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袁杰并非凡人,在感应到危险即将来临的这一刻,他迅速的做出反应。

  只见他手腕一翻,从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一张小小的红色符箓出来。

  轻轻向空中将手中的红色符箓一抛,那红色的符箓,竟然迎风招展起来。

  一瞬间,那张红色的符箓,变成了一把巨大无比的大伞,这把伞,没有伞柄,只有上面一个盖子,通体呈现出淡淡的红色。

  而与此同时,袁杰的动作并未停止,口中法决迅猛念出,从他的口中,一个个的淡黄色的玄妙咒语,凝结成一个个古怪的符号,飞向巨伞之上。

  当红色的巨伞,被这些奇奇怪怪的符箓布满之后,袁杰张开大口,狂喷出一口灵气,覆盖在巨伞之上。

  巨伞遇到磅礴的灵气,顿时光芒暴涨,一时间竟然有些耀眼。

  陈封微微皱眉,并没有因为袁杰的巨伞而又所动容。

  此时陈封双拳紧握,在这些日子的修炼之中,他也是悟到了震荡拳法的第二式,只是练习的不够多,今天正想找袁杰这个活靶子试试威力。

  而袁杰突然弄出来的这个防具,正好的合了陈封的心意。

  宝剑锋从磨砺出,逆风的方向更适合飞翔,对陈封来说,遇强则强!

  此时,眼见袁杰的巨伞已经成型,陈封丝毫不做耽搁,体内的元气翻腾,一缕缕细不可查的元气,运行到了他的拳头之上蓄势待发。

  而与此同时,袁杰凌厉的攻势再次展开。

  不知为何,袁杰的这次攻击,相比于上一次的那一下千金破劲腿法,威力更上一筹,而更加令人惊悚的是,速度也是提高了一个档次,简直可以与之前的吕志飞毛腿一样的速度媲美。

  陈封微微有些惊讶,看来这把伞并不如同它表现出来的特制这么普通。

  如果没有猜错,其中应该融合了风属性的魔兽晶核,以及用来增强力量的阵法一流,如此一来的话,这个巨伞的品阶,已经与他的赤红战刀相提并论。

  陈封嘴角微微浮上一丝浅笑,轻松的躲过袁杰像是一个大圆球一样的身体,正当陈封完美躲过的时候,突然在巨伞之下,伸出一条腿,正是袁杰的千金破劲腿法。

  对于这一点,陈封早就有所预料。

  对于一个武帝来说,虽然不能够做到对手撅起屁股就知道对方是拉屎还是放屁,但是想要知道对手下一招想要怎么用,还是十分简单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你知道一个小孩儿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会哭泣这么简单。

  陈封身体并未停止,一连串的躲避,轻松的跳到另外一根石柱之上。

  “有种你别跑啊!”看到陈封面对自己的风行聚能伞,只有逃跑的份儿,袁杰心中暗暗有些平衡。

  毕竟刚才的那一幕,陈封一拳头就破了自己的千金破劲腿法,实在有些让袁杰难以置信,难以想象到陈封究竟是什么实力,竟然能够如此轻易的破解千金破劲腿法。

  而现如今看来的话,陈封只不过是一个武者三重天的小厮,而刚才之所以能够侥幸的接下自己的千金破劲腿法,实则是因为对方有什么神秘的法宝。

  对于杀人夺宝之类的事情,修道众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那个修真门派或者学校规定不能杀人越宝。

  而如此一来,袁杰看向陈封的眼神,更是多了几分觊觎之色。

  陈封眉头紧锁,紧紧的盯着袁杰的一举一动,仿佛如临大敌一般。

  而袁杰一旦抓住了时机,便是丝毫不在给陈封喘息的机会。

  一连串的攻击之下,袁杰在风行聚能伞的加持之下,速度和力量完美的结合,几乎是如同一个杀戮机器一般,强大的破坏力让陈封吃了些苦头。

  眼看着四周数十根石柱,都被袁杰一脚一脚的踢断,陈封已经是避无可避的局面。

  现在只有三根石柱可以供人站立,也就是说,陈封还有两次逃遁的机会,不然的话,就只能是认输。

  而陈封之所以躲避,而不是攻击,因为他在磨合这震荡拳第二式的使用方法。

  经他仔细研究发现,这一招,适合借高打低俯冲而下,故命名为冲拳。

  而这一式的要义,就是争取最快的速度,将凝结到拳头之上的能量拳头激射出去,。

  想明白了其中的要点,陈封便不再闪躲,缓慢的从石柱之上站起身来。

  而看到陈封如此,袁杰嘴角发出一丝阴险的怪笑,大吼一声飞身而起:“去死吧!”

  而与此同时,陈封便是双脚猛然向上一蹬,高高的向天上直冲而去。

  P@看?正Fh版◇{章i.节上酷匠●d网

  袁杰的速度极快,但还是比陈封的速度慢了一丝,而正是这一丝之隔,陈封已经飞离袁杰的头顶三丈之遥。

  袁杰的视线起初被巨伞的防御包裹,并看不到陈封的去处,只是凭借神识的锁定。

  而当这一次,袁杰以为陈封会逃向另外一根石柱,于是刚刚到了这里,便是准备腾身而起转战陈封,可是事实是陈封径直的向上蹦了上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袁杰有着短暂的愣神,而当他想明白了之后,只感觉头顶上方有一股磅礴的大力迅猛而来。

  袁杰几乎是潜意识之下,口中法决迅速变化,而那柄巨伞,同样迅猛无比的向他的头顶飞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个白色的光幕拳头,重重的砸在了巨伞之上,就好像一个大冰雹,砸在屋顶之上。

  Duang!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紧接着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哗啦啦只见,袁杰口鼻喷血的,身子从石柱的中间碎裂处,径直的掉落在地,而他头顶上的伞,已经光芒一闪,化成纸屑飘落在地。

  这一场战斗,给众人的感觉就好像一只不知死活的老鼠,总想找刺激跟猫儿决斗。

  可是猫儿没有兴趣搭理老鼠。

  但是老鼠紧追不舍嘚瑟不行,猫儿一怒之下,伸出爪子,一下子将老鼠拍死了。

  而袁杰此时就与那老鼠一模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第三更,还有两更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