾气吧。”

  陈封点头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个黑色的不明物质,已经在丹田生根。”

  林仙儿轻闭秀目轻轻点头。

  “生根之后,便是发芽!”陈封道。

  'e更新:最n快上xo酷,匠(网Xt

  林仙儿再次点头,然后又急忙的睁开眼睛,不明就里的看向陈封。

  只见陈封脸色极度阴沉,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妙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