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正在这时,在贾申身侧与城盟一方交手的孔虚,突然调转刀身,似有意,似无意的向贾申的背上来了一刀。

  贾申突然遭到背后的偷袭,大怒之下跳出柳天雄的攻击之外,双眼几欲喷火的看着孔虚,大声骂道:“什么意思,竟然对我出手!”

  而此时,他直觉背后凉风徐徐,一怒之下并没有及时处理伤势的蔓延,伤口之上的剧毒已经瞬间侵入他的心肺之中。

  而正在这时,柳天雄司机一枪刺来。

  中毒在身的贾申,顿觉四肢活动起来剧痛无比,但他还是忍受着剧痛挥剑抵挡,但依旧连中苏星河数箭,纵使他实力高深,这一次也是死的极惨。

  而孔虚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一样,在他看下贾申一刀的时候,便是扭头就走,带着青云门众人,迅速的向走廊之中冲了进去。

  而问剑宗剩下的几个弟子,眼见大长老陨落,城盟的攻势汹汹,丝毫不敢在这里与城盟的人交手下去,他们现在只要看到城盟之中那个喜欢阴人的白胡子老头,就是又惧又怕,于是纷纷祭出一道火属性剑意,掉头就跑。

  城盟一方被问剑宗丢下的无名剑意所笼罩,一时间不敢前进。

  此时苏星河看了一眼剑意,略微一丝沉吟,刚要出口说话,有一人急不可耐的冲了上去,而这个时候那剑意瞬间炸开,接连这几道剑意,在空中响起滔天的爆炸之声,那人当场便是灰飞烟灭。

  城盟众人看也没用看那个鲁莽之人,均是冲进了洞府之中。

  却说陈封、林仙儿以及邢荣。

  这仨,一头冲了进来,便是瞬间傻眼。

  他们潜意识之中都认为,打死了云纵天的看门狗,那么理所当然的走过拐角就是云纵天的老窝,或者用来修炼的密室,再开一道门什么的,就可以找到所谓的宝藏。

  但是他们进来之后发现,他们始终低估了云纵天。

  迎接他们的,是一片犹如迷宫一样的地方,这里被划分为很多独立区域,若是不留意,在这里迷路的几率比找到宝贝的几率大的多。

  而因为邢荣的修为高一点儿,而且他急于寻找到宝贝,此时已经与陈封和林仙儿失散。

  现在林仙儿像个弱女子一样,被陈封牵着手,在一个个的房间里走来传去。

  林仙儿也不想这样,可是禁制重重,若是用神识探查的话,一不小心就会触碰到,到时候那些古怪的禁制就会悄无声息的启动,有时候会被传送到起点,有时候会被传送到一个脏兮兮的屋子,里面空无一物,空无一物的意思这里要说明一下,门和窗户这种每个屋子都有的东西,这里没有,他们被传送进一个个的密室,上下左右前前后后的都是密不透风的墙,每每需要耗费很大的力气才能逃出来,里面空气稀薄,连呼吸都是问题,真不知道当初云纵天修炼这些密室是干什么的,用来储存食物的么?

  一来二去之下,陈封强行勒令林仙儿不许私自动用神识,让其乖乖跟在身后,不然的话!!打屁股!

  林仙儿委屈之极,懊恼之极,暴躁之极,可是现在的情况,离开了陈封还真不行。

  #a更新}{最ml快83上At酷匠c!网LQ

  谁让陈封有一个似乎专门为寻宝而生的武魂呢。

  陈封在炼魂王鼎的作用下,多次化险为夷,躲过了可恶禁制的偷袭,也找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武器啊材料啊,以及古怪的生活用品,诸如两个柄的铁铲,插在地面里没有腿儿的桌子等等……

  就在陈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的时候,炼魂王鼎的探索之下,陈封终于找到了一个有模有样的东西。

  这个东西是在一间脏乱的不像话的屋子找到的,起初林仙儿一看看到屋子里面脏乱不堪,女子的本能反应就是捂嘴巴向后退,可是被陈封生猛的给拽了进来。

  陈封的理由是:“我们不是来开房,你管这里干不干净!”

  这句话一出,林仙儿竟然搜肠刮肚的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于是只能乖乖的跟了进来。

  这间屋子,除了脏兮兮的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这里有一间内间。

  陈封推开内间重重的石门,一刹那便是呆愣在原地。

  一副充满沧桑的画面,给他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这里面显然是一间锻造室,里面有很多很多半成品的残剑,以及诸多的残次品,在不远的一处池子之中,插着的剑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俨然形成了一个剑林!

  不过其中的剑,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损毁严重,根本没有办法用于战斗,但是他们的品阶都是黑铁级,虽然排不上大用场,但是回去精炼一下,还是一个不错的趁手家伙。

  陈封带着一脸震惊的林仙儿走入其中。

  地面上也是铺了密密麻麻一层的各式各样武器。

  陈封捡起一把斧头,品阶依旧是黑铁级,随手丢掉再捡起一把,依旧是黑铁级。

  林仙儿惊讶万分的说道:“陈封我们发达了!这满屋子的都是黑铁级的武器!”

  相反与林仙儿激动的神色,现在陈封倒是平静了许多,黑铁级的武器,只要给他材料,他也是能够炼制的,所以这些根本提不起他任何兴趣,目光顿时向四周一扫,神识四散之下,陈封仔细查看着每一把武器。

  这里的武器太多了,难免会隐藏着一两个绝世的武器,陈封就不相信,炼制出来这么多,就没有一个成品的。

  陈封在屋子里的各处一一扫过,目光再次扫向那个剑林之中。

  这里林林总总的各式长剑,似乎在诉说着一个炼器狂魔在这里挥洒自如沉寂在炼器中的故事,陈封隐隐被这种略带几分沧桑的气息所感染,眼睛微微一眯,他的目光定格在一个地方。

  陈封脑中顿时轰鸣一阵!

  他只顾着看剑林中的每一把剑,却没有注意到,此时在剑池的周围,有一个地方,设有一个禁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