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整个大殿晃动的频率越来越快,每一个人的心脏都是提到了嗓子眼儿,他们纷纷有一种十分不妙的预感,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到哪儿出现了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最中间的那个巨大的血池之中,陡然的伸出一只钢铁一把的触手来。

  那个触手,陈封看了瞳孔一阵收缩。

  那是在之前走廊里面杀手的那种一模一样的蜘蛛魔兽的触手,而与此同时,中间血池之中陡然轰的一声响,漫天的血雨迸射出来。

  而与此同时,从中跳跃而起一个巨大的蜘蛛。

  这个蜘蛛,较之之前见到的,即使是那个变身后的庞然身躯,也只有这个蜘蛛的一半大小。

  只见它那一双猩红的眼睛,从每一个人的身上扫过,没有一丝的感情,有的只有杀戮和血腥。

  一个距离较近的武师,看到如此巨大的蜘蛛,不免心生胆寒,刚刚拖动步伐,想要离这个蜘蛛远一点,这个蜘蛛的一根触手猛然扫过,顿时之间,那个武师级别高手,顿时像爆炸的西瓜一般,血肉四溅开来,而他那新鲜的血液,在这一瞬间,呗那个怪异的蜘蛛魔兽张开的血盆大口,一口吞下,接着便是那人的身体,也一并没入了蜘蛛魔兽的口中。

  一个武师强者,竟然毫无还手之力的,被一只蜘蛛无声无息的吞入口中,竟然毫无还手之力,看到这一幕的众人,纷纷胆寒,瞬间全部愣在了当场,表情僵硬在脸上。

  陈封看了那魔兽一眼,顿时惊讶万分,这个魔兽,陈封敢拿人头担保,正是之前联手打死的那一只。

  而之所以现在又复活,陈封开始时还十分纳闷,但是转念一想便是明白了过来。

  很多的高级魔兽,都有着其特殊的能力,分化,就是高级魔兽会掌握的能力,就如同人类修士的分身一般,魔兽的分身术,与人类修士的大体相同,都可以分化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分身出来,只不过人类修士的分身一旦死掉,就是永远的死掉,失去了这一份力量。

  但是魔兽不同,他们的分身是一种能力,即便分身死了再分一个就是,并不会像人类那样麻烦的再次重新祭炼出来一个。

  坦白的说,正是因为魔兽的强悍体质以及庞大的魔力造成这样的结果。

  现在,陈封等人看到的这个蜘蛛魔兽,就是本体了。

  陈封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魔兽,魔力充沛无比,俨然已经是只差半步就踏入武宗,也可以说是已经半步踏入武宗。

  陈封眼珠一转,高声提醒道:“大家小心,这个魔兽正是云纵天驯化的那一只,刚才杀死的只不过是它的一个分身而已,这一个魔兽才是本体,他已经拥有武宗修为!”

  众人一听,纷纷是倒吸一口冷气,在他们的神识探测之下,只能够感受到魔兽庞大的魔力,并不能确切的探查到魔兽的具体修为和实力,如今经由陈封这么一说,众人恍然大悟,纷纷是飞快的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宝,准备拼一个鱼死网破。

  林仙儿也是看了陈封一眼,眸中闪动复杂的神色。

  陈封无所谓的摇摇头,轻声道:“不用担心,只是一个变异的三级魔兽而已。”

  听陈封说的如此轻巧,林仙儿更是心里没底,一个变异的三级魔兽,一个可以一口吞下武师的魔兽,难道不是很危险的存在么?

  而此时,那个魔兽俨然开始发动了它的攻击。

  失去分身的痛苦,让这个魔兽几欲抓狂起来,刚从血池之中窜出来,便是吞下一个武师,然后红灯笼一般的眼睛骤然睁开,紧接着从他的口中,吐出一层层白色的雾气。

  这些雾气蔓延的极为迅速,只是眨眼的时间,便是有几个躲闪不及的武者,被汹涌而来的雾气所包容,而随着他们的身体沾染上雾气,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他们的身体,顿时凝结成了冰晶,所有的动作都在同一个时间定格起来,有惊恐,有不安,种种不一。

  众人顿时纷纷祭出手中的法宝,在各色法宝诡异的光耀之下,迅速的躲到安全的地带。

  那双眼猩红的魔兽,发出一声震天的咆哮,似乎十分痛苦一般,只见它的一只巨爪,开始诡异的扭曲变形起来,一爪子狠狠的向石室的屋顶撞去。

  这一下力道十分的巨大,大到百丈宽广的石室,为之猛然颤抖起来,石顶之上开始碎裂,开始落下大块的石头,众人一边躲避蔓延的雾气,一边躲避天上不断下落的石块,一时间乱作一团。

  陈封冷眼看着这一幕,在石头落下的那一刻,向石头棺材之中扫视一眼。

  发现这些血液,不但有阻挡神识的作用,而且更为恐怖的事情是,还具有腐蚀神识的作用。

  嘶~陈封倒吸一口冷气,实在想不到这些血液如此歹毒,而就在这时,头顶之上的大块石头开始脱落下来。

  陈封眉毛一皱,眼看下面此时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

  那个巨兽口中喷吐的白色雾气,单是武师遇上都要被冰冻住,何况是他一个小小的武者,而更为令人头皮发麻的是,在那魔兽的口中,再次吐出一团团的黑色雾气,这些黑色的雾气,比白色的冰舞更为神秘,沾到身上,一点儿事没有。

  一点事儿没有?

  一个武宗级别的三级魔兽,吐出的攻击竟然没有事儿,这样的想法谁也不敢相信吧。

  qn更kt新!n最;‘快上.酷匠网q‘

  陈封眸中厉色一闪,发现一个诡异的现象,那就是这个魔兽,不会攻击棺材所在的地方,起码这么久以来,魔兽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陈封心中不由窃喜,慌忙拉着林仙儿的手向棺木下的乌木高台的一个缝隙钻了进去。

  不过有些可惜的是,他们二人下落的速度还是慢了一丝,吸食到了一丝飘荡在空中的不明物质。

  而此时,在看那些与魔兽纠缠的修士,一个个的灰头土脸,别说打斗,就连近身都是一件十分荒唐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