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成长这么快,如果突破到了武师,那么娶了岳珊珊还不是小事。”林仙儿想了想如是说道,之前林仙儿会说那样的话,实在是没有料到陈封的进境会如此之快,今天见到,让林仙儿大大吃了一惊,故而也是改变了之前的想法。

  陈封听林仙儿的话,并没有露出林仙儿期待的憧憬表情,而是淡淡一笑道:“我对岳珊珊不感兴趣,只喜欢成熟丰满的女人,比如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陈封可是装着胆子说的。

  毕竟对一个武师强者说出这么一句调戏的话,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胆子。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林仙儿丝毫没有恼怒,却是罕见的莞尔一笑道:“这次如果你能帮我这个忙,让我拿到,云纵天留下来的东西,助我突破武师瓶颈,我就大发慈悲,陪你一夜,任你摆布。”

  “真的?”陈封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仙儿微笑不语,算是默认。

  陈封定定的看着林仙儿的眼睛,说道:“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随即,陈封转身离开。

  看着陈封转身离开的背影,林仙儿的脸上,露出少有的凝重。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能够让林仙儿都有些忌惮陈封,是因为林仙儿有一个预感,她觉得这次城主墓的探索,最后成败的关键都将在陈封的身上。

  女人很相信自己的预感,变态的相信。

  陈封匆匆回去,为了林仙儿那丰满的有些过分的身体,以及她那冷若冰霜的皮囊下勾人摄魄的柔情,陈封也要拼一把。

  回到宿舍,拿出自己所有的存款,准备大干一场。

  陈封先是花钱租用了一天器院最高规格的锻造室。

  之所以如此做,是因为陈封一直计划着炼制印魂器的事情。

  陈封几乎旋风一般,在掌管锻造室的老头那里交了压金,便是急匆匆的进入锻造室。

  这一次炼制印魂器的重头戏是那块兽骨。

  那可是三级魔兽的一块兽骨,在地炎这么高的温度下都没有被焚烧,可以预见它是有多么强大。

  记得当初,就是这个魔兽,将魔兽山脉的那次考试,搅和的天昏地暗。

  取出这个兽骨,陈封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刚刚得到的时候,陈封还为此郁闷,这个东西太硬了,几百度的火焰都不能将它怎样。

  不过现在陈封却是喜笑颜开。

  因为他还有一个宝贝。

  这个宝贝,绝对可以将这个兽骨给溶解掉。

  拿出剩下的半瓶血丹提炼液体,召唤出自己的武魂炼魂王鼎,一场天昏地暗的锻造就要开始。

  X酷匠4\网\/唯一正+…版d,b其d,他都/是)j盗r版2

  借助锻造室的一系列工具,陈封开始利用血丹提炼液作为一种溶液,将兽骨浸泡在其中,在上高温以及诸多阵法的辅助下。

  这个兽骨,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溶于了血丹提炼液之中。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淡淡是溶解掉这个兽骨,就生生的花去了陈封十个小时的时间,此时已经到了深夜,而陈封要做的活,才刚刚开始。

  当兽骨完全溶解之后,陈封将这些溶液烘干,制作成了诸多的小颗粒。

  这些小颗粒,通体通透无比,闪闪发光,其中暗含的庞大能量,着实让陈封心动不已,简直就是一个个的异宝哇。

  做完这些,陈封这才取出那些在拍卖行购买到的材料。

  将材料一一分类。

  按照一定的比例,投入锻造台之中,结合着这些兽骨颗粒,炼制出几件十分像样的灵器。

  而其中有一样,是陈封颇为满意的,那是一把剑,这把剑不同于其他的击中灵器,这把剑中,加入了魂木、兽骨颗粒以及火源心核,可是费了陈封不少的宝贝。

  不过,这个剑,对于陈封来说,只是一个半成品而已,但是对于其他炼器师来说,却是一个了不得的宝贝了。

  此时天已经大亮,没有来的及休息,陈封径直的向药院走去。

  药院,是赵鹏学习功课的地方。

  当陈封的脚步来到药院的课堂门口的时候。

  在里面听课的学生,眼睛纷纷转移到了陈封的身上。

  陈封,天鹤学院几千莘莘学子之中,无比平凡的一个。

  不过,不知何时,陈封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已经是变得尽人皆知。

  而陈封之所以来到这里,很是令人费解。

  不过,随着赵鹏的起身,大家都是恍然大悟。

  赵鹏可是陈封的小弟,他们一时间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如此一来,看向赵鹏的眼光,多了好些许的羡慕之色。

  赵鹏急匆匆的跑了出来,连老师都没有看一眼,径直的赶到陈封的身前。

  “老大,你怎么来啦,我昨天去找你来着,没找到,今天你就来了,老大还真是待民如子啊。”赵鹏感激涕零道。

  陈封无语耸肩,没有搭理赵鹏的矫情模样,直接吩咐道:“诺,这个是我这些天的劳动成果,你去市场上看看行情,然后在黑市之中卖掉。”

  说完,没有等赵鹏看清楚手中多出的储物戒指里有啥宝贝,陈封就转身准备离开了。

  赵鹏见到,连忙上前拦住。

  “怎么了,你还有事儿?”陈封出声询问道,看赵鹏扭扭捏捏的神态,想来应该是有事相求不假。

  “那个……”赵鹏脸色涨的通红,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有话直说,何必吞吞吐吐。”陈封神色一紧,威严道。

  赵鹏连忙道:“小的该死,前些日子喝了酒,酒后失言,将你服用的那个神奇的春药之事泄露了出去。”

  陈封皱眉,“然后。”

  “被一个小弟听到了,非缠着我要那个丹药,他最近勾搭到一个极品妞,不过是个性冷淡,他想用这个药调剂一下。”陈封嘿嘿怪笑道,肥胖的身子随着他的笑,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陈封只觉得天上掉下一个黑帽子,罩在了头上,眼前一片漆黑啊。

  见到陈封没有说话,赵鹏连忙止住笑声。

  “老大,你就帮帮他吧,这个小弟平日帮了我不少的忙,如今他有委托,我也不好推辞。”赵鹏苦苦哀求道,毕竟夸下海口的事情,若是没有办好,以后怎么在兄弟面前立足,怎么在学校里混,怎么在社会上立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