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心欢喜而来的岳珊珊,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她日思夜想的郎君,竟然出了事情,而她作为……竟然不知道。

  “他怎么了到底,你说呀。”岳珊珊梨花带雨。

  “啊,你别哭啊,没啥事,就是受伤了呀。”赵鹏急的干瞪眼,难道这女孩子都是水做的不成,一碰就哭?

  岳珊珊一听陈封受了伤,顿时心惊无比,顿时身体元气暴涨,穿过赵鹏的一侧向屋里跑去。

  赵鹏修为本就不高,更何况体型肥硕,想要拦住灵巧的如同小鸟一样的岳珊珊似乎没有多大的可能,于是只能是乖乖的跟在岳珊珊的身后。

  从敲门,到岳珊珊冲进来,其实只是一个很短的功夫,大概只有十多个呼吸吧。

  陈封也只是刚刚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毕竟那个东西痛的厉害,需要找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然后才能运功调息,将痛觉压制下去,恢复精元。

  岳珊珊心里慌乱无比,跃门而入,如同一阵风一般的眨眼间就到了陈封的身前。

  悄悄闭着眼睛,准备闭目养神的陈封,突然嗅到一股香风,顿时精神一震。

  睁开眼睛看到前凸后翘,梨花带雨的岳珊珊,先是一怔,接着脑袋一片空白。

  不是让赵鹏将岳珊珊送走么,她怎么进来了。

  自己这个样子,怎么见她呀,怎么跟她说?

  更何况,刚才赵鹏在门口怎么说的,他也不知道,若是两个人交出的口供不一样,可不把这大美人给得罪了。

  “你怎么了陈封。”岳珊珊的表情毫不做作,完完全全的都是对陈封的关心与爱护,伸出纤纤玉手,就要向陈封的额头拂去。

  陈封吓了一跳。

  万万不可接近女色,甚至看一看也不能,陈封心里暗暗警告自己,毕竟自己的秘密武器受了重伤,若是给他一点点刺激,只要稍稍一充血,都有一种快要断开的痛觉,让陈封有些痛不欲生,虽然可以运行元气进行抵抗,但是十分可惜的是,元气若是老在那种毛细血管十分旺盛的地方呆着,可不是一件十全十美的大好事。

  一来呢,随着元气的冲洗,毛细血管会变得粗大,然后导致那里也跟着变大,水涨船高。

  虽然世人都说越多越好,可是那只是在晚上的时候,寻常时候的工作也好生活也好,若是那个地方大的超出了人类能够承受的极限,即使在大有什么用?没地方能够容得下岂不是一件十分让人痛心的事情?

  于是,唯一的办法就是,温养,静下心来,让它自己慢慢恢复。

  想到这里,陈封又一次对那个蛮横霸道凶猛的大小姐上上上下下的诅咒了一番,若不是她自己会这么狼狈?

  看到陈封装睡不说话,岳珊珊继续问道:“听赵鹏说你受伤了,你哪里受伤了呀,不要吓唬我好吗,快让我看看严重吗。”

  岳珊珊心里真的是担心陈封出了什么好歹。

  她可是寻觅了好多的异性,才找到陈封这么一个宝贝,怎么舍得他受到伤害呢。

  陈封内心之中慌乱,惊慌,和岳珊珊是一样一样的,只是不知赵鹏的口供是什么,若是贸然开口,说错了话,岳珊珊一定会生气的。

  陈封心中不再诅咒大小姐,开始诅咒该死的小胖子,为什么这么墨迹,走路都这么慢。

  不过,也只是说话的功夫,小胖子已经是从门外进来了。

  听岳珊珊的问话,以及老大窘迫的神色,精明如小胖子怎么会不明白。

  于是赵鹏急忙说道:“没多大的事情,老大外出的时候遇到了魔兽,浴血奋战之下,受了点伤,休息几日也就好了。”

  听到赵鹏的话,陈封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张口对岳珊珊说道:“情况就像赵鹏说的,没什么事情,你不要哭啊,搞的我好像要死。”

  本来哭的梨花带雨的岳珊珊,被陈封的一句话就给弄的破涕为笑。

  一旁的赵鹏看了之后,心中大大的赞叹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呀,友情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为了兄弟可以两肋插刀,为了女儿,可以踢兄弟两脚。”赵鹏摸了摸到现在还有些痛的屁股,纳闷的想着,不是受伤了吗,怎么踢的我屁股这么痛,但是转念一想,陈封的修炼速度,简直就像坐上了发了疯的毛驴,一路狂奔,修为差距这么多,武者二重天的强者,只是轻轻踢一下就够自己受的了。

  岳珊珊整理一下情绪之后,摸了摸脸上没有擦干的泪水,然后向前踏出一步说道:“伤到哪儿了呀,让我看看好吗?”岳珊珊作势就要去掀陈封的被子。

  .此时的陈封,用被子将自己包裹的跟粽子一模一样,只是露出一双眼睛,连嘴巴都没有露出来。

  O看(正V版章^节:上酷p匠i网‘《

  昨天的羞辱一战,让陈封浑身上下没有多少的好地发了。

  知道现在,陈封不只是下面痛,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了。

  嘴巴!嘴巴都不知道怎么搞的都已经肿了!

  陈封气氛,但更多的是尴尬,虽然已经运功将伤势恢复了一些,但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即使再牛的功法也不可能这么快吧。

  若是让岳珊珊掀开了被子,能够发现伤势是一定的,可是身上的痕迹可以清晰的看出,那是一个个的吻痕呀。

  吻痕虽然不算是伤,但是那个地方呢,痛的快要断了,可是咋给岳珊珊看呀。

  “不行!”索性,陈封干净利落的拒绝。

  伸向陈封被子的手,顿时僵硬在了半空,岳珊珊身体僵硬在哪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就看一下是否严重,行吗?”岳珊珊恳求一般的问道。

  “不行!”陈封继续拒绝着说道。

  岳珊珊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幽幽的对陈封说道:“那个,我不看就是,我来是想对你说,在雷诺城有一个炼器大赛,你和我一起去参加好不好。”

  “这个,我对炼器没什么兴趣这几天。”这句话是实话,这几天他的重中之重就是疗伤呀,不然的话,怎么重振雄风,怎么出去见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2